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五十四节 布局,起航
    确定了目标,沙正阳就不再犹豫。

    他把自己手中的事情按照四象限法则来区分,第一象限的无疑就是帮助冯子材的文豪路做好铺垫,这可能关系到未来第一桶金来的速度,而这第一桶金又将关乎下一步如何买车承揽运输业务的事情,所以既不能放松,还得要加紧。

    剩下的就是第二象限的事情了,包括自己的工作,一是专题活动,二是酒厂的调研摸底,这两项工作都很重要,同样关乎自己未来工作的前途,但是又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好的,所以要有条不紊按照计划来推进。

    第二象限的事情还有购买处理车和打通汉化总厂运输业务的事情,购买处理车需要解决汉钢那边的关系,这需要自己来和雷霆沟通联系,另外与蓝海的父亲进行交涉可能也要自己来才能行,光靠沙正刚和蓝海朱一彪他们几个肯定无法说服蓝海的父亲。

    而其余诸如摸清楚情况,以及后续的一些事务性工作,也很重要,但沙正阳觉得交给沙正刚和蓝海他们来做即可。

    第四象限的事情沙正阳没打算考虑,重活一回,要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是情怀,要么做自己该做的事情,那是道义,在这个时间段,都只有放在一边了。

    第三象限的事情对现在的沙正阳来说似乎就是白菱的事情了,感情固然重要,但是当感情不再时,再去挽回也只是徒增烦恼了,蓝海他们能帮自己了解一下情况也就罢了。

    连续一个星期,沙正阳都是上午在党政办里整理素材,处理其他事务,下午太阳再大,沙正阳都雷打不动下村,除了去红旗村外,其他几个村,沙正阳也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有条不紊拜访。

    有郭业山给他的这个话题,沙正阳下每个村都理由十足,寻找和收集素材。

    每到一个村,沙正阳都尽量让自己很快的融入到其中,那怕下午很多时候书记主任未必在,但是村会计文书却一般都在,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村文书往往是对村上情况最为了解的一个人,除了年龄太大的外,他们大多都是村主任的后备人选。

    给雷霆的电话打通了,没说上几句话,主要是节约电话费,雷霆的母亲七月底满五十,雷霆请了一个星期假要回来。

    如果不是他和老板的这层亲戚关系,要想请假是根本不可能的,很多话可以留到雷霆回来时再说,而电话里沙正阳也很含蓄的给雷霆流露了一些意图,雷霆听明白了,表示回来之后再说。

    电风扇吹得呜呜作响,险些把沙正阳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稿子给吹出门外去,手忙脚乱的按住,沙正阳一脸嫌弃:“你的一代文豪之路还想不想走了?这玩意儿金贵着呢,别看就这么点儿,我熬了三四个晚上。”

    “真的?”冯子材已经熬不住了,满脸期待。

    虽然表面上对沙正阳的建议不屑一顾,但是当连续几天沙正阳都没有去找他时,他自己都沉不住气,主动跑到沙正阳家里来了。

    “你这脚丫子也太臭了,赶紧给我冲一冲去!”把冯子材推到厕所,沙正阳这才回到屋里,整理了一下稿子。

    三万多字的稿子,足以有一个很好的开头了,他自己看过几遍,很笃定,应该可以火,当然后续还得要冯子材给力才行,但是沙正阳知晓冯子材的底蕴,只要他能接受并延续自己的这个风格,他相信没有问题。

    关键在于他能否接受自己为他开的这个头,如果他能像沙正刚那样兴致盎然,那一切就ok了。

    等到沙正阳上了厕所回来,他已经确定没有问题。

    冯子材如饥似渴的目光落在稿子上,一动不动,只是偶尔舔一舔嘴唇,抽动一下鼻翼,情绪似乎在随着小说的情节而起伏。

    二十分钟时间,冯子材已经把这三万多字的开头来回通读了两遍,意犹未尽的一摊手:“后面的呢?”

    “后面的就在你脑子里了。”沙正阳双手环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靠在办公桌旁,“比大薮春彦或者西村寿行的如何?雪米莉的呢?”

