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七十八节 暴击加按地摩擦,惊讶

第一卷 第七十八节 暴击加按地摩擦,惊讶

    白菱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没有说话。

    她不太喜欢看到眼前这一幕,但也知道这个时候插话只会适得其反。

    朱澈追求她在厂里不是秘密,她也没有理由恶言相对,而且朱澈这个人平时也并不招人讨厌,除了刚才的表现有点儿失分,但可以理解。

    沙正阳那句话说到她心里了,追求女孩子是男孩子的权力,而拒绝或者接受乃至观察则是女孩子的权力。

    朱澈是一个很理性的男孩子,不会有多少出格的言行,倒是沙正阳让她有些担心。

    但是她从上一次的接触就感觉到似乎沙正阳有了很大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续遭遇自己与他分手和领导调离导致他发配下乡这两件事情的打击使得他变得成熟了许多。

    直觉告诉她,现在的沙正阳应该不会出格,起码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和这种环境下乱来。

    不过白菱小觑了这段感情对沙正阳的影响,或者说此时的沙正阳仍然处于中一种不稳定的状态,积蓄了多年的感情,虽然在忙工作时可以稍许舒缓情绪,但是一旦处于放松状态下,这种莫名的躁动就会涌荡出来。

    “嗬,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一个乡下泥腿子干部,你觉得你能给你喜欢的女孩子带来什么?只顾自己,那这种爱也未免太浅薄太自私了一些。”

    朱澈平素鲜有这种失态的时候,只不过在面对自己为之痴狂的对象前男友,他忍不住幻想这个男人把白菱压在身下欢爱的一幕,这让他难以忍受。

    而对方表现出来的桀骜不驯,更是刺激了他。

    本身汉化总厂和汉钢这两大省上的直属企业就对银台县里这些干部有些不屑一顾,一直以高人一等的角度来看人,加上朱澈本来就是名牌大学毕业,分到汉化总厂之后又深得领导看重,所以也养成了他目空一切的心态。

    这几年厂里不少条件颇佳的女孩子都追求过他,甚至也还有一些父母那边的同事介绍对象给他,他都没看上,唯独这白菱一来,就让他心动了。

    虽然知道白菱有男朋友,但是他却不肯放弃,始终以一种关系较好的同事兼朋友的身份在白菱身旁出没,就是希望用自己的诚意和优势来打动对方。

    “浅薄自私这个词来形容相互之间共同的感情,似乎只能说明你本人的苍白乏味了。”沙正阳毫不客气的怼回去,语气里充满了嘲弄。

    “爱情是相互的欣赏、吸引带来的共鸣,动辄以给对方带来什么为由,实则是以炫耀物质上的优越来体现自我,除了证明你自己的浅薄,我真的看不出还有什么。”

    雷霆忍不住击掌赞叹,不愧是中文系的辩论高手,一句话深入骨髓,“说得好!”

    原本白皙的面颊一下子就潮红起来,朱澈也没想到对方言辞如此犀利,直截了当的捅穿了自己内心的那点儿优越感。

    他很清楚白菱并不是那种很物质的女孩子,如果自己在对方心目中落下这种印象,那可就糟透了。

    “丢开客观现实的感情更是空中楼阁,我不认为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善自己条件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那种动辄以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貌似清高来掩饰自己的碌碌无为和得过且过,那才是对自己对家庭的不负责任。”

    稍微梳理了一下,朱澈就反应了过来,展开反击。

    “请不要混淆感情和志向两者的本质不同,你无外乎就是觉得我好像下了乡,变成了所谓的乡下泥腿子就丧失了追求白菱的资格,而你好像在汉化总厂里颇得领导信任就可以高人一等俯瞰别人了么?”

    沙正阳嘴角浮动着那种令人想要打人的轻蔑神色,看得朱澈牙根发痒。

    “如果说你把一个女孩子的感情想得这么浅薄,我不得不说,不仅是白菱,恐怕是其他稍微自尊自爱一些的女孩子,你都很难入她们的法眼,真的。”

    沙正阳一副循循善诱的劝导模样,表演得十分到位,雷霆在一旁简直都想要拍案叫绝。

    “你太过于迷恋那些浮在表面上的东西了,嗯,比如你的家境,我估计不错,嗯,你的名牌大学学历,还有貌似金玉其外的外表,还有颇得领导青睐的自我陶醉,好像这一切装点在你身上,那就可以在女孩子的感情上无往而不利了,我得要告诉你,恐怕你会大失所望了。”

    白菱看着二人的表演,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内心却也无比惊讶。

    沙正阳和她交往了两年,她对沙正阳不可谓不了解。

    之所以分手,很大程度的确如朱澈所言,沙正阳的不求上进得过且过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沙正阳对自己未来的事业没有任何规划,就像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一般沉醉在了感情之中,哪怕自己或明或暗的提醒过他,他也一样置若罔闻。

    虽然他对自己的感情没什么可说的,可是这样的生活,或者说这样的未来,不是白菱想要的,这也是白菱为什么会毅然选择和沙正阳分手的原因,甚至连沙正阳自己也清楚自己为什么和他分手。

    如果说沙正阳从此振作起来,白菱内心未尝没有重新考虑这段感情的意愿,毕竟沙正阳是她真正的第一段感情,作为女孩子最珍贵的第一次她也给了对方。

    今天她看到的沙正阳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面对朱澈,表现得格外的放松而且具有攻击性,针锋相对的言辞犀利得让对方张口结舌,要知道朱澈的能言善辩可是在厂里小有名气的,却被沙正阳按在地面摩擦。

    看见朱澈青筋暴绽的颈项,白菱知道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出事了,她也不希望看到沙正阳和朱澈成为仇人,毕竟她和沙正阳已经断了,而朱澈根本未入她眼,两人本该是毫无瓜葛的。

    “正阳!”白菱上前一步,目光涔涔,清淡如水,“朱澈忙着要赶飞机。”

    没有多余的话语,但却让沙正阳外放的气势为之一敛,“你来送他?”

    “这不重要。”白菱淡淡的道:“走吧。”

    一句“走吧”,既像是在说朱澈,也像是在说沙正阳,而她这率先离开。

    朱澈狠狠的扫了一眼沙正阳,悻悻的紧跟着白菱而去。

    **********

    继续求一万推荐票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