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六十七节 意外事故
    沙正阳在听到他们争吵时,就已经放慢了脚步声。

    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现场”,但是没想到如此之快争吵就结束了,一只脚刚才上二楼的走廊,一个身影转过弯来,猛地一脚就踩在了自己的脚背上。

    剧烈的疼痛让沙正阳险些叫出声来。

    对方是一双高跟凉鞋,高跟刚好踩在了自己脚背上,痛彻入骨。

    而对方脚步很急,大概也没有料到会有人上来,高跟踩在沙正阳脚背上也是一崴,本身就向前的身体顿时向前一扑。

    沙正阳只感觉疼痛间一个身影映入眼帘还容不得他多想,对方就和他装了一个满怀,这一撞让本来就因为脚背被踩疼得想要抽回脚的沙正阳身体顿时向后一仰。

    这可是在楼梯上,这一仰下去怕不得摔一个脑震荡?

    惶急之下沙正阳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就挥手一抓,也不知道抓住了对方身上衣物还是其他啥的布料,顺手就是一拽。

    只是这布料哪里当得起沙正阳这样一个大块头向后倒的一拽,顿时就是“咯嘣”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短促的“啪”响声。

    宁月婵也没想到会遭遇这样一个状况,本来就是怒气冲冲下楼梯,结果和别人撞一个满怀。

    她这脚下一踩,身体一撞,直接就把对方给撞得向后仰倒。

    对方往后仰倒的时候,意识到自己鲁莽的她赶紧伸手去拉对方,却未曾想到对方慌乱之中也是刚好揪住了自己左边衬衣肩领,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揪住不放。

    对方劲儿很大,揪住自己的肩领向后一带,她身体下意识的就往前一扑,觉得不对,双手就要抵住对方身体,只是这一刻两个人都已经失去了重心,向后翻倒,沿着狭窄的楼梯滚了下去。

    两个人这一翻滚也是摔得七荤八素,沙正阳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滑板一般被人压在上边骨碌碌就滑了下去,他只能硬扛着脖子免得后脑着地摔成脑震荡。

    只是骑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人,大概也是慌乱中双手想要向前撑着地面,他只感觉到白花花一片迎面而来压在了自己的脸上,丰软柔腻,堵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宁月婵忍不住惊叫一声,脸涨得血红。

    昏黄的楼梯灯下,她才发现自己衬衣纽扣竟然被对方那一把扯掉了三颗不说,更让她羞愤交加的是对方竟然连带着一下子把她的左边乳罩带子挂钩也给扯断了。

    半个乳罩脱落下来,而自己整个赤裸的左胸就这样压在了对方的脸上,看对方那迷糊的模样,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沙正阳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当那带着淡淡香气的软肉压迫在他嘴鼻上时他就反应过来了。

    刚才自己那一抓把对方的衬衣纽扣给扯掉了,而最后一声短促的“啪”声,估计应该是把对方文胸肩带给扯断了,结果对方又正好扑在了自己身上,这么巧那裸露的胸部就压在了自己脸上,这就有这么巧,巧得让人起疑。

    沙正阳内心也在狂吼,这绝对不是有意,但是似乎也不那么峻拒反感似的。

    此时沙正阳必须要装出一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否则这个仇恐怕就要结大了。

    一边爬起身来,宁月婵一只手拉起衣襟掩住自己的左胸,另一只手无比灵活的就是两个耳光挥出,“流氓!”

    没等沙正阳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殴打完毕,冲下楼去,消失在黑暗中。

    这个时候高长松、杨文元以及高柏山才从办公室里出来,看见从地上爬起来的沙正阳,高柏山赶紧上前扶起,问怎么回事儿。

    沙正阳这才苦着脸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带着抬起自己的脚,凉皮鞋并没有能包住脚背,对方这一脚可真的踩得够狠,青紫色一大块,疼得沙正阳直咧嘴。

    “嗨,没事儿,月婵就是这个急性子人,小沙,你没摔着哪里吧?”高长松见沙正阳疼得龇牙咧嘴,关心的问道。

    “应该没啥事儿,皮外伤,……”紧接着沙正阳又是吸了一口凉气,右肘擦掉一大块皮,露出红猩猩的肉来,左边的腿上也是如此。

    高柏山赶紧从柜子里找了一瓶紫药水出来,用棉签替沙正阳擦拭涂抹上,看样子被自己那位堂嫂伤得不轻。

    坐定,才开始谈正事儿。

    “郭书记答应帮忙出面去协调信用社,但是能不能贷到,还两说。”沙正阳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一边抽着凉气,“万事开头难,只要这一步走出去了,那就是另一个天地。”

    “谁都知道这第一步不好走,小沙,你这破局大招可得要选好啊,这一仗容不得我们败啊,再败就没有退路可走了。”杨文元啪嗒着烟杆,其实他也不过五十岁不到,但却摆出一副七十岁老干部的模样。

    “嗯,得罪了宁主任,可真是运气不好,还指望着曲主任能帮我一把,在这营销上下功夫呢。”沙正阳叹着气。

    “没事儿,月婵是个直来直去的脾气,要说还是你吃亏了,被她给摔成这样。”高长松当然不清楚里边的古怪,摆摆手:“如果工业公司那笔钱能马上过来,那酒厂就可以马上启动了,我和老杨商量过了,既然镇上也有意代表镇上参与酒厂的重启,那么酒厂就由你来负责,……”

    沙正阳感受到了高长松和杨文元目光里的凝重,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已经尽可能的展示出自己的能力,但是对他们俩来说,只要一天没有看到成绩,一天都无法放心。

    “高书记,杨书记,多余的话我不多说,说多了也没有多少意义,这也算是破釜沉舟吧,现在连镇上都把这个担子交给了我,我想我也是背水一战了,真要栽了,估摸着我在镇上甚至在县里都别想好过了。”沙正阳站起身来,拍拍手,“柏山哥,厂里边的生产,可能的请你和董师傅他们盯着一点儿,这边我也得抓紧时间准备了。”

    ***********

    唉,这码字不易,老说水,或者就是批,我分辨两句。都市类官文和其他都市文略有不同,本来就是一个养成过程,一般说来都是横跨一二十年,三五年就想当市长书记,那肯定是科幻,而你要上,肯定会有积累,一点一滴,领导、组织的看法和评价,都是这么过来的,一蹴而就一飞冲天的事情太罕见了,虽然老瑞以前也这么写过,但也都是做足了铺垫的。

    还有,批评和建议都欢迎,特别是言之有物的建议,老瑞都会很认真拜读,但请多给鼓励,别谩骂。相信看官文的都是有素质的读者,起码也是对这个社会有一定认知的。

    另外,网文本身也就是为在尘世中拼搏挣扎求生活的兄弟们提供一个消遣松弛的娱乐方式,能阅后有所感悟那就更好了,望理解。

    老瑞也还需要为上架存稿,所以更新量没那么大也请理解,上架后会改善,请兄弟们多理解支持和鼓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