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九十六节 押上
    沙正阳的推心置腹的确打动了老崔几人,先合作一轮,看看情况,这是正理。

    这东方红酒业的确没啥名气,当然也如沙正阳所说,是一家地方酒厂,真正八大名酒人家也不会来找你,而且也明确提出了针对的群体,就是要借重你在年轻群体中的影响力。

    这也合情合理,谁也不是一下子就把品牌打响创出来的,都要一步一步来。

    “这样,小沙,你留个电话,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毕竟这事儿也不是小事儿。”老崔和梁姓男子交换了一下眼色,点点头,“我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那行,崔哥,生意不成仁义在,就算是我们合作不成,那我们这一趟到京里也没白来,见到崔哥,还聊了这么久,值了。”沙正阳泰然自若的道:“我刚接手这家酒厂时间不太久,酒质量不错,也给崔哥带了几瓶尝尝,主要还是在前期营销上不足,酒好也怕巷子深,我衷心希望能和崔哥合作一回,日后我也相信我们合作还会有更大舞台。”

    老崔也笑了起来,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沉吟了一下才道:“那敢情好,不过既然小沙你也托人来打过招呼,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呃,怎么说呢,比较尴尬,尤其是在京里,还有上电视,……”

    “崔哥,我知道,不过我觉得呢,这可能都是暂时的,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特殊气候,我们国家也还处于一个逐渐开放的过程中,我坚信这一切都会慢慢过去。”

    见老崔和他的几个朋友都有些不以为然,沙正阳心中突然一动。

    “崔哥看来不太信,要不这样,我们可以来一个对赌,如果两年内崔哥能在京城里办演唱会或者上了央视,甭管是不是我们运作的,或者以什么方式运作,那算崔哥输了,如果没做到,那算我们输了。”

    “呵呵,那赌注呢?”老崔大笑了起来,他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像大学生一样的家伙有点儿意思。

    “嗯,如果崔哥输了,那免费为我们酒厂做一次演唱会专场,如果我们输了,嗯,我是搞企业的,算是商人吧,十万,不,二十万吧,我输了,赔给崔哥二十万,或者如果这种方式有违法嫌疑,那么我们酒厂承担一次崔哥包括您的团队到任何一个国家的交流费用,如何?”

    沙正阳极其自信笃定的口气让老崔再度咂舌。

    二十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二环房价都不过一千多块的时候,二十万可以拿下一套面积相当可观的全产权商品房了,这大概相当于二十多年后的一千多万吧。

    “小沙,你就这么有底气?”老崔没说话,但是他身旁的那个梁姓朋友却忍不住开口了。

    “呵呵,底气源于眼界和自信,对这个时代发展的自信。”沙正阳狡猾的笑道:“姑且算是一个玩笑吧,但只要崔哥敢接这个招,我也敢接。”

    “好!”被激起了脾气,老崔狠狠一点头,“一场演唱会而已,我接得起。”

    沙正阳离开的时候把旅店的电话留给了对方,三天之内,必有一个结果。

    宁月婵和何维几乎是昏昏沉沉跟着沙正阳离开酒吧的。

    这一晚上,他们几乎连一句话都插不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沙正阳与这帮音乐人谈笑风生,无论是谈及音乐,还是涉及到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宁月婵似懂非懂,何维更是一头雾水。

    一直到后面谈及到了正事儿,宁月婵和何维得到的更多是震惊。

    之前沙正阳的确和他们说过一些大概的构想,但是真正到具体如何操作的细节,他们还有些迷糊,而今天沙正阳为了说服对方,就毫无保留的抖落了出来。

    沙正阳在谈判技巧上的运用也一样让二人开了一回眼界。

    “小沙,你最后和他们打赌,是真的么?”回去的路上,宁月婵忍不住问道。

    “难道还有假?”沙正阳挠了挠头,“月婵姐,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现在我们要关注的是怎么来把这一炮打响,他们还有些顾虑,但是我们把该做的做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就只能等消息了,但我以为应该有一个好结果。”

    “但愿吧。”宁月婵也吐出一口气,“你刚才说了那么多具体操作,相当复杂,而且我们要做的工作也很多。”

    “当然,月婵姐,这一块担子恐怕就得要你担起来了,柏山哥在厂里这边要跑包装、印刷以及运输出货这一块,老董负责生产,这外边具体联系,主要就是你我,我可以先带着你跑,但是后边就得你带着何维来跑了。”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也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你是说湘南这边的事情也是我去跑?”

    “当然,你不会以为我们就等着老崔演唱会开幕吧?”沙正阳理所当然的道:“前面的市场也要去跑,包括报纸和电视的广告,不求多,也不求名气大,起码要有一点儿声势,然后再再来配合老崔的演唱会来造势。”

    “不能演唱会马上开演了,湘南,尤其是cs市场上还不知道我们的产品,或者是买不到我们的产品,另外我们也要有意识的物设代理商,开始建立渠道,为日后铺货做好准备,我坚信这一炮我们能打响。”

    被沙正阳劈头盖脸一大堆的话语砸过来,宁月婵只觉得自己压力山大。

    之前她虽然也主要是负责跑销售,但是像这种到一个陌生的地区去新开辟市场的事儿还真没怎么干过,也没有多少经验。

    见宁月婵似乎有点儿怯场的感觉,沙正阳微微一笑:“怎么,月婵姐,怕了?”

    “怕什么?反正开始你得要亲自督阵,弄砸锅了也是你责任最大!”宁月婵脸一热,不甘示弱的一挺胸,嗯,黑色衬衣似乎也被这一举动绷得有点儿吃不住劲儿,险些就要把纽扣给崩掉了。

    “月婵姐,这可有点儿不像你的风格啊,月婵姐啥时候怕过来着?”沙正阳连连摇头,“在我心目中,月婵姐可是从不畏惧任何挑战的。”

    “哼,我能做到的当然不怕,但今天的事情有点儿超出了我的能力了,关乎全厂生存,我怎么能没有点儿担心?谁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宁月婵话一出口才觉得好像这语言里总有点儿说不出的其他味道,脸微微一红,岔开话题:“对了,正阳,我们一回去就要去湘南么?”

    “如果一切顺利,恐怕回去立即就要启动起来,湘南那边需要好好规划营造一下,一个多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光是做广告宣传肯定没问题,但如果要把渠道要铺排开来,并选好合作对象,就不容易了。”沙正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月婵姐,渠道代理商这边就得要靠你了。”

    ********

    继续求票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