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九十节 创意就是实力
    沙正阳也知道其实大家虽然表面上都是鼓足了劲,态度上也是对自己格外信任和看重,但是只要一天没成功,那么隐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担心和不信任就是始终存在。

    自己提出来的这些方略看起来的确很有新意,貌似也的确能吸引人眼球,但是究竟能不能真正的打动消费者的心思,让他们真的就喜欢上这份产品,谁也不敢打包票,包括沙正阳自己。

    但见识过九十年代白酒广告标王战和无下限的保健品广告大战,沙正阳也清楚这个时代的消费者对于广告营销的抵抗能力还是比较弱的,和十多二十年后的国人不可同日而语。

    想想那收礼就收脑白金那么脑残的广告就通过铺天盖地的央视广告都能让你入耳入脑入心,迫使你接受,可换到2018年,你这种方式除了白白为央视送钱外,恐怕只会收获亿万人民的吐糟和鄙视了。

    正是有了这份见识,沙正阳也才有这份底气来进行这一次营销。

    白酒和其他商品还是有些差异,入口即能知道酒的品质,更需要的是回头客,红旗酒厂的酒不差,这一点沙正阳很清楚,也就是一个好酒也怕巷子深的问题,现在要做的也就是要让这个好酒让更多的人知道,确立起东方红酒这块牌子的美誉度。

    当然,这肯定需要一个过程,而选择一个合适的群体来作为突破口,一举彻底打响名声,奠定基础,就是沙正阳这一次京城之行的目标。

    宁月婵忍不住又把包里的这一卷宣传广告海报缩印版拿了出来,细细品读。

    “小沙,你这脑袋瓜子可真是不得了,这些设计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宁月婵越看越是迷惑。

    她实在无法想象广告宣传居然还可以用这种招贴画来进行,但是她内心却又很肯定,这种宣传画绝对能够起到极好的宣传效果。

    “嗨,月婵姐,咱们就别讨论这事儿了行不行?”这已经是宁月婵第三次问到这个问题了,让沙正阳很是无语。

    “我不是说了么,我本来就是学中文的,编点儿这类顺口溜打油诗算是我的本行吧?再说了,我也是大学刚毕业不久,对大学生的心态还是把握得比较好的,触类旁通,好好琢磨一下各个群体的想法心思,再多问问,心中大略就有了一个谱了。”

    在一起共事了这十来天,宁月婵虽然表明上仍然保持着高冷姿态,但是内心对沙正阳的佩服甚至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五体投地的境地。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日后这些宣传的效果究竟如何,但是宁月婵却觉得自己的判断八九不离十,东方红酒业会一炮而红。

    对面这个家伙的脑袋瓜子实在太好用了,几乎是一天一个主意,一晚一个想法,而且拿出来的东西还都能像模像样,你仔细琢磨下来,觉得大有可为。

    无论是高柏山还是坐在一旁的何维,都被沙正阳的创意给震惊了,当然在没有看到真正的效果之前,他们只是震惊,佩服也有一些,但宁月婵相信一旦一炮而红,沙正阳在酒厂的地位绝对就会稳如泰山了。

    “正阳哥,别说月婵姐,我都觉得你这脑瓜子里装的东西和我们都不一样,你怎么就能想出这些办法来?还有你这个设计实在太惊世骇俗了,我觉得这玩意儿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何维也迫不及待的加入了拍马屁的行列。

    “得,还艺术品了呢,有这么廉价的艺术品么?”沙正阳满不在乎的道:“就算是艺术品,那也是汉川美院的谭老师画得好。”

    “所以你还专门和对方签了协议,你怕日后会有麻烦?”宁月婵越发觉得沙正阳的不一般,走一步算三步,就像是花钱买对方根据他的创意来进行描绘构图设计一样,不但付了三千块的大价钱,而且最终还要签一份合同,以确保日后不会有麻烦。

    “月婵姐,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万一咱们这东方红真的火了呢?”沙正阳半开着玩笑,目光却很沉静,“他要闹腾起来,咱们还不得付出更大的代价?那时候再来改恐怕也来不及了。”

    “正阳哥,这一次若是真的能见到老崔,那也不枉此行了。”何维脸上满是渴望,作为一个高中毕业没有几年,全身都还洋溢着躁动的毛头小子,老崔的歌几乎就如同毒*品一样让他着迷。

    这种神色在沙正阳看得多了,得知自己要去京城见老崔,沙正刚也吵嚷着要去,但被沙正阳制止了,这是谈正事儿,不是游玩,一直到沙正阳告诉沙正刚,以后肯定还有机会,沙正刚才算是罢休。

    “见面肯定能见,但是能不能谈好,就不好说了。”沙正阳调整了一下身体位置,让自己坐得更舒服有些。

    这个年代火车还没有几年后那么紧俏,而且现在距离学生开学也还早,所以这趟车人不算太多。

    沙正阳和何维坐在一边,而宁月婵就坐在他们对面,四个位置,还有一个位置没有人。

    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沙正阳他们一行三人终于抵达了京城。

    九十年代初的京城还真和二十多年后截然不同,“面的”遍地,也没有那么拥挤堵塞。

    从火车站一出来,宁月婵和何维都从未来过京城,沙正阳前世中倒是来过多次京城,只可惜那都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了,2000年之前他去京城机会也不多,而且事隔那么多年也根本没印象了。

    而现在的京城和二十多年后的京城也完全不一样,起码根本没听说什么五环六环,四环都还只通了两段,基本上都属于郊区,哪像二十多年后,你能在四环内有套像样的房,立马晋级为千万富翁。

    一两面的把沙正阳三人拉到了德胜门旁,这里就在北二环上,距离北海公园和后海都不远,随便找了一家旅店住下。

    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沙正阳也不能委屈自己,给宁月婵开了一个单间,自己和何维住了一间。

    特殊时期,节约为本,沙正阳希望自己下一次到京城来,就能大模大样住星级酒店,但现在还不行。

    郭业山给他的电话他暂时没用。

    既然郭业山如此慎重的叮嘱自己,也说明这个人分量不轻,他还是希望能通过冯子材二叔这层关系来联系上,毕竟是公事公办,这也是一个很寻常的商业合作,能不能成先不说,起码谈一谈应该没什么。

    冯子材二叔帮忙联系是通过京城文化局那边一个熟人联系的,但是这个时代电话联系并不方便,也并不一定能联系到老崔本人或者他的朋友。

    所以来到京城之后,还需要继续联系,当时对方的回话是可以谈一谈。

    谁都没有办这种事情的经验,哪怕是有着前世记忆的沙正阳,毕竟在这个时代,他也一样得摸着石头过河。

    ********

    新的一天,求五千张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