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八十节 日常
    太low了?沙正阳差点儿就接上话了,不过他能理解雷霆对自己的关心。

    “放心吧,凌子,我对我自己有规划,这个买车搞运输,主要是为了我弟弟和他几个狐朋狗友找点儿事情做,免得他们闲极无聊惹事儿,算是找个笼头把他们给套住吧,而且我也不认为运输这一行就没前途,或许现在见不出,但是随着经济发展,物流运输行业的前景可期。”

    “得了,就买辆破车当个体户,你一下子就上升到了物流运输行业的发展前景这个高度来了,省省吧,你千万别说下一步你弟弟就要变成第二个包玉刚或者董兆云了。”

    雷霆虽然去香港时间不长,但是对香港的传奇人物们却是知之甚详。

    我能说王卫这会儿连业都还没有开始创么?可二十多年后,他的财富却早就超过了董、包两家的总和了。

    沙正阳翻了个白眼,没理睬雷霆的调侃。

    “我没说只买一辆,也可能是两辆,也可能是三辆四辆,要看车况和价格划算不划算。”沙正阳还是补充道:“当然,就算是买上三五辆这种濒临报废的破车,也花不了几万块钱,在你雷大财主面前也只是一个土鳖,所以我也不废话了,你到时候帮忙说一说,给个机会就行,咱们不求照顾多少。”

    “行了,知道了。”雷霆点头,“我回去和我舅说一说,估计问题不大,到时候给你扯回票。”

    对于沙正阳来说,赚钱更像是一个尝试性的过程,这并不重要,他更想试探性给自己寻找一些挑战难度的活儿。

    比如帮助一些值得帮助的人走得更好,走得更高,又或者让一些人善有善报,这是他想做的事情。

    当然,还有他该做的事情,那些目标太过于远大了一些,需要在达到一定基础之上,才有可能实现,他还需要积累。

    做有些事情,身处体制内会更容易,也更能发挥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沙正阳愿意留在体制内的缘故,他认为自己可以在体制内做得更好,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

    每天早晨沙正阳依然保持着八点十分之前到达办公室,仍然坚持去打开水和打扫办公室清洁。

    与食堂马鸭子的晨间谈话都成了沙正阳最轻松的一段时间,两支烟,几句闲话,就能打开话匣子,然后头一天乡政府大院里的大事儿小事儿他就能基本上了如指掌。

    沙正阳并不打算干什么,但是毕竟他还是镇政府里的一员,虽然现在主要工作就是专题活动和酒厂的经营,但是前世中在各级机关里浸淫了数十年的他,深知要随时掌握内部信息的重要性。

    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消息就能给你带来很多想不到的东西,自己来镇上时间太短,所以必须要有一条相对稳定可靠的消息渠道来源。

    马鸭子很自觉地承担起了这个任务。

    当然,沙正阳在办公室里的关系也处得不差,每天提前来打开水和打扫卫生为他赢得了谦虚懂事的好名声。

    连郭业山都惊讶于以沙正阳这般情商,怎么会在县府办里呆不下去?

    这朱伟忠得有多么容不得人才会连沙正阳都容不下。

    一万多字的材料还是很花了沙正阳一番心思,虽然这种材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你总得要一字一句写出来。

    在全乡只有一台老式电脑的情况下,你得全靠手写,然后修改完毕之后才能去让打字员来给你一字一句的敲出来,然后再修改,再重复过程,直到定稿之后才打出来交给领导审阅。

    “不错,小沙,郭书记一直在说你的文字功底强,名不虚传啊。”樊文良花了二十分钟细细的把材料看了一遍,非常满意,通篇文章主次得当,有典型事例,有归纳总结,有展望,写得相当好。

    樊文良也是老文字出身的,他是本乡本土南渡人,老家在东方村,在部队当过文书,回来后到镇上,担任过党政办主任和副乡长,后来才升任党委副书记。

    他年龄和孔令东差不多,都是四十出头,正当壮年,如果郭业山真的要走而孔令东要接任书记的话,他接任镇长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他对红旗酒厂的事情也很关心,很希望红旗酒厂能干起来。

    沙正阳也是和他接触过几次之后,才慢慢赢得了对方的认同,当然樊文良始终还是有些担心沙正阳年龄太轻,经验不足,最后把一桩好事给搞砸了,所以也经常来询问红旗酒厂的事情。

    “樊书记,还要请你指点才对,你是咱们党政办的老主任,连简主任都很佩服你,要我多向您汇报请教。”

    沙正阳在樊文良面前也很谦虚,在上次会议上,樊文良虽然态度很含蓄,但是实质上也是支持自己的,沙正阳当然清楚谁是自己的支持者。

    “嗯,这专题活动虽然重要,但我感觉对你来说是小事一桩,不难,酒厂的事情才是大事,小沙,我问过杨文元,他对你也是交口称赞,你可别辜负了东方村和红旗村两个村老百姓对你的期望。”樊文良抹了一把额际的汗水。

    “两个村在酒厂干活儿的人不少,也算是解决了他们的就业问题,能挣几个辛苦钱,也免得出去打工辛苦不说,还照顾不了家里,所以我是一直支持酒厂重开的,但关键在于你得能让酒厂运转起走才行,别酿出来的酒越多,货也压的越多,卖出去亏得越多,那当然不行。”

    “樊书记,您不用说了,我明白您的意思。”沙正阳知道多半这位樊书记又要来唠叨几句了,他也明白对方的担心,但是说再多也没意义,得把这局面打开才行。

    “现在我说再多您也不信,还得要看实在的,酒厂现在的确很难,光靠工业公司拨给我们那五十多万块,除了要支付部分工资和粮食款外,还要重新制作新的酒瓶以及新包装,还有下一步的宣传,花费很大,我现在也是焦头烂额,骑虎难下啊。”

    “行了,你也别在我面前装穷叫苦了,郭书记都帮不了你,我还能帮你什么?”樊文良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说点儿让人高兴的消息?”

    **********

    新的一天,继续求5000张推荐票上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