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四十四节 融入
    沙正阳的南渡生活就从打开水开始,虽然刚参加工作时在县府办里也是打开水开始,没想到一年之后,却还沦落到南渡镇来重新从打开水开始,沙正阳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打完开水回到办公室时,办公室里已经有了同事,而简兴国也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召开党政办公会去了。

    好在党政办人并不多,除了简兴国外,还有一个副主任刘家国和普通干部谷秀华。

    “刘主任,我是新来的沙正阳,才来报到。”放下暖水瓶,沙正阳便自我介绍,他清楚在乡镇上如果还要腼腆矜持,那就真的很难获得认可了。

    “哟,小沙啊,来这么早?嗨,才听说你要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刘家国年龄要比简兴国小五六岁,有点儿像个油腻中年男,头发梳得很光滑顺溜,一副眼镜架在鼻子上,看人始终感觉像是在审视一般,不过态度倒是挺热情,“这一位是咱们党政办的谷大姐。”

    谷秀华这是一个中年妇女,文化程度不高,在党政办主要是各种杂务。

    像乡镇里的办公室情况都这样,人少事杂,一人多能。

    像刘家国主要是负责党政办的各种会议材料准备以及副职工作中的一些安排讲话。

    简兴国除了主持党政办日常工作外,则负责主要领导的会议讲话材料和重要会议筹备及资料准备。

    而谷秀华则主要是除开这些文字性资料工作之外的杂活儿,包括会务准备、文件签收、保密检查、日常采买等。

    另外党政办还有一个临聘人员,那是一个小姑娘,只要负责打字和档案管理,这两天生病没有来。

    “谷姐你好。”

    中年妇女也很好奇,看样子也是一个性格直爽却又有些八卦的女人,见沙正阳挺客气,也就没那么多隐晦:“嗨,小沙,你在县府办干得好好的,咋就想要下乡了呢?”

    一句话就问得刘家国直翻白眼,而沙正阳也是有些尴尬,不过沙正阳还是早有思想准备,笑着应道:“谷姐,我是革命一匹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再说了,刚批准我入党,大概觉得我应该在基层去锻炼才合适,所以就下来了。”

    “就这个原因?”谷秀华显然是一个思维比较简单的人,虽然没有一下子相信,但是也是半信半疑,“那小沙你可就亏大了,现在谁还愿意下乡啊,除非是提拔,光是一张党票就把你给弄下乡,你这也真是上了大当。”

    “谷姐,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还有我自己的一些因素。”沙正阳平静的道:“才参加工作,许多事情还不懂,在县府办工作的时候有些工作没做好,领导不太满意。”

    有些事情迟早别人也会知晓,沙正阳索性坦率挑开,朱伟忠对自己不满意许多人都知道,这也没啥,早点儿挑开反而免得一些人在里边作祟。

    “哦,原来如此。”谷秀华一脸恍然大悟,然后又有些愤愤不平,似乎是被触动到了某股神经,“你也才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又没经验,哪有那么容易就能上手?这些上边的领导都是些吹毛求疵的**儿虫,根本不管下边人做事情的难处。”

    “谢谢谷姐替我打抱不平了,不过不下来,怎么能认识谷姐这样的热心人呢?”沙正阳笑着道:“我觉得没啥,反正年轻,到乡镇上也一样,南渡这么近,几分钟就能到家。”

    刘家国也一直观察着沙正阳,他在县里也有些关系,县府办副主任鲁明和他很熟,昨天通电话时就提到过这事儿,但现在看起来这个前r县长秘书也不是像鲁明所说的那么不堪,很有点儿城府,几句话就把这谷秀华逗得眉花眼笑。

    沙正阳早已经摆脱了各种情绪,迫使自己尽快投入状态,所以当简兴国开完会回来时,沙正阳已经和刘家国与谷秀华聊得格外热闹了。

    “小沙,刚才党政办公会议研究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先在党政办工作了,对了,你这会儿到郭书记办公室去一趟,孔镇长那边也要去一下,其他领导那里就看情况。”

    简兴国见沙正阳与刘家国和谷秀华这么快就熟络起来,也有些意外。

    都说这个前县长秘书性格不那么招人喜欢,在县府办呆不下去了,要不也不会被发配下乡,但没想到却能这么快就能和乡里干部打成一片,完全看不出哪里不招人喜欢,连守门的老吴头都对他印象颇好。

    郭业山的办公室在主楼的左侧二楼最靠边的一间。

    沙正阳进门时,郭业山正在打电话。

    给了沙正阳一个手势示意,郭业山继续他的电话:“z县长,我知道,南渡的情况你也清楚,今年财政税收入库进度不太理想,主要还是农业税水利费拖了后腿,我们正在抓紧时间安排布置,嗯,我知道,这夏粮丰收,可丰收不代表增收啊,粮价低迷,农民腰包里没钱,税费和双提款的收取肯定就有难度,……”

    电话打了好几分钟,沙正阳注意到郭业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估计也是县里对农业税水利费上缴开始催起来了。

    汉都这边按照惯例,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镇村统筹提留都是要在夏粮收割之后就要开始大面积的收取了,这也是乡镇和村组现今最重要的工作。

    可以说在乡镇企业不太发达的乡镇,这项工作的工作量要占到乡镇、村、组三级基层组织百分之六十以上,而在村组这一级,更是要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他百分之二十是计划生育,然后还有百分之十就是其他。

    催粮催款,刮宫引产,这两项工作可以说是当下乡镇村组最重要的两项中心工作,可以说关乎乡镇一年工作业绩,丝毫不为过。

    南渡也是一个典型的农业乡镇。

    虽然挨着县城边上很近,但是紧邻柏溪,沙土地多,土质不佳,乡镇企业也不太发达,不像北郊的洛溪镇、高碑乡、东边的东沱镇以及西面的西水镇,都是乡镇企业较为发达的乡镇,有工商税收支撑,在这方面就要压力小得多。

    每年县里对农业税水利费上缴都有时限,如果不能及时完成,那么县里给乡镇的返还奖金将会打折扣不说,年终还要扣分。

    所以在很多时候,乡镇如果不能按时从农民手中收取回来农业税和水利费,就不得不去信用社或者合金会贷款,先行把上缴款项交上,然后再来想办法慢慢收取。

    而许多时候一些农户会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意或者无法缴清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双统筹提留款,这种欠款一旦超过一年,就会变成历欠,而收取历欠的难度更是超过了农村工作中任何一项工作。

    对于当下的乡镇来说,农业税水利费以及乡村统筹提留是最重要的工作,农业税和水利费收取是县委县政府交给乡镇一级政府最重要的任务,而乡村统筹提留则是维系乡政府和村一级基层组织“生存”的基本来源。

    *********

    再求五千张推荐票,老瑞很需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