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三十节 历久弥新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三十节 历久弥新

    “没想到焦阳这个学理工的,居然还能有这份口才和文笔,难得啊。”陆烜话语里多少有些艳羡。

    这年头能分到一间房子的确太不容易了,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你谈个对象,不说必须要有房子,但起码也得有个规划吧。

    哪怕是块饼,你也得画一块在那里放着,否则就真的只能和父母去挤了。

    这年头还真不流行租房住。

    若非焦阳在宣传部里深得部领导看重,估摸着谭秋华也不会替他去出头要这间房子。

    准确的说这间房子并非宿舍,而是档案局腾出来的档案室,临时借用,但甭管如何,有这么一间房你住下了,日后只要你还在县委县府大院里工作,不犯大错误,基本上就不会有人把你给撵出来了。

    这也就相当于给你分配了一间房了,你还能指望什么?

    “陆烜,你是在刺激我么?”

    沙正阳开着玩笑,倒是让陆烜心中颇为惊奇,对沙正阳的观感又改变了不少。

    “正阳,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啊,这么大的事情落在你身上,你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别在我们面前装啊。”陆烜是真的觉得有点儿惊奇。

    和沙正阳都在这个院子里,又都是同学,所以也比较了解,沙正阳在给c县长当秘书期间的表现实在说不上多好,很有点儿浑浑噩噩懵懵懂懂混日子的味道。

    也是时间太短,若是曹清泰继续在这里当县长,估计沙正阳迟早被换,这也是陆烜听到县委办h县府办里不少人说的。

    说实话,在陆烜看来曹清泰突然调走对沙正阳其实是一件好事,如果曹清泰继续当下去,也许两三个月后就把你沙正阳给换了,到那时候你沙正阳灰溜溜的走人,才真的很难出头了。

    现在曹清泰走人,沙正阳下乡,给外界的感觉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沙正阳受了打压,但是名声还没坏,只要你幡然悔悟,重新振作起来,未尝不能翻身。

    “陆烜,你觉得我是在装么?”沙正阳知道自己的表现变化反差太大,可能让很多人都有些适应不了,但却无法解释,“可能大家都觉得下乡恼火,不过陆烜你觉得我现在留在县府办是好事么?”

    陆烜一愣之后想了想,最终点头:“留下来不是好事,但下乡的话,你也得要有思想准备,书记乡长们都不好伺候,你现在不是县长秘书了,他们的态度可能会截然两样了。”

    能说到这份儿上,沙正阳觉得以自己之前和陆烜的交情,已经很难得了,点点头:“谢了陆烜,我有心理准备,知道怎么做,好了,你也忙,我先走了,到了南渡之后,我到时候安排个时间大家一起聚一聚。”

    “哦,难得啊,你可是很难和我们在一起聚一聚的,爱情都快让你醉的不知道今夕何夕了。”陆烜笑了起来,“对了你们家白菱好像要去沪江学习去了吧?一去两年,这下子你可要尝尝相思苦的滋味了。”

    “呵呵,没事儿,没事儿。”

    犹如五雷击顶,沙正阳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心绪,让自己的面色显得正常。

    也幸亏是重生带来的种种冲击让他受刺激太大,养成了大心脏,否则就真的要当场露馅了。

    白菱要去沪江学习?还是一去两年?

    沙正阳从未白菱提起过。

    是和自己分手之后才要去学习,还是因为要去沪江了,才和自己分手?

    种种心思犹如一条毒蛇缠绕着沙正阳的心,让他几乎有点儿喘不过气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脆弱,有着重生者的巨大优势底气,竟然是抵挡不住本来以为都可以淡然处之的感情撕裂。

    或许这第一次真正的恋爱给自己带来创伤太深,以至于自己经历了几十年记忆,一旦回到现在,却依然历久弥新,越发清晰起来了。

    陆烜家是汉化总厂的,不过他家是半边户,也就是说他父亲是汉化总厂的职工,而他母亲却是银台农村里的,他父亲好像就在销售部工作,和财务部相邻,所以也应该认识白菱。

    走出纪委办公室,沙正阳仍然有些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白菱竟然要去沪江学习?前世中也是这样么?

    沙正阳印象中白菱和自己分手之后,自己被打击得太过厉害,以至于周围的人都不敢再在自己面前提起白菱,而他自己也是竭力想要通过各种方式来避免想起白菱,所以那几年好像自己还真的没怎么听到过白菱的消息。

    一直到好几年后才开始陆续有白菱的消息,而那时候白菱早已经不在汉化总厂了,具体什么时候离开汉化总厂的,他也不清楚。

    白菱要去沪江学习这件事情盘绕在沙正阳心中,让他再难以维系自己一直想要保持的冷静和理性。

    哪怕有了二十多年的重生经历,但是当真正进入这个时代,真正感受到周围一切对现在自己带来的种种渗透和影响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白菱的依恋有多么深。

    沙正阳不得不重新审视白菱为什么会离开自己的原因。

    他可以容忍和接受白菱和自己分手,但是他不愿意自己想一个傻瓜一样被别人随便一个什么理由就糊弄过去。

    该怎么办?去汉化总厂找白菱问个明白?

    沙正阳忍不住自我解嘲的咧嘴一笑,这样做有意义么?

    白菱的性格沙正阳还是有所了解的,她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

    以沙正阳对白菱的认知,白菱肯定是认定了自己和她在人生观和价值观上有很大差异才会毅然分手。

    沙正阳依然坚信自己和白菱那一段恋爱时光给自己也给对方留下了一段最美好的回忆,至于说走到分手这一步,不得不说和自己的表现有很大关系。

    现在在白菱对自己的观感并无改变的情形下去问个究竟,除了徒增笑柄,毫无意义。

    可让沙正阳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退让消失,沙正阳却又无法忍受,现在的沙正阳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受挫便如同鸵鸟般把头埋在沙子里的沙正阳了。

    他要好好梳理一下,考虑该如何来处理这件事情。

    ************

    哎,官文需要养成啊,总要铺设一些副线和伏线,否则日后这些角色出来会显得太突兀,兄弟们请多一点耐心,总不能通篇都是经济建设和人事博弈吧?那也太不和谐了,主角也需要机会成长,^_^。请投出你们的推荐票支持俺!

    另俺是个业余写手,才搞懂查找替换这个功能,丢脸啊,以后再不会出现沙晓鸥了,除非编辑功能出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