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三十四节 家
    “记住,不管情况怎样,都别乱来,你们都还在读书,日后还有一辈子,千万别冲动。”沙正阳叮嘱道。

    “嗨,正阳哥,正刚还算是在读书,我和大彪算是读啥书啊。”蓝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现在和彪子没事儿就跟着厂里的车练车呢,琢磨着日后若是好不到工作,就进厂去当货车司机去,来钱。”

    “哦?”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这小子这个时候就已经萌生了要搞运输的念头?“你想去搞运输?”

    “搞运输?”蓝海楞了一下,“正阳哥,搞啥运输?我是说打算进厂去当司机,我爸说了不行就只能豁出去老脸求厂里领导把我弄到大车队去,现在大车队也缺司机,辛苦了点儿,但是能挣钱啊,工资高,而且还能挣点儿外水。”

    沙正阳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好像还沉浸在前世记忆中,蓝海这个时候还只能青葱躁动的毛头小子一个,哪里有那么深远的想法?

    现在才1991年,距离下海潮和全民经商的时代也还有那么的一段时间呢。

    不过沙正阳觉得也许这小子还真的是这方面的一块料子,否则前世中怎么会走上这条路?至于说路走歪了,现在有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可以给他扭转过来,没准儿日后还能弄出来一个物业巨头呢。

    想到这里,沙正阳心里也轻松了不少,那边还有一个“文豪”等着自己去造就,这边又还冒出一个“物流巨子”等待自己催肥萌芽呢?

    印象中王卫的顺丰都还要几年才起步呢,也许自己指点一下蓝海,又有他爹在汉化总厂里边的关系,还真能折腾出一点儿名堂来呢,再不济也能发点儿小财不是?

    沙正阳回到家中,父亲和母亲都在家。

    看见沙正阳回来,母亲忙不迭的上来问道:“正阳,吃了没?”

    “妈,我吃了,就在外边对付了点儿。”沙正阳能从自己母亲目光中的担心感觉到什么。

    这段时间自己父母亲也是为自己操尽了心,想到这里,沙正阳心中就是一阵难言的愧疚。

    从大学毕业,父亲为了自己能有个好前程,极为罕见的去找了老战友高进忠。

    在沙正阳印象中,这是一直极为硬气的父亲第一次为了自家私人事情去求人,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也是在自己父母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要吃饭就早点儿回来吃啊,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臊子面。”母亲的讨好让沙正阳心中更是难受。

    凭什么自己工作和感情上的不顺,却还要父母来小心翼翼的伺候自己?

    自己这么大的人,不思孝敬父母,却还要让父母来为自己的事情操心,有这样为人子的么?

    在前世中,沙正阳从未想过这些,但现在,沙正阳的感受却是格外的剧烈。

    “没事儿,妈,我真的没事儿。”沙正阳小心的把脸转到一边,利用窗畔的黑暗不为人觉察的拭去眼角的一抹湿意,然后略显平静的道:“我这么大人了,难道还不能自己管好自己的嘴巴?”

    “正阳,是不是你要去南渡上班?其实南渡也没有多远,骑自行车回家比你从县里回家慢不了两分钟。”父亲在门口的黑暗处闷声闷气的道:“你高叔说了,也就是一年半载的事情,他会想办法帮你调回县里。”

    “爸,别去麻烦高叔了,我们家欠高叔不少情了,而且高叔也帮了我不少。”沙正阳顿了一顿道:“我本来是想去西口的,听说南渡的郭书记希望要一个文笔好一点儿的大学生,就看上我了。”

    沙正阳这只是信口一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这话还说准了。

    “真的?”父亲语气一下子提高了不少,略显急切,“那就好,那就好,领导看得起你,你得好好把握机会,别……”

    父亲的话语让沙正阳心中又是一酸。

    父亲虽然是个厨师,但是却一辈子硬气,鲜有求人的时候,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他靠双手吃饭,没必要去讨好谁,就算是饮食服务公司垮了,他也一样有本事找碗饭吃,而且不会比饮食服务公司挣得少。

    正因为如此父亲一直颇为自傲,而沙正阳更是他的骄傲。

    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分到了县里,还给县长当秘书,这对于没有多少文化的沙父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荣耀,比他参加全省饮食服务系统内的厨艺大赛获得了一等奖还值得得意。

    “行了,正阳还能不知道?”母亲打断了父亲的话头。

    沙正阳却早已经听出了父亲没说完的话,别在浑浑噩噩了,该长点儿心了。

    “爸,我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当着父亲的面,沙正阳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沙正阳脸上严肃的表情看在沙安仁眼中,既感到宽慰,也让他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最终还是化为一声无声的叹息,点了点头。

    倒是沙母有些不放心,“正阳,那白菱那边……?”

    “妈,没事儿,我和白菱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好,你放心好了。”沙正阳笑了起来,“我没你们想的那么想不开,都过去了,我和白菱也还是朋友,没准儿日后我和白菱又复合了呢?”

    沙母对白菱的印象很好,但是也觉得白菱太过漂亮,性格也有点儿淡,骨子里还有点儿傲,担心自己儿子降不住,没想到还真变成了这样。

    但沙母也得要承认,白菱的确很优秀,无论是容貌还是家境,都觉得配得上自己家正阳,而且在性格上更是胜出自己这个儿子不少,待人处事上,自己这个儿子就要比白菱逊色许多。

    很多时候你就是不同意她,但是都对她生不出气来。

    就像是现在,沙母都知道应该是对方主动和自己儿子分了手,而且让自己儿子黯然神伤,但是自己一给她打电话,对方流露出来的关心,以及忙不迭的宽慰自己并表示会马上去找儿子,都让沙母感慨不已。

    也许自己儿子和对方是真的有缘无份吧。

    沙正阳也清楚,以白菱的性子,自己和白菱复合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种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这一世都可以从来,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

    想到这里,沙正阳都忍不住想要再扭一把自己的脸,看看这个世界是否真的并非梦境。

    *********

    腊月二十九喽,兄弟们吃年饭的时候顺带投几张票吧,祝兄弟们合家团聚全家幸福,身体健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