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四十一节 不能太Low
    从饮食服务公司宿舍出来,沙正阳蹬上自行车,清晨的凉风掠过面颊,很舒服,连带着沙正阳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今天是7月1日,星期三,也是自己必须要到南渡去报到的最后一天。

    沙正阳没有矫情,但也没有那么主动,既然给了自己三天时间,他没理由不用足。

    手里的事情真不少。

    一边要帮“冯文豪”梳理一下第一本书的大纲和开头。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哪怕有着前世中对网文小说的深刻理解,但是毕竟提前了十多二十年,这个时代读者的口味未必就和二十年后一样,如何既要有超越时代的新颖独到,同时又要结合这个时代读者的喜好,也是让沙正阳煞费苦心。

    必须要一炮而红。

    否则不但难以打开局面不说,估摸着“冯文豪”也好丧失继续写下去的信心了。

    其实要编撰故事情节细节不难,只要对冯子材稍加指点,对方就能领悟得到,但是要把这一个故事的大纲给勾勒出来,而且要环环相扣,不至于写崩,那还得好好琢磨一番。

    除了要为“冯文豪”量身打造一本新时代的警匪黑帮流行小说外,沙正阳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汉化总厂的事儿。

    白菱的事儿和买车揽活儿的事情,两桩都和汉化总厂有关,不过这两桩事儿只是让沙正阳挂心,具体跑腿轮不到他。

    但往往是这种挂心的事儿更让人纠结烦躁。

    写书码字的事儿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白菱和买车揽活儿的事情还没有消息。

    沙正阳也知道没有那么容y县里和汉化总厂、汉钢这些省属国企都还有些距离,这些省属国企更像是一个封闭的社会,有自家的生活区,有自家的商店、电影院、菜市场、学校、医院,所以h县里的接触不算多。

    以读书为例,两大厂的子弟校每年分配来的师范大学毕业生不少,但是教学水平却总是上不去,真正想要在高考考个好成绩的两大厂子弟,还是的要去银台中学或者东关中学读书。

    也幸亏有蓝海这个厂子弟,才免了沙正阳自己去找人来了解情况。

    从饮食服务公司宿舍到南渡乡政府直线距离也不过就是三公里,但是如果走街上沿着大南街、小南街再到外南街,出外南街,这一段都是县城里比较热闹的地段,骑自行车速度不快,除了外南街还有一段省道206,这一段大概有三里地,林林总总算下来得十分钟。

    如果想要图快,那就直接从西外街绕出去上省道206,省道上只要贴边儿走,自行车蹬得风快,七八分钟就看到乡政府的大门了。

    沙正阳就选择的走城外。

    虽然已经有好几天了,但是沙正阳还是觉得映入眼帘中仍然是满目的回忆,每一点每一滴都能勾起他许多回忆。

    像路边那巍峨的白塔,始建于南宋,后来因兵灾被毁,在明代重建,2012年后扩建为白塔山公园,成为银台环境最好的公园,而环绕在白塔山一线的房价更是暴涨。

    前世中他2017年随市委领导下去调研时就听到说白塔山公园西侧新开盘的恒大御景湾开盘就价就突破了一万,而早几年在白塔sx南面的御览山庄,是典型的独栋别墅和联排别墅区,独栋别墅一幢交易价就超过了一千二百万,这在汉川省已经算是相当可观了。

    像柏溪河上的清代石桥,造型优美,尤其是石桥栏杆上的石雕,以本地的各种历史传说为题材,雕工精细,栩栩如生,虽然历经两百年,依然清晰可见,可惜在九八大洪水被冲毁。

    现在这一切都一一重现在他眼帘中。

    前世他长到十七岁考上大学,然后四年大学到了汉都市里,再重返银台,又一口气在银台工作了十八年才离开银台去了天马区。

    所有这一切都让他感触满怀,一切都重来,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这一生白白浪费。

    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前者于私,关乎感情和兴趣,后者与公,则是家国情怀的抱负,这也是这几天沙正阳闲暇之余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来此一遭,如果只是醉心于挣钱泡妞装逼,或者只是想一门心思当个官僚,以级别职位来论英雄,那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人生赢家,但对于自己来说,就无疑太low了。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自认为以自己几十年的记忆,只要横下心来去钻营,无论走哪条道,都能走到一个不低的位置,但有意义么?

    取代二马,碾压万达恒大,勾勾手指几大青衣四小花旦纳头就拜,鼓掌啪啪啪,任君采撷,但那有多大意义?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不会有太大改变,对沙正阳来说,那就是失败。

    他的愿望,既然来此一遭,那么就要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起码应当要给自己这周围的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他也盘算过,要做到这一点,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从商搞企业,如二马老任雷布斯一般,用技术和资本加上理念来改变世界;二是从政,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从政是最能实现家国情怀的抱负的。

    在沙正阳看来,以自己的前世记忆,无论是走哪条路,都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前者只要能把原始积累做起来,到后期就是见识比知识和资本更重要的阶段了,而见识他最不缺;而后者,以自身的履历经历,相信也可以少犯很多错误,少走许多弯路,而这也意味着他成长速度会超乎寻常,甚至可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他给自己做出的初步选择是继续前世的路——从政,因为他认为在这条路上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能够给自己周围的世界带来更大改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放弃另一条路径,那一条路他可以选择一些伙伴、朋友来走,甚至可以和自己做的事情相辅相成。

    自行车沿着省道206飞快的奔行,沙正阳已经许多年没有骑过这种纯粹的自行车了,倒是以骑游健身为主的赛车还应景式的玩过。

    这种老式自行车骑沙正阳现在起来很有些新奇感,时不时的把脚踏子向后一阵猛蹬,哗哗哗的链条回旋声,听起来格外动听,连带着动作似乎都潇洒了许多,宛如《赌神》中小马哥走入赌场时的那一瞬间。

    ***********

    兄弟们,不能low啊,给点票呗,今天三更,十二点还会有一更打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