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九十四节 化身音乐达人
    来之前沙正阳就想过,实在没办法,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破开僵局,拉近距离。

    毕竟他不是搞音乐这一行的,很难找到共同语言,也幸亏还有这么一个喜好,刚好就是这首歌。

    一干人目光里都多了几番打趣兼高兴,给了沙正阳一番鼓励的口哨声。

    甭管咋说,人家敢“掷地有声”,敢班门弄斧,这份勇气可嘉。

    一个人过去给吧台上打了招呼,然后一抬手,示意沙正阳可以上场了。

    何维和宁月婵这个时候都蒙圈了,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正阳登台表演。

    编曲不同,沙正阳自然也没办法让乐队伴奏,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只要能把大概味道唱出来就足够了。

    简单的和伴奏乐队大概说了说,乐队也没法。

    这种临时的上场,只能尽力而为。

    好在这种场合他们也见多识广,这种客人兴致来了要表演一番的也不少见,而且这里本来就是爱好者的乐园,大家都好那么几手,所以也能应付,当然你要指望多么合拍就别想了。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你问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伴随着音乐响起,韩磊的招牌动作也摆弄出来,沙正阳摇头摆尾,也做了个像模像样,虽然音乐有些跟不上,但是那肢体动作,也一样格外动人。

    酒吧里客人不算多,但对老崔的这首歌都不陌生,对于沙正阳的这一新编曲的《花房姑娘》开始还有些不太适应,但很快就开始合着节奏开始打着节拍起来,赢得了阵阵掌声。

    沙正阳也没指望用这一手就能在京城音乐圈子里立足,他纯粹就是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拉近他们一行和老崔这个群体的距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效果不错。

    紧接着沙正阳示意他还要来一遍,这让下边的老崔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这小子,还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倒是有趣,都鼓掌以示欢迎。

    这一首就是说唱版的《花房姑娘》,就彻底让台下一干人刮目相看了。

    这种唱法在这个时代显然还是一个另类,充满了新潮气息了,尤其是那变幻的动作结合着饶舌的唱法,简直颠覆了大家的认知。

    这曲rap版的《花房姑娘》,彻底打动了老崔一帮人。

    沙正阳并没有完全模仿吴亦凡的风格,他只是简单的用了一些说唱动作,但是在这个时代,在中国大陆,也足以振聋发聩了。

    “你玩过rap?”对于沙正阳几乎要颠覆形象的表演,宁月婵和何维几乎要把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但是这却让老崔几人格外兴奋,似乎是寻找到了一个难得的知音。

    这个时代rap在国内几乎就是一片荒漠,除了一些出国回来的在国外接触过一些rap风格的音乐,大多数人对这种摇滚还很陌生,当然对于老崔这种教父级的摇滚大拿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噢,我很想说我玩过,但实际上我也就会这么一两下子,我一个同学在香港,他挺喜欢这个,我跟着练了几天,但是为了生活,我现在没多少时间来搞这个了。”

    沙正阳耸耸肩。

    他的话半真半假,雷霆的确喜欢摇滚,但是香港这个时候的rap似乎也还是刚处于萌芽状态,只有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个歌手,雷霆自然也不可能接触到。

    寻找到了一个切合点,气氛顿时就融洽了许多,宁月婵和何维发现自己两人完全成了局外人,根本连半句话都插不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帮人开始进入了谈话时段。

    音乐人和音乐人总能找到一些共鸣之处,虽然沙正阳其实根本算不上音乐人,但是谁让他多了几十年见识呢,对说唱也好,嘻哈也好,前世两期《中国有嘻哈》虽然不能说明什么,但起码也能让知道一个大概。

    随便抖落点儿出来,对于还处于探索时代的音乐人来说,也许就是一盏明灯,这话有点儿过了,但起码能吸引到对方兴趣点倒是真的。

    “音乐作为一种艺术的表现方式,我以为自然就承载了各种责任,包括政治责任,但怎么来通过这种方式来体现或者尽到这份责任,我觉得这是一个多元化的问题,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解答,您选择了一种,其他人也可以选择他们自认为正确的路径。”

    沙正阳觉得和这帮这个时代热血青年们谈谈,挺好,他也很想有这样一个机会,这个时候无关商业和生意。

    “……”

    “存在即合理听起来挺俗,但存在才能更强大,强大了你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来实现你所想要的一切,不是么?这是我的理解。”

    “不是所有东西都是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觉得需要强大自己,才能成为经典,哪怕是小众的经典。”

    老崔和几个朋友都笑了起来,沙正阳有些浅显但不乏内涵的论断让他们心动,但是更主要的还是沙正阳之前对音乐,对摇滚的理解,赢得了他们的认同,而后提出对音乐乃至艺术非理性因素的探索,更发人深思。

    意气相合,时间就会过得很快,宁月婵和何维如坐针毡,但沙正阳和老崔以及他几个朋友却相谈甚欢。

    他们几个都对这个看似稚嫩但是却总能有惊人之语的小兄弟十分认可,而且越接触,越深谈,就觉得越有收益,对方总能一些不为人觉察的角度寻找到切入的话题,而且总能发人深省。

    这很罕见。

    拥有几十年记忆的政府官员,要碾压这个时代的小年轻们,哪怕还是在音乐探索这个领域,一样可以用似是而非的分析判断来展望调侃,或者就是忽悠效果极佳。

    当然沙正阳也没有胡扯,而是有针对性谈了在这个领域中未来的一些发展方向。

    总而言之,目的达到,那就是共鸣加认同。

    “好了,崔哥,音乐哲人的身份我暂时要褪去了,日后可能我希望还能有更多的机会和您交流探讨,但现在我们得谈谈更俗一点儿的事情,您和我都是凡人,还得要吃饭喝酒抽烟,你也有您的一摊子事儿,所以我想和您谈谈合作的事儿。”

    沙正阳半真半假半开玩笑的话语又把老崔他们给逗得笑了起来,他们都觉得这小子挺有味道,“嗯,说吧,我知道一些,但那边没具体说。”

    ********

    12点了,兄弟们求一万张推荐票,老瑞新书期快进入尾声了,希望能上榜,多露露脸,求支持!加入书单,本章说加书评,还有五星评分,一切支持都需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