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六十二节 勇于任事
    沙正阳花了半个小时来讲述自己的观点,这期间,也免不了有人会发问质疑,沙正阳都基本上能圆满的应答,关键的问题落在了一点上,营销。

    如何来营销,营销的策略,这些沙正阳当然不会具体说,一旦真的要重启红旗酒厂,这就相当于商业秘密。

    虽然沙正阳也不认为在座的人会泄露什么,因为就算是透露一些什么营销策略,也不可能随便什么人都能学得了,而且也没有人会相信,但出于稳妥起见,沙正阳还是只是用加强广告营销一句含糊其辞的话应付过去了。

    “按照你的说法,如果能够在营销上有所突破,那么就能让红旗酒厂起死回生?”余宽生砸吧着嘴巴,摸着三层肥肉的下颌,一字一句的道。

    红旗酒厂原来是镇工业公司下的最大企业,前些年效益还过得去的时候,也还是为镇工业公司贡献了不少的利润,而且有不少镇上不好处理的账目都可以走酒厂账上走,只不过这两年才一下子衰败了下来。

    如果红旗酒厂真的能死而复生,不管怎么说,现在乡工业公司还持有两成的股份,另外也能为镇上贡献一些税收,再说了,在镇上这块地盘上,再怎么也得要服从地方党委政府的安排不是?

    从这个角度来说,余宽生还是希望能看到酒厂重生的。

    “起死回生不敢说,但是我觉得打破现在的死局还是大有希望的。”沙正阳谨慎的回答道。

    会议进行到这种程度,似乎也是该有一个结果的时候了。

    郭业山也在掂量,如果真的接受高长松和杨文元的要求,重新启动红旗酒厂,镇上需要做什么?

    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牵扯太深影响太大?

    沙正阳也一样在考虑这个问题。

    高长松和杨文元的逼宫看似很有作用,但是副作用也不小,合金会就是镇上的小金库,现在运转本来就不好,一次性想让合金会贷几十万上百万,肯定会遭到反对,无论是郭业山还是孔令东,都不敢轻易表这个态,表这种态日后是要承担责任的。

    “怎么样?沙正阳同志也谈了他的看法,我觉得还是很有启迪意义的嘛,起码我这个书记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也没有搞懂什么多粮酒单粮酒,什么跑窖风格原窖风格,顶多也就知道咱们这边的酒大多是浓香型的,gz那边的酒是酱香型的,枉自这红旗酒厂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都还没弄明白呢。”郭业山不无自我解嘲的道。

    “大家还有什么想法意见,都说一说,红旗酒厂是咱们镇上原来的支柱企业,现在成了这种局面,我们乡党委政府一班人都有责任,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但是我们也要面对现实,要让红旗酒厂重新起死回生,需要投入,更需要有良好得力的经营策略,这一点上,我想我们在座的都有感触。现在归结到一个问题上,要重启酒厂,需要先期流动资金来进行经营,我粗略估计了一下,没有五十万怕是运作不起来,是不是,正阳?”

    郭业山目光望过来,沙正阳站起身来点点头:“这是一个基本数,毕竟要把技术人员和工人召回来,要补发他们的工资,另外营销要另辟蹊径,也需要资金投入。”

    “老孔,你的意见?”见大家都不吭声,郭业山也只能点将了。

    “我不看好,小沙虽然分析得有些道理,但是很多东西要落到实处才知道利害。”孔令东毫不犹豫的摇头反对:“而且钱从哪里来?只能从合金会贷,红旗酒厂的资产都抵押给信用社了,空壳子一个,没有抵押物,贷款不合规矩。”

    “唔,老樊,你呢?”郭业山也料到了孔令东的态度,转向樊文良。

    “嗯,孔镇长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变通办法来解决?让合金会贷款的确有些牵强,红旗酒厂没有抵押物了,要无抵押贷款出来,这风险太大不说,关键是不合规定。”樊文良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郭书记,孔镇长,樊书记,我有一个想法。”沙正阳举手道。

    “哦?”郭业山点头,“你说。”

    “从合金会贷款,红旗酒厂没有抵押物了,的确有些不合规矩,我想能不能这样变通一下,本身红旗酒厂的外债有一部分当时镇上承诺由镇工业公司来承担么?这笔欠债本身就要支付,能不能先交给酒厂,这笔债务重新回到酒厂身上,酒厂可以暂时拿着笔资金来启动,等到酒厂情况好转,再来还这些欠账?”

    沙正阳的建议让郭业山、樊文良和余宽生眼睛都是一亮,曹华波也是点头觉得这个建议可行,就连孔令东都有些意动。

    这笔钱早晚都要付出去,现在转给酒厂,欠账就统一由酒厂来归还了,也顺带给了酒厂一笔暂时性的流动资金了,既规避了风险,也算是满足了高长松和杨文元的要求。

    “这个办法不错,可以考虑。”曹华波率先表态。

    “嗯,这也算是一个变通,可以研究一下。”樊文良眼珠子转了转,看着余宽生,“老余,你觉得如何?”

    “呃,看起来好像可以,但操作上,……”余宽生下意识的要往后缩一缩。

    这是要让镇工业公司来出血,要拿出这笔钱,镇工业公司也只能去贷款,问题是镇工业公司要从合金会贷款,大概也就只有把镇工业公司那栋小楼加院子那块地抵押给合金会了。

    虽说是肉烂了都在锅里,但毕竟也是要走这样一个程序,把自家的小地盘抵给合金会,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见一干人的态度已经基本上趋于统一,郭业山也知道该自己拍板的时候了。

    “正阳的这个建议我看可行,但具体如何来操作,下来再商议,另外,如果酒厂要重启,我们镇上在酒厂也还有两成股份,也应当要派人参与监督管理,我建议可以让沙正阳同志作为镇工业公司代表参与酒厂的重启工作,大家觉得如何?”

    一连串的“同意”声之后,郭业山的意见也就获得了通过。

    *************

    继续求票支持,老瑞很努力,后续故事很多,请多支持!有内容的书评,加入书单,五星评分,点赞,样样都需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