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四十节 化险为夷
    看看其他办公室里其他诸人的面部表情,就能感觉到他们都对自己有些不以为然,这让朱伟忠也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陈鹤这厮,居然给自己来这么一手偷袭,弄得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在这样纠缠下去,恐怕只会让这些人对自己的看法更不好,而且太过于刻意针对沙正阳,也会让外界对自己的胸襟更有非议。

    朱伟忠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方面的弱点,贾书记就曾经善意的提醒过自己,他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若是自己继续不依不饶,传到贺书记和贾书记耳朵里,尤其是贾书记极有可能马上要当县长,只怕对自己的观感就没那么完美了,对自己的发展也更为不利。

    朱伟忠其实并不是不清楚自己的毛病,他只是觉得自己不过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兼嫉恶如仇”,见不得一些人罢了。

    像沙正阳这种表现平庸的角色,呆在县府办里就是占名额,把沙正阳弄出去,下一步县府办也可以调入新人,他也早就有看好的人选。

    不过自己还想要再进一步就由不得自己的喜好,这一点朱伟忠还是很清醒的。

    年底有一名副县长会到人大去,空缺出来一名副县长职位,加上这一轮贾国英很有可能会晋位县长,那么整个县委县府里边都会有一轮动作,空缺出来的副县长可能有两个甚至更多。

    朱伟忠知道自己还面临着诸多的竞争对手,像西水镇的桑前卫、东沱镇的姚渊,甚至还有南渡的郭业山,实力都不俗,都各有优势,自己并不占优。

    除了桑前卫据说可能要直接出r县委办主任外,像姚渊和郭业山都是盯着副县长位置在,加上还有可能会从市里直接下派而来的人选,朱伟忠觉得这一仗自己还真的没有太大把握。

    这个时候自己就更不宜引来外部的非议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到这里,朱伟忠知道这事儿自己只能暗自吞下这口恶气了,再纠缠下去,得不偿失,自己何须和沙正阳这种不值一提的人较劲儿?

    真以为自己是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就不得了了,去乡镇好好打磨打磨就会让他明白这个世界多么的现实。

    皮笑肉不笑的瞄了一眼陈鹤,朱伟忠压住内心的郁闷,点点头:“陈主任说得很好,年轻同志的确有很多不足和缺点,但是优点和积极性也还是要鼓励,希望年轻同志在被吸收入党之后要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陈鹤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朱伟忠不依不饶,毕竟对方是主任,是支部书记,如果说对方先来一招暂停会议,下来再和别的几位打招呼,还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现在看起来,朱伟忠还算是明智,纠缠下去,沙正阳固然无法被吸收入党,但是朱伟忠一样要落个刻薄寡恩心胸狭窄的坏名声。

    连一个马上就要离开的干部入党都要卡一卡,足见此人心胸,这个名头要背上,他朱伟忠想要竞争副县长就要成为被人攻讦的把柄了。

    县府办支部会议终于散了,一个圆满的大会,胜利的大会,通过了吸收沙正阳和韩轩二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支部决定,预备党员时间从即日起,并报机关党总支。

    陈鹤下来回到办公室,感觉也有些疲惫。

    虽然支部会议只有短短半小时,但之前陈鹤做的工作可不少。

    提前有针对性的向其他党员表明态度,同时也隐晦的表明多争取了一个名额是考虑到韩轩虽然考察期刚满,但考虑到韩轩表现不错,所以一并解决。

    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就让办公室里一干党员们都觉得沙正阳的确该优先考虑,而韩轩也应当争取解决,现在既然有两个名额,自然也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

    当然这也是利用了朱伟忠不愿意在这件事情纠缠不休,更不愿意闹大有很大关系。

    也算不负z县长的嘱托了。

    之前赵嵩的嘱托也让陈鹤有些惊讶,他印象中赵嵩和沙正阳可没啥交情,至于曹清泰和赵嵩关系不错,那也仅限于二人之间,轮不到这个并没有入曹清泰眼的秘书。

    他并不知道沙正阳在得知自己去南渡之后就把情况打电话向曹清泰做了报告,而且很委婉的表示希望在去南渡之前把入党问题解决了。

    沙正阳很清楚陈鹤对帮助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动力,顺水人情可以做,但是要冒和朱伟忠对决的风险,沙正阳很怀疑陈鹤有没有这个魄力和勇气。

    可如果有赵嵩的叮嘱,相信陈鹤就可以和朱伟忠掰一掰手腕了,而且如果得手,也有助于陈鹤建立自己的威信。

    事实证明,沙正阳的谨慎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

    已经记不清南渡乡政府的模样了,前世中给沙正阳最深的印象就是乡政府大院里有一颗三人抱的皂角树,据说树龄有千年。

    但后来老乡政府划给了乡敬老院,新的乡政府搬到了距离集镇两里地的新街上去了,没隔多久,沙正阳就调离了银台,就再也没有去过南渡。

    自行车是家里的,半新旧的凤凰二六圈。

    原来沙正刚骑过一段时间,但是沙正刚嫌太矮,就丢在家里。

    沙正阳重新买了一辆二八圈的永久交给沙正刚,这辆自行车就放在了家里做替补,现在也正好就成了沙正阳的“坐骑”。

    用废机油好好擦拭了一番,二六圈的凤凰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五六年车龄的老车,铃铛声清脆,再加上新换的坐垫,怎么看都是光泽照人的一辆新车。

    沙正刚早已经起床出去跑步起来了,作为体院学生,沙正刚对自己要求比沙正阳高得多,沙正阳只是一个两千米就回家,而沙正刚则要跑够五千米,还要活动一番。

    沙正阳觉得自己这个弟弟什么好习惯没多少,但是每天坚持锻炼倒是一直支持以恒了,从初中时代开始,连带着自己都被沙正刚带着一并喜欢起锻炼来了。

    只是沙正阳却没有沙正刚那么好的体育天赋,看似样样精通,其实门门稀松,游泳耐力不如沙正刚,打篮球被沙正刚碾压,跑步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久力都一样不及,羽毛球更是被沙正刚屡屡打爆,所以沙正阳最不喜欢和沙正刚一起锻炼,顶多就是一块儿跑跑步。

    *********

    老瑞很努力,兄弟们多给点儿票,给点儿书评和评价!老瑞很认真的在阅读每条书评,加入您的书单,敬请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