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五十一节 第一天,收获
    回到乡政府时已经是下午快六点了。

    整个衬衣几乎湿透,事实上在去红旗村那一趟时就已经湿透了一遍了,自然晾干,然后骑回来再湿一遍,这滋味可不好受。

    但沙正阳觉得自己这一趟去红旗村还是大有收获的,第一算是了解了一下红旗村现状,第二认识了高柏山这个人,建立起了初步的关系,双方的印象还不错。

    至于高长松那里,人家连郭业山的面子都不太卖,遑论自己一个新来的小干部?

    沙正阳也没觉得啥,倒是对高长松的性格有些佩服。

    简兴国还没有走,看到沙正阳回来,关心的道:“正阳,这日头太毒了,以后要下村最好上午去,自己也带个水杯吧,不然受不了。”

    “谢谢简主任关心。”沙正阳觉得简兴国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变化,早上自己才来,他对自己有些冷淡,但是党政办公会后,又略有改变,自己从红旗村回来,似乎又有些变化。

    “高长松不好打交道,他资格老,脾气又臭又硬,镇上领导基本上都被他骂过,谁都不愿意去挂点红旗村,最终还是落到郭书记头上,你去可得要有挨骂的准备,怎么样,他没骂你吧?”简兴国笑眯眯的道。

    “还行,还行,现在基层工作也难做,就算是有些怨言态度也很正常。”沙正阳也没有多说。

    简兴国见沙正阳含糊其辞,估计对方也是碰了钉子,不过对方态度很坦然,看不出什么情绪,让简兴国对沙正阳又高看几分。

    郭书记对他很看重,接触了一下简兴国也觉得这小伙子不卑不亢,从下村态度来看,工作积极性也有,碰了钉子还能保持着乐观和克制的心态,在这些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里边,也算不错了。

    只是不知道为啥在县府办都呆不住?

    “对了,正阳,郭书记说了,你熟悉了情况之后,这段时间主要就是抓‘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合格党员’活动工作,听说你文笔不错,那正好,先收集素材,然后尽快拿出实施方案来。”简兴国看着沙正阳道:“有没有问题?”

    “坚决服从安排。”沙正阳感觉到简兴国态度变化,自然也就要投桃报李,“有简主任你把关,我心里踏实,有什么问题我会及时向您汇报,我的初步打算是这样的……”

    十多分钟,沙正阳头脑清晰口才上佳的印象就深深的烙在了简兴国脑海中,让他不得不承认重点大学中文系加县府办出身的沙正阳的确要比那些寻常大学生强不知道多少倍。

    回到家里时,已经六点半了,沙正阳冲了一个澡,换了一身体恤短裤,顺带把桌上的半缸子冰镇绿豆汤灌进肚子里,顿时觉得全身都通透了许多。

    晚饭沙正刚又没回来吃,饭桌上沙正阳替弟弟解释了几句,招来母亲的一阵埋怨,这种感觉对沙正阳来说却是格外的温馨,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这种滋味了,甚至比男女之情还要让他沉醉。

    母亲过了2002年之后摔了一跤,股骨头粉碎性骨折,据说老年性缺钙造成,便行动有些不便了,而后由于行动不便也使得身体状况日渐下滑,到2017年时已经卧床不起了,而忙碌的工作也让沙正阳没有多少时间去陪母亲。

    还好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两夫妻相濡以沫。

    经历了这么一个轮回之后,沙正阳才深刻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父亲和母亲才是永远都只会替儿女考虑的人,他们对子女的爱不带有任何杂质,至少沙正阳认为自己的父母是如此。

    本来父亲一直希望在退休后带母亲去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但是母亲腿受伤之后,这个愿望便再也难以实现了,这也是沙正阳前世中最大的遗憾。

    吃完晚饭,沙正阳坐在办公桌前,扭开台灯。

    上班第一天的感觉还过得去。

    郭业山对自己还算看重,连带着简兴国也对自己高看了几分。

    专题活动任务压在自己身上,但是也算有些眉目了,这一点沙正阳还是有把握的。

    干了那么多年的办公室主任,文笔材料功底那早就炉火纯青了,可以说信手拈来,篇篇都能让领导看得赏心悦目。

    这都是些务虚的活儿,熟能生巧,前世经历可以为沙正阳节约许多时间和精力。

    红旗酒厂的事情,自己有些想法,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得慢慢来,但沙正阳已经把这件事情确定为自己下一步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甚至比专题活动工作更重要。

    因为他感觉自己如果要想在小小的南渡镇迅速起飞,恐怕就得要落到这个酒厂身上,机会难得。

    这些都是工作上的事情。

    剩下的就是工作外的事情了。

    沙正阳心思慢慢沉静下来。

    白菱的事情仍然让他有些丢不下。

    哪怕经历了这么多,这感情还真的就这么奇怪,剪不断理还乱,说得好啊,沙正阳下意识的撇了撇嘴。

    谈论别人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轮到自己就不一样了。

    白菱究竟是什么原因要离开自己?

    是真的外边有人,还是觉得和自己在一起没有了激情?

    又或者外面的世界太过精彩,让她真的觉得要寻找一个更符合她心目中的目标?

    或者几方面因素都有?

    沙正阳不确定,但不管哪一种,沙正阳都一样难受。

    只不过如果是被别人横刀夺爱,作为男人的面子更是搁不下而感到更难受罢了,但究其本质都是一样,那就是自己无法给她一个更完美的世界。

    想到这里,沙正阳嘴角从下撇转为微微翘起,那自己现在能给她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她还能回头么?

    也许会,但那又如何?

    开裂的镜子就算是拼合好,就能再无印痕么?

    这些道理沙正阳都懂,可为什么就割舍不下呢?

    使劲儿甩了甩头,站起身来,沙正阳压抑着内心的情绪,狠狠的挥出几拳,像是发泄。

    他很想嚎叫几声来发泄,但怕给父母带来更大的困扰,只能憋着。

    良久,沙正阳才慢慢坐回木椅中。

    有些事情不能去想,越想越丢不开,最好的办法是用其他事情来排解分散注意力。

    ********

    今日上班第一天,三更!啥也不说,求票,请兄弟们加入书单,给个评分,多来点儿鼓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