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四十三节 边缘人
    来南渡镇之前他也曾经考虑过如何更快的融入到这个群体中。

    南渡他不熟悉,不像西水,有前世记忆,他自己能几下子就打开局面,但是南渡他一无所知。

    前世中他在西水呆了六七年,而等到他担任副县长时,已经是十多年后的事情,而南渡的干部早已经换得一干二净了。

    要想迅速融入进去,除了靠自己的工作能力外,还得要讲人缘关系,所以沙正阳一来也是抱着很低的姿态来的。

    哪怕是在准备烟的时候,他都是思考再三。

    这年头,一般县领导抽的是红塔山,县里机关部门领导和乡镇领导一般是抽红塔山和阿诗玛居多,要看情况。

    也有抽外烟的,比如三五、万宝路和健牌。

    像一般干部,基本上都是抽红梅、红山茶、翡翠居多,经济拮据一些的大概就抽黄果树、甲秀这一类了。

    最终沙正阳还是选择了红梅。

    红梅在中档烟中最受欢迎,比红山茶和翡翠略贵几毛钱,也算是滇烟中的代表,很受汉川烟民的欢迎。

    三块多钱一包的烟在乡镇上,既不算掉份儿,也不像红塔山和阿诗玛那么刺眼,毕竟自己也只是一个刚毕业一年的大学生,就连一般的副镇长都还在抽红梅的时代,能拿出红梅来散烟,已经不错了。

    老吴头很高兴的接过烟点燃,顺手也为沙正阳点燃。

    沙正阳能抽烟,但是没瘾,更多时候是凑兴,可抽可不抽,但这个时候他要点上,这是拉近双方距离最好的方式。

    “小沙,开水房就在这边平房背后,那后边是伙食团,就挨着伙食团,有个锅炉,你直接去接就行了,每天都烧好了。”老吴头笑眯眯的,态度亲热,“马鸭子脾气大,你莫理他就行。”

    “谁是马鸭子?”沙正阳一愣。

    “嗨,就是伙食团的团长,烧得一手好鸭子,魔芋烧鸭,苦瓜烧鸭,青豆烧鸭,每样菜都能烧出一个味道来,你日后就知道了。”老吴头挥挥手,“他要叽叽歪歪,你莫理他就行了。”

    看样子这伙食团烧开水的也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否则刚抽了自己红梅烟的老吴头不会这样提醒自己。

    转过平房,背后有一个菜园子,葱、蒜、莲花白、莴笋、茄子、丝瓜这些日常蔬菜种了一大片,看样子也是那位马鸭子的手笔,倒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

    几步走过去,沙正阳取下瓶塞,凑着水龙头接水,水很烫,刚接完一瓶,便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哪个在哪里接水?”

    “是我,马师傅,我是新来的小沙。”沙正阳抬起目光,一个矮胖粗壮的男子一边拴皮带,一边走过来。

    “新来的?”脸上一脸麻子,贼亮的目光倒是很刺人,上下打量沙正阳一番,“我昨天听他们说有个县长秘书要发配到我们镇上来,就是你?”

    沙正阳也没想到自己人还未到,早已经在镇上传开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也不知道郭业山是如何给自己定位的,是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人才呢,还是有意要来折辱一下自己?

    不过好像没听说郭业山和曹清泰有啥不对路啊,而且曹清泰来银台时间太短,几乎还没有来得及进入角色就离开了,这郭业山也不至于如此无聊才对。

    “嗨,马师傅,啥县长秘书,就是大学刚毕业分到县府办,跟着县长跑了几天腿,县长调走了,我就回政府办了,这不大学生要下乡充实乡镇,就下来了。”沙正阳又递给了对方一支烟,拿出打火机替对方点燃。

    乡镇政府里边,最难打交道就是大门门卫、食堂厨师、小车司机这一类边缘人。

    他们大多是些临聘人员,哪怕他们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比许多正式干部更长,工作更辛苦,但是收入最少,地位最低,所以当你没有当到主要领导时,对这些人都要客气一些,否则没准儿这些人啥时候给你作一下怪,就得让你难受好久。

    沙正阳不确定自己会在南渡镇呆多久,虽然他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这一次下乡充实锻炼,但是具体怎么走,他现在心里也还没数。

    看沙正阳态度还算恭顺,马鸭子点点头,深深吸了一口,蓝烟从鼻孔中冒出来,“当过县长秘书的人,来咱们镇里怕是太委屈了,吃得了这个苦么?”

    “马师傅,我也是普通人家出身,我爸妈都和你一样,饮食服务公司的。”沙正阳笑了起来,他觉得这马鸭子挺有意思,问起话来像模像样。

    “饮食服务公司的?姓沙?沙安仁是你爸?”马鸭子一愣之后,态度一下子就大变,满脸热情。

    “马师傅认识我爸?”沙正阳也是颇为惊讶,没想到在这里都还能遇到熟人,不过他从未听过父亲提起过这个人。

    “嗨,我认识你爸,你爸不认识我。”马鸭子极为热情的帮沙正阳灌满热水,“十多年前我去县里学厨师,你爸给我们那帮学徒教了好几堂课呢,我这烧鸭子的手艺也算是跟着你爸学出来的。”

    “马师傅太客气了,我知道我爸的手艺,烧鸭子可不是他的拿手菜,这烧鸭子的本事肯定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沙正阳连连摇头。

    “嘿嘿,也算吧,但当初的确是你爸教了我们几天,当然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悟性也不够,只会那么三招两式,所以只能在这伙食团里充大拿,比不得你爸在大饭店里当大厨。”马鸭子笑了起来。

    “嗨,***不是教导我们说,革命工作不分贵贱么?”沙正阳笑着道,有意拉近双方的距离。

    “读过书的人是不一样,随口就能有***语录啊。”马鸭子很认真的看了沙正阳一眼,“我儿子在银台中学读高一了,可是心有些野,不知道小沙能不能找个时间帮我教训教训他?”

    沙正阳也没想到马鸭子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来,不过他感觉得到,既然这马鸭子在老吴头嘴里是一个有些不好打交道的人,但是却因为自己父亲的缘故迅速和自己关系拉近了。

    这里边更多的还是出于对自己父亲的信任缘故,沙正阳不想辜负这份信任,所以也就很爽快的点点头:“好啊,有时间我和你儿子说一说,要说几年前我也是银台中学毕业的,算是他的学长了。”

    马鸭子很高兴,连连表示感谢,沙晓赶紧谦虚了一番,这才在马鸭子热切的目光中离开了。

    *********

    兄弟们,十二点了,投出你们的推荐票吧,新书打榜期啊!急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