    冯子材吞了一个唾沫,想了好一阵,才有些艰难的道:“你这个和大薮春彦和西村寿行的风格截然不同,顶多有个别细节风格相仿,总体上看起来有些雪米莉的风格,但是比雪米莉的风格更饱满更扣人心弦,嗯,感觉也更真实和吸引人,‘东芝事件’我好像在哪份报纸上看到提起过,是《参考消息》吧,但也语焉不详,具体内容不清楚,你咋对这个情况这么了解?你们汉大有解密的东西?”

    沙正阳心中也是咯噔一声响。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一般国人对“东芝事件”的了解应该很肤浅或者说根本就不知晓才对,自己在这个小说里好像写得有些详细了。

    实在是前世自己一度对军事方面很感兴趣,“局座”以及一些军事节目都曾经成为自己的最爱,所以对“东芝事件”了解得多一些。

    “嗨,雷霆不是有香港亲戚么?时不时带几本时政杂志回来,有一本好像专门写了‘东芝事件’的,所以印象很深,正好可以用上了。”沙正阳迅速转开话题,“你先别管这些,我只问你,你觉得这部小说有没有搞头?”

    “我觉得有。”冯子材很认真的点点头,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怎么来形容你这个风格呢?”

    “优雅中不乏暴力,铁血中蕴藏柔情?”沙正阳似笑非笑的替他回答道。

    “对,就是这股子味道,你小子还真能总结啊。”冯子材猛地一拍手,脸上露出艳羡的表情,“没听说汉大中文系有多么大的名气啊,怎么你去混了几年咋就能脱胎换骨了呢?”

    “得了,别扯远了,咱们说现实的,你接着写,有没有把握?”沙正阳没理睬对方的感慨,“我琢磨着这一个故事可以写到三四十万字,正好一本,当然,也可以扩展为一个系列,这就要看你怎么来构思了,大框架我都替你弄了几个,但具体故事得你来。”

    “不好说啊,这风格我琢磨着模仿还是能行的,但未必能达到你这个原汁原味的状态,关键是你这个设定框架涉及的内容太宽泛了,很多我都不知道啊。”冯子材苦恼的挠着头皮:“要不还是你自己来弄吧。”

    不懂问度娘查知乎啊,若是前世中,肯定会引来这样的吐槽,但现在连互联网都还没有出现,哪里来的度娘知乎?

    “不行,我没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沙正阳断然摇头,“只要你觉得能模仿这个风格就行,至于其他,不懂的你可以问我。我只需要告诉你一点,你不懂的东西,其实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读者也不清楚,你没必要太过于担心穿帮露馅儿,另外雷霆隔两个星期就要回来一趟,我让他带几本香港那边的杂志和地图给你,顺带也可以介绍一下香港的地标性建筑,让你有一个感性认识,我估摸着你也就能出师了。”

    看见冯子材还在犹豫,沙正阳忍不住道:“才子,都说你是才子了,人家都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你看了那么多,我把头给你开好,框架给你铺好,不懂的还可以问我,就这样,你还不行,那你还能干啥?”

    终于被沙正阳这番话给打动了,反正呆在学校里也无事可做,有大把时间来消遣,还不如来试一把。

    沙正阳都能在一个星期里写出三万字,自己就算是笨一点,花上两三个月写上二三十万字总行吧?就算不行,那也没有啥损失,就当了了一个心愿,也省得自己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

    “行,那我就来试一试,我先写一段,到时候拿给你审一审稿,行,我就继续,不行就拉倒。”冯子材打定主意。

    “什么不行?你凭什么不行?”沙正阳把稿子塞到他手上,“没啥不行的,大胆写,自个儿琢磨一下就行,你没问题!”

    “那我就回去构思了,闲了一年多时间,总算是找到个正事儿干了,走了!”冯子材说干就干,拿起稿子就要走。

    “嗯,另外书商出版那边虽然还不忙,但是也得要记挂着,这种小说其实没啥大不了,放开写,说不定更受欢迎呢,但记住,擦边可以,但是不能越线。”沙正阳把冯子材送到门口。

    “我懂,比着市面上那些书来就是了。”冯子材飞身上车,早已没影了。

    *********

    努力码字,多给点儿票,多给老瑞一点有价值的书评鼓励,老瑞会认真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