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六十三节 质疑
    会议散了,郭业山却没有半点轻松。

    “说说吧,你们的真实想法。”

    郭业山的话让沙正阳意识到虽然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颇好,但是仍然不足以打消对方内心的疑虑。

    话说回来,哪怕是自己,此时心中也一样是这种心态。

    “郭书记,具体的想法的确有了一些,但是如果您要问有多大的把握,我没法给您肯定的答复。”沙正阳一如既往的谨慎。

    “那就说说你的具体想法。”郭业山有些不耐烦的解开衬衣上端的纽扣,“如果这六十万给你们,你们怎么来打开局面?你沙正阳打算用什么营销策略来突破困境?”

    “六十万要全面启动红旗酒厂,达到我心目中的目标,还远远不够,但是第一步可以踏出了,我还有一些想法。”沙正阳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客气的时候,郭业山需要自己给他打气,“第一,酒厂还要和信用社协商,还得要贷一笔款项出来。”

    “还要贷一笔款项?酒厂已经没有质押物了,信用社不可能再往里边扔钱!”郭业山连连摇头。

    “不对,郭书记,红旗酒厂还有红旗大曲这个品牌,还有老窖池,也没有计算进去,这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不值钱,但是在有心人心里却价值不小,要看怎么来认定。”沙正阳很笃定,“当然这还需要郭书记帮助酒厂做工作才行。”

    郭业山脸色不太好看,感觉似乎又有上当的迹象,一时间没有说话。

    “第二,加大力度收回货款,我们粗略估算了一下,酒厂在汉都本市内大概有三十万左右的货款,分布在十一个县区,另外在锦阳、涪岗、宜江和安襄几个地市的十八个县市区中还有五十万的欠款,其中大概有三十万左右收回来难度比较大,二十万左右估计加大力度能收回来,还有三十万则需要花大力气可能收回来大半。”

    沙正阳也是有备而来,别看郭业山先前同意了重启酒厂,但是一旦他发现自己无法给他足够的信心保证,没准儿这事儿还得要黄。

    “也就是说,如果力度大,运气好,能收回四十到五十万,如果运气不好,可能只能收回二十五万到三十五万左右,但无论如何我们这项工作要去做,而要最好这项工作,在人选上要选好。”

    听得沙正阳触及实质性问题,郭业山脸色又由阴转晴,好看了一些。

    “光这些?”郭业山显然觉得还远远不够,这些都是常规套路,基本上接手都会用这几招,没啥新鲜,光靠这个肯定没法起死回生。

    “光靠这个肯定不够,我们是要复兴酒厂,而非凑合着熬。”沙正阳很肯定的回答道:“关键还是在于营销,但是在解决营销问题之前,我们还是打算先让厂里恢复正常的生产,同时要适当调整产品,推出一些新品。”

    “新品?”郭业山皱起了眉头,这也太不切实际了,“酒厂现在还有这个能力开发新品?时间,资金,来得及么?”

    “不,郭书记,我所说的新品只是在原有产品的勾调上适当调整,重新命名,在包装和品牌上推出新品,毕竟红旗酒厂的红旗大曲和红旗头曲,品牌形象基本定型,如果要想打出血路,靠红旗大曲和红旗头曲,难度太大了,也很难为市场接受。”

    沙正阳知道要抛出一些干货出来了,否则真的要让郭业山夜不能寐了。

    “我和高书记、杨书记都商量过,打算以这笔资金来注册成立一家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通过收购全资控股红旗酒厂,股份比例不变,推出新品东方红大曲或者叫陈酿东方红。”

    “东方红酒业,陈酿东方红?”郭业山咀嚼着,微微点头,东方红,取名于东方村和红旗村,说得过去,但是这个东方红品牌就很有气势,比红旗二字更具内涵和冲击力,光凭这个名字就很有新意和创意,“但是你们在酒的品质上……”

    “郭书记,我原来就说过,事实上红旗大曲的品质并不亚于许多地方性的名酒,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也相信很多喝过红旗大曲的人也要承认这一点,红旗大曲差就差在品牌影响力上,那么我们适当进行勾调上的调整,可以在味道更丰满浓烈一些,略略与红旗大曲有些差别,但不需要太大,避免成本抬高太多,如果我们能在营销上突破,一炮打响,那么东方红就能突出重围了。”

    归根结底,还是要在营销上做文章,这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了。

    “正阳,光是一个名字上的更改,怕是难以带动起销售吧?”郭业山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当然,所以我们在营销上就需要一个创新突破,我也考虑了几种营销方式,这都需要在对市场的细分之后来有针对性的推出,首先选定一个区域作为突破点,比如汉都,又比如昆明,又比如长沙,细分市场,深耕渠道,……”

    沙正阳没讲得太细,但也讲了一些市场的针对性开发,比如糖酒公司固然要猛攻,但是要开始注重私人渠道商,也就是所谓的各地区域代理商这个渠道了。

    私营代理商或者说还是批发商渠道,这还是一个刚刚兴起的市场,甚至还没有真正引起白酒企业的重视。

    毕竟这还是1991年,私营经济的发展还乍暖初寒,连日后名满天下的鲁冠球都还要忙着借助集体企业的牌子来替自己遮风挡雨,远东之虎蒋锡培甚至还主动把私营企业转化为集体企业以求生存。

    这个时候各地的私营白酒代理更多的还是属于那种烟酒副食批发为主的局面,真正的酒业代理大佬们都还处于孵化状态。

    但是,只要能给对方足够的利益,就能让这些还处于孵化期的商人们舍生忘死的为你打天下。

    毕竟这个时代的白酒行业都还属于野蛮生长的方式,汾酒独大的局面正在消融,茅台和五粮液双雄并立的局面端倪初现,泸州老窖、剑南春、全興、沱牌都还未实现真正勃兴,地方名酒都还处于万马齐喑只能在本地混的状态下,可以说现在正是广告营销打天下的时代。

    等不了几年,鲁酒靠央视广告标王一度横扫天下的局面就要到来了,东方红酒业想要突破,广告投入很有必要,但是怎么来投放广告,也是相当讲求技巧。

    手里只有那么一点钱,都得要用在刀刃上,别钱用光了,影响却没有造起来,那就真的要玩完了。

    郭业山能以不到四十岁之龄当到镇党高官,本身又是搞宣传出来的,自然明白广告宣传的威力,他觉得沙正阳说的这些虽然也很有道理,但是一个新品牌要通过渠道下沉就想一下子打开局面,恐怕非一朝一夕之功。

    而红旗酒厂,或者说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能撑得到那么久么?

    没有一个超常的手段或者大事件性质的突破点,这个局面没有那么容易打开。

    ********

    老瑞很努力,求票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