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五十三节 谋万世,谋全局,预则立

第一卷 第五十三节 谋万世,谋全局,预则立

    “看样子你觉得这玩意儿不错?”沙正阳觉得能让自己这个弟弟如此兴奋,大有不忍释卷的感觉,说明自己选择的方向没错。

    “嘿嘿,不是有点儿意思,是太好看了!”沙正刚这些没经历过网文洗礼的小年轻哪里经得起这种小说的冲击,眉飞色舞,“哥,你得写下去,我保证,你这书如果能出版,绝对被人疯抢,真的!”

    “我没时间啊。”沙正阳无可无不可的道:“我也就晚上这点儿时间,哪有那么多精力来搞这个?”

    “那怎么办?”沙正刚急了,“哥,要不你干脆辞职算了,我觉得你就靠写这个小说,铁定能当作家!”

    是写手,不是作家,好不好?沙正阳内心吐了个槽,摇摇头,“就这几千字,你就把我的人生路都定了?你信不信把这话说给爸妈听,爸得把你抽死?!”

    缩了一下脖子,沙正刚稍微冷静了一下。

    就这几页稿签纸,就得要去撺掇兄长辞职去写小说,如果兄长真这么做了,估摸着老爸真的要把自己揍个半死撵出家门了。

    “哥,那你就业余时间来写嘛,我相信你这本书写出来,绝对会大受欢迎!”沙正刚咂着嘴,一脸不甘,“这个小说不写出来,我看不到结尾,我睡觉都睡不踏实。”

    沙正阳笑了起来,摆摆手,“我说我不写,并不代表没有人不写,更不代表这个小说不会写出来。”

    沙正刚一下子又来了精神,他脑子很灵活,思路很宽,“哥,你是说你要找人来把这本小说写出来?”

    “嗯,我和你子材哥商量过,这个小说我来写提纲,然后开头,并帮他设计一些情节,但具体内容和细节由他来完善。”在自己嫡亲弟弟面前,沙正阳自然没有什么遮掩的,径直道:“如果能出版,利益我和他均分。”

    沙正刚对冯子材也很熟悉,知道冯子材和自己兄长关系很好,犹豫了一下,“哥,好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你和子材哥关系好,我怕在经济上如果牵扯了进来,日后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呢。”

    沙正阳有些讶然的上下打量了自己兄弟一眼,看不出自己这个弟弟还有这般头脑,大为欣慰。

    “我考虑过,肯定会有一个约定,最初这么一两本我想也不至于,但以后如果要继续,那么肯定会有一个协议或者合同,到时候可以以你的名义来签。”

    “这样最好。”沙正刚舒了一口气,他有一种感觉,兄长写的这本小说肯定会大受欢迎,只要冯子材按照这个风格写下去,肯定会大红大火,虽然不知道写小说能挣多少钱,但是估计也不会是一个小数目,所以趁早要有约定协议最好。

    “正刚,不错,长大了,能考虑到这些层面了。”沙正阳满意的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头,“我和子材关系虽好,但是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为了些许经济利益而坏了感情,不值,所以我也和子材说过,他也认同。”

    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自家兄弟当然是可靠的,没有问题,但光靠自家兄弟肯定不够。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既然自己重新来这一遭,要想干出点儿像样的事业出来,就需要有人来从各方面来帮衬自己。

    就目前来说,虽然略微嫌早,但万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提早谋划肯定晚来临时应对强,沙正阳也希望早点选好几个帮手。

    而现在他无从考虑其他,只能从自己原来熟悉的同学朋友中选择人品信得过的来作为备选项,前世经历证明冯子材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但人也是会因为环境改变而改变的,沙正阳也不希望因为今世的这些变化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进而造成向反方向发展,那才真的是悲催了。

    “是啊,要说子材哥是个实诚人,这些事情只要提前挑明说清,反而不会出问题,就怕之前没说明,最后大家有了嫌隙,再要来弥补就难以让人满意了。”沙正刚接上话。

    “你知道就好,日后你若是和蓝海、彪子他们做事,也应当如此,兄弟情谊归兄弟情谊,但在经济利益上一定要分清,先说断后不乱。”沙正阳坐直身体,“汉钢那边情况怎么样?”

    “彪子他们找人去摸情况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但是什么时候发卖处理却不清楚,彪子他们也在找门路去摸底,估计还得要几天时间。”

    说到正事,沙正刚也恢复了冷静。

    “汉化总厂这边,海子还没和他爸说,也是考虑到八字还没有一撇,起码而要把汉钢那边的处理车事情落实下来再说。”

    “嗯,这样也好,我找机会给雷霆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说。”沙正阳吁了一口气。

    雷霆那边给他留得有电话,但要打香港就的要到邮电局去,一般单位都没有国际长途,明儿个还得要去跑一趟邮电局。

    见自己兄长没有提白菱的事情,沙正刚欲言又止,看在沙正阳眼里,也知道自己对方想说什么。

    “说吧,是不是白菱那里又有什么消息了?”沙正阳吸了一口烟,沉静的道。

    “呃,那小子我们查清楚了,就是汉化总厂的一个工程师,家是市里的,家庭条件好像不错,骑了一辆本田cg125,听说也要去sh学习,……,白菱姐分到厂里时,这个家伙就一直在纠缠白菱姐,不过最初白菱姐没有理他,后来……”

    后来,刘若英的《后来》还没有出现呢,自己就已经感受到了《后来》传递出来的气息和滋味了,沙正阳自我解嘲的想道。

    外因和内因皆有吧,沙正阳不认为白菱真的是移情别恋,内因才是根本。

    用前世网络上的话来说,自己的吸引力或者说人格魅力不够强大,才是妹纸离开的根本原因,至于那个高富帅也好,小白脸也好,不过是一个触发的诱因罢了。

    想得通这个道理,并不代表能够平静轻松的接受这个事实,高富帅横刀夺爱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还不如像前世那样不让自己知道这个现实,自己也能心安理得的当个鸵鸟算了。

    “这事儿暂时不去管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沙正阳摆摆手,抬起目光看向窗外,“各人有各人的路,能重合,能平行,也可能交叉而过。”

    沙正刚很少看到自己兄长用这样深沉的语气说话,语气里多了几分落寞,但是却仍然孤傲。

    他知道其实自己兄长并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个坚强,起码昨晚他就听到了自己兄长梦呓中仍然在喊白菱的名字。

    只是这种事情他真的无从插手,就算是去把那小白脸暴揍一顿又能如何?除了徒招人厌,还能有什么结果?

    *************

    第三更,求五星评价,请加入书单,请给点儿书评和本章说鼓励,最好是建设性有内容的建议和意见,老瑞会认真拜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