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四十二节 初至
    自行车滑入镇政府大门,沙正阳知道自己还是来得有些早了。

    这一个小院子,一幢两层楼楼房正对大门,两旁各自还有一排平房,中间一个坝子,用水泥打成的地坪已经有些破烂,紧挨着左侧车库的地方有些位置已经露出了坑洞,几株杂草从坑洞边缘冒出来,在晨风中摇曳生姿。

    还是记忆中的那样,当中一株巨大的皂角树矗立,还专门用一个水泥台将其围拢来充当转盘,进出汽车绕着这株皂角树一圈完成掉头。

    在两边的平房外侧,还种植着十来株香樟树,香樟树都有碗口粗,能够替平房遮挡一些炽热的阳光,两米高的围墙围成了一个大“口”字,只不过在“口”字的前端开了一个大门。

    守门大爷瞅见了陌生人进来,忙不迭的出来,“干啥的?这么早,还没上班呢。”

    “大爷,我是新来的,来报到。”沙正阳飞身下车,这动作许久没用,都有些生疏了,险些摔了一跤。

    “新来的?噢,我知道了,新来的大学生是吧,来这么早?”大爷粗糙的手掌如同老旧的树皮,精神却是矍铄,一只手应该是有些残疾,声音洪亮,格外有力。

    “是啊,大爷贵姓,第一天,总得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不是?”沙正阳开始丢开一路上的遐想,进入状态,脸带笑容道。

    “免贵姓吴,你叫我老吴头就行。”守门大爷很是热心,“党政办简主任来了,他每天来得早,要不你先过去和简主任打个招呼吧。”

    “好,谢了大爷,我叫沙正阳,你叫我小沙就行。”沙正阳乐呵呵的点点头,和吴大爷挥了挥手,“吴大爷,我先过去了。”

    看见沙正阳推着自行车向里边走去,老吴头脸上有些好奇,嘟囔着:“不是说是县长秘书被发配下来的么?怎么这么客气,不像啊。”

    乡镇上的编制机构各地不尽相同,有些混乱,而且也根据各地实际情况经常进行裁并,一直要到98年撤乡并镇之后才开始逐渐规范,但还是会根据各地实际有所不同。

    像南渡镇,就设置了党政办或者就叫办公室,还有经发办(含企业办、安办)、农办(含农技站、农经站、林业站、水管站)、社会事务办(含司法所、文化广播站、残联)、财政所、国土所、建环所、计生办、治安室,另外还有诸如工业公司、合金会、农机公司(农机站)这些隶属于政府管辖但已经单立出去的自主经营的单位。

    也还有不属于乡镇政府管辖,而是上级职能部门直接的派出机构或直管单位,比如公安派出所、电管站、农村信用社、邮政所、畜牧兽医站、粮站,这些单位或者派出机构虽然在人事上不属于乡镇政府管辖,但是工作上却有求于乡镇党委政府甚多,所以很大程度还是听从乡镇党委政府安排。

    一个乡镇的正式干部多的不过二十来人,少则十来人,除开这些正式干部外,还有两类人员在乡镇政府中充当主力角色,一类是招聘干部,一类是临聘人员。

    招聘干部多以八大员为主,比如公安员、林业员、农技员、水管员、电影放映员等,他们没有正式编制,多是县里各局行或者乡镇自行招聘,但工资奖金都基本上按照正式干部待遇对待,等到有编制时候再论资排辈来进行解决。

    而临聘人员就简单多了,多是乡镇部门招聘的临时工作人员,一般合同一年一签,长不过三年,简单地说就是临时工。

    南渡镇政府大院是这个年代最典型的乡镇院落,两层楼的主楼,左为尊,所以沙正阳不用想直接就往左边走,果不其然,党政办牌子挂着左边山间,最里边的那一间应该就是主任的办公室了。

    门打开着,沙正阳还是在门口敲了敲,“简主任。”

    来之前沙正阳也还是作了一番功课的,南渡乡麻雀虽小,但肝胆俱全。

    书记镇长各一人,党委副书记二人,一名是专职分管党务副书记,同时兼任纪高官,另外一名副书记则主抓企业经济,兼着经发办主任和乡工业公司经理,三名副镇长则各管一块,还有一名党委委员兼武装部长。

    党政办主任简兴国同时也是南渡镇党委委员,沙正阳对对方还是有些印象,四十来岁,平素没多少笑容,但也仅止于这个印象了。

    “谁?”提着热水瓶正准备泡茶的中年男子随口问道。

    头发花白,一件略略有些老旧发白的灰色西服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从南面打工回来的农民工,这就是简兴国?

    沙正阳有些对不上模样了。

    “简主任,我是沙正阳,来报到。”沙正阳定了定神,赶紧道。

    听到沙正阳的声音,男子转过身来,方脸黑面,看沙正阳提着一个包,点点头:“小沙啊,这么早就来了?唔,来得早是好事,先把东西放下吧。”

    沙正阳连忙放下包,伸手要去接过简兴国手中的热水瓶,“简主任,我来吧。”

    “嗯,不用了,你来也正好熟悉一下情况,隔壁办公室里还有两个热水瓶,你去把昨天的水倒了,去找老吴头问一问,到开水房去打两瓶水回来。”

    简兴国上下打量了一下沙正阳,摆摆手,示意自己这边就不需要了。

    沙正阳略一愣怔,自己才来,这位简主任可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啊,直接安排自己去打开水。

    虽说也早就有思想准备,但是沙正阳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表面上却半点神色不表露,点点头,“好。”

    转身出门,沙正阳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调整情绪。

    自己好像还沉浸在县长秘书的身份中,对这种本来到新单位第一天就该俯身做小的感觉还没有适应。

    虽然不认为自己就该如此,但是入乡随俗,他得先适应,然后再来改变。

    隔壁两间办公室都是党政办,办公室门都开了,但是干部们还没有来,沙正阳分别找到热水瓶,然后来到门口。

    “吴大爷,开水房在哪儿?我得去打两瓶水。”沙正阳顺带从包里摸出一包红梅,抖出一支递给对方。

    ************

    十二点打榜,兄弟们请把你们的推荐票准备好,俺要冲榜,求一万票!官文本身就是养成型的小众,字数少就更难吸引人,之所以有那么多铺垫,老瑞也是希望把这本书写得更丰富多彩一些,兄弟们放心,老瑞为这本书已经构思了大半年了,存稿也不少,请兄弟们多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