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七十三节 鼓气
    曹清泰也一直在考虑做贡献这一块如何来体现。

    如果是在工人这个群体中,可以很容易找到一些诸如在在工作中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共产党员,比如三八红旗手,又比如劳动模范,又或者知识分子做出了巨大科研成果的。

    可在农村里,随着包产到户,昔日的集体生产都改为了个体生产,种粮大户也好,养猪大户也好,致富能手也好,这些人自己的确致富了,但这能不能作为做贡献的典型呢?曹清泰觉得可能有点儿缺乏代表性。

    但是沙正阳却提到了不但自己带头致富,更重要的是他把技术教授给别人,或者带领大家一起组成合作社,与本村本组和周围邻村民居一起增收致富的典型,那就很有意义了。

    “嗯,正阳,你们乡的这个典型选得不错,很有现实意义,我们鼓励大家劳动致富,共产党员作为先锋队,不仅仅是自己发家致富就够了,那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更重要的是他要帮助别的普通群众增收致富,这才能真正体现我们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和与人民群众鱼水之情的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市委这一次对这项专题活动极为重视,黄书记既然选了你们县作为联系点,而你又在负责这项工作,我希望你在南渡乡也要把这项工作拿起来。”

    沙正阳略感诧异,但随即就听出来了一些意思,“主任,市委办这边你在负责这项工作?”

    “嗯,我负责主抓。”曹清泰点点头,“黄书记联系银台,我到时候可能也要下来,我觉得你提到的这些内容很有价值,可以总结提炼一下,市委办这边看看能不能用一用。”

    沙正阳大喜,知道这是曹清泰在帮自己,赶紧道:“主任,那我回去就准备,向郭书记汇报一下,再好好把材料准备一下。”

    “应该的,郭业山文笔也不弱,你写好之后也请他把把关,也算是你们南渡乡的一个亮点嘛。”曹清泰身体微微向后靠了一些,姿态更放松,“到了市委办这边一下子轻松不少,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觉得挺好。”

    “主任,我估计您恐怕清闲不了几天。”犹豫了一下,沙正阳本来不想多说,但是他还是说了。

    他看得出来曹清泰还是有些不甘心,不到四十岁之龄,好不容易得个机会担r县长,却又这么突兀的被调离,任谁都难以咽下这口气。

    若是犯了什么错误也就罢了,可因为一些场合下的讲话而受牵连,曹清泰肯定不服气,只是在这种环境下,也的确不可能马上就有什么变化。

    “哦?”曹清泰觉得有趣,笑了起来,“怎么这么说?”

    “主任,我虽然愚笨了一些,但在县府办里也能听得到一些说法,不过我个人感觉,恐怕很多人都把这些理解偏了。”沙正阳觉得自己应当给曹清泰鼓鼓气。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市场经济没有必然联系,那些强行把这两者绑在一起的人,我认为是机械教条主义,完全没有看到改革开放这十多年来我们国家发生的巨大变化,对生产力的解放,带来了勃勃的生机和活力,甚至他们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让广大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得到不断提高。”

    沙正阳这番话就很有些尖锐了,如果放在外边,可能弄不好都要引起一番争议了,但对曹清泰来说,却是说到了心坎上。

    “狭隘的把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彻底对立,把坚持改革开放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相对立,非此即彼,把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看得过于简单,这从本质上来说,是他们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理解不透彻。”

    曹清泰表情有些复杂,如果说是市委党校某位教授,或者市委政研室某个干部这么来一说,他不会感到有多惊讶,但是眼前这个自己昔日秘书能有这样的观点看法,就难能可贵了。

    大学是学不到这些东西的,纯理论的东西要应用于实践,要在现实工作中来寻找到契合点,这不容易。

    不排除对方是有意为了讨好自己而专门作了一番琢磨研究,但即便如此,也殊为不易了,起码这份心,自己得领。

    “嗯,正阳,你这番观点不是来讨好我吧?可有些不合时宜啊。”曹清泰淡淡的笑道。

    “主任,讨好说不上,就是自己的一些看法,其实您如果多关注一下国内一些主要报刊的文章,就能觉察到,其实已经有一些观点出来了,当然肯定有争论,但我觉得还是在朝着好的方向走,而且会越来越明朗。”沙正阳见曹清泰目光里有些探询的意思,也就没有遮掩啥,“像《解放日报》和《光明日报》,这两份报纸上的一些观点很具有代表*********日报》是中共沪江市委机关报,一直是宣传阵地的桥头堡,而《光明日报》更不简单,那是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之一,主要是中宣部的喉舌,更是理论风向的前沿阵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份报纸的风向都代表着中央的一些倾向,这一点曹清泰当然清楚,但沙正阳这么提醒他,还是让他颇为震惊。

    沙正阳没有提到《人民日报》,说明沙正阳的政治敏锐性和嗅觉能力异乎寻常,能够感受到高层风向的变化,在曹清泰看来,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水准,如果没有别的人指点的话,那么就只能说明这个人天生就有着这方面的禀赋。

    “哦?看来我有些闭目塞聪了。”曹清泰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沙正阳,“我会去看一看的。”

    “主任其实都应该感觉到了,当下这种混沌的局面不会持久,总会正本清源,明确是非,我觉得这种局面不会拖太久,也拖不起。”

    沙正阳也没敢说太明,还是有点儿语焉不详,否则曹清泰恐怕就真的要起疑了。

    但对于曹清泰来说,这已经够明显了,身处市委办这种中枢地带,岂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道理?沉闷中已经有一抹清新透了出来,也许真的要不了多久就会明朗了。

    这种话题本身就不该是自己这种角色能断言的,自己的表现已经有些出格了,现在曹清泰也许还只是觉得自己政治敏锐性特别强,但再深一些,那就近乎妖孽了,适度就好。

    在临别的时候,沙正阳又拜托曹清泰看能不能给县信用联社的领导打个招呼,也就是红旗酒厂贷款的事宜。

    这件事情曹清泰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一个招呼而已,至于对方能不能办,还得要看沙正阳他们自个儿去操作。

    ********

    还能有几张推荐票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