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八十七节 小手段,考验
    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篇文章压一压。

    这也简单。

    在部里边一年时间,汪剑鸣也是一个精细之人,对几位部领导的习惯也很了解。

    谢部长这段时间身体不适,看东西就疏懒下来了。

    如果把这篇文章压在最后交到谢部长那里,估计等他这个速度看完,起码要一周后,而那时候自己这边也该修改好了,等到石部长先看到自己的东西,谢部长那边审完再交到石部长那里去,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领导看东西就是要图一个新意,只要石部长先看到自己的东西,有了兴趣,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确立了印象,南渡的那篇文章就无关紧要了。

    倒是需要给樊文良那边打个电话稳住他们。

    有些风险,但是汪剑鸣觉得值得。

    沙正阳自然不清楚自己辛辛苦苦总结提炼出来的经验已经被汪剑鸣给下手掐住了,交给了樊文良,而且也经郭业山审过了,两人都很满意,这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他现在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酒厂经营上。

    宁月婵的归来的确替他分担了很大的压力,对方带着厂里的几名销售人员,主动的承担起了前期对一些欠款的清理。

    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难事儿,谁都知道这活儿不好干,有些老账已经拖了一两年了,你现在要去找那些糖酒公司或者批发商把欠账收回来,尤其是红旗酒厂现在的状况又是如此,其难度可想而知。

    但宁月婵就主动扛起了这个担子,而且这一周里,竟然就硬生生的去要回来六万多欠款,连沙正阳都很惊讶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虽然销售上几个人都没说,但是沙正阳也知道宁月婵恐怕也不好受,从第二天脸色苍白甚至还有些酒气就能知道,多半是靠酒桌子上拼酒才把这六万多块钱给拼回来。

    这也让沙正阳越发感觉到压力了,如果不能在老崔的演唱会这上边得到突破,那么后续的许多事情就不好操作,而老崔那边又是最不确定的。

    哪怕在人面前胸脯拍得当当响,哪怕沙正阳再三分析觉得有把握说服老崔那边,但是只要一天没敲定,这种事情就不能打包票。

    要联系上老崔那边也不简单,但好在沙正阳这边也不是没有路子。

    冯子材的二叔就是市文化局的办公室主任,而老崔去年来汉都开演唱会时,也是经过了市文化局审批,就这层关系,时间间隔也还不久,估计找找人,冯子材的二叔还能够联系上老崔那边,但也仅止于此。

    具体怎么来运作,那就得沙正阳他们自己去跑了。

    **********

    “你是说曹主任对我们乡的经验很感兴趣?”郭业山难以压抑住内心的喜悦,捧着茶杯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努力的想要压抑住自己的兴奋情绪,把水杯放在桌上,但是又忍不住端了起来,他要用这种方式来平复自己的心境。

    他不是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人,但这事儿太重要了。

    “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合格党员”这项专题活动,市里非常重视,市委黄书记联系银台县,县委贺书记联系西水镇,县里重点也放在西水,论理就没南渡啥事儿,他郭业山再是心有不甘,也只能吞下这口气。

    郭业山知道贺仲业很欣赏桑前卫,传言年底县委办主任刘延之年龄到点之后回到人大去,桑前卫很有可能直接跨过副县长这一级直接担r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但郭业山有些不服气。

    他不认为南渡的工作就比西水那边差。

    曹清泰虽然不是县长了,但是却调回了市委办担任副主任,可以说权力变小了,但是位置却很关键,简而言之,可以通天的角色,可以随时接触到市委高层。

    如果说他在负责这项工作,而又对南渡的经验很认可,那就不一样了。

    如果绕k县委这一层,南渡的经验可以直入市委领导法眼,那对于他郭业山来说,那就是上天掉下来的馅饼了。

    当然这肯定也有些问题,怎么来操作好这事儿,却还要费些心思。

    “嗯,我向曹主任介绍了一下情况,也重点提到了我们镇上这方面的一些做法和经验,他很认可,觉得有新意,共产党员不但要自己发家致富,更重要的是主动来帮助乡邻实现共同富裕,这个主旨非常贴合当下的时代要求,所以他才和我说,要把这方面的经验重点整理一下,可以让县委办给市委办那边送一份过去,市委办可能要采用,……”

    郭业山的心思已经飞速的运转起来了,通过县委办报是最正规的呈报方式,但是贺仲业选点西水,县委办和组织部恐怕都要用西水的经验,刘延之那道关怕是有些难过。

    若是县委办“顺手牵羊”的把自己这边的经验“嫁接”到西水上去了,自己就成了替他人作嫁衣裳了,尤其是还是替桑前卫这个竞争对手作嫁衣裳,这是郭业山无法接受的。

    “我知道了。”郭业山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步。

    现在他对沙正阳的观感已经彻底的扭转了,不说这段时间沙正阳在镇上的种种表现早已经逆转了郭业山的看法,仅仅是现在曹清泰表现出来的这个态度,谁还会说他对沙正阳这个秘书不满意?简直就是笑话。

    不满意还能主动和沙正阳提用南渡的经验材料?这分明就是提携。

    当然受益者固然有沙正阳,但是自己这个党高官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只要自己名字能进入市委主要领导眼帘中,这就胜过任何表彰嘉奖。

    “正阳,你觉得我们现在可以怎么做?”良久,郭业山才重新在办公桌前站定,左手食指和中指叉开按在桌案上,沉稳的问道。

    可以怎么做,而不是该怎么做,一个词语的差异,大不一样,这句话问得很有艺术。

    要说该,那就只能如此,按照规矩来,镇上的经验介绍已经到了组织部,那么就只能按照程序走,等组织部层层上报,问题是这样下来,还能凸显南渡的工作成绩么?

    这肯定是郭业山不能接受的。

    那就有另外一个词了,可以,可以怎么做,这也意味着该怎么做,我当然会怎么做,但是我还可以用有另外的方式渠道,这是另外一个并行不悖的路径。

    在不影响按照程序推进的情况下,我们有没有其他路径可走?

    当然有。

    郭业山问出来这个问题,其实是对沙正阳的一个考验,既是对沙正阳政治成熟度的考验,也是对沙正阳态度的一个考验。

    ********

    新的一天,继续求各种支持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