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七节 横生波澜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七节 横生波澜

    “也说不上是发配,县长回市里不是提拔,我么,肯定也就需要调整岗位了,今年的大学生都要下乡镇,所以我也就一并了。”沙正阳随意地解释道。

    “你少蒙我,你又不是应届生,怎么会应届生一起下乡?”于峥嵘头脑也很灵活,撇了撇嘴,“我虽然帮不了你啥忙,但总得搞明白你出了啥状况吧?”

    “一言难尽,你也知道我这德行,之前和领导关系没处好,大概有这方面的原因吧,怨不得人。”沙正阳摆摆手。

    “不说这事儿了,定了调子的事儿,谁也扭转不了,我也早就有思想准备了,没事儿,就凭我的本事,我相信两三年内回城来没问题。”

    “唉,多好一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于峥嵘不无遗憾,“本来说还能借你点儿光呢,怎么县长就调走了?”

    “嗨,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怎么你想借啥光?你才工作几年?你们刑警队就那么容易出头?”沙正阳摇摇头。

    “就算是你这一次立功受奖,但你资历摆在那儿,没三五年苦熬,想在这刑警队里熬一个探长都难吧?或者你想下派出所去?”

    于峥嵘也知道沙正阳所说是实话,不过他也没有考虑自己。

    “我没说我自己,我是说铁哥,我在他手底下干了两年,学了不少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铁哥不缺本事,但魏局长不太喜欢他,所以……”

    “所以想走‘上层路线’?鱼儿,你才在刑警队里呆多久,怎么也开始蜕化了,想这些事情了?”

    沙正阳知道许铁算是有些本事的,于峥嵘不笨,能折服于峥嵘的,没点儿水平不行,只是公安局里这塘水也不浅,一般人你也插不进手去。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于峥嵘也觉得现在再说这些没有意义。

    “这一次铁哥也很感谢你,一直在说全靠你的提醒,否则真的要出事儿,我也是沾你的光,估计能捞个三等功,不容易啊,队里许多人,干了十几年都没能捞到一个个人三等功,倒是集体立功不少。”

    “我觉得像你这种冒着生命危险堵截逃犯,而且负伤的,起码也得有个二等功吧?三等功有些亏了,你们县公安局应该争取一下,二等功应该可以争取到的。”

    沙正阳摇摇头一脸不以为然,“二等功和三等功性质大不一样,对你日后发展也裨益良多。”

    “我觉得可以了,我才工作两年就能遇上这种事情,荣立三等功也该知足了。”于峥嵘并不在意,兴致勃勃的道:“这伤很轻,要不是领导要求我在医院里呆着,我早就回去了。”

    沙正阳在心里暗叹,你知不知道你前世中就是因此早亡?

    但这一世,终于被自己改变了这个结果。

    想到这里,沙正阳内心又多了几分满足,总算是逆转了一个自己不愿意见到的结局,值了!

    又闲聊了几句,沙正阳便准备离开。

    他现在还处于一个熟悉适应期,很多原来未曾考虑琢磨的事情都还得好好想一想,尤其是自己正处于感情受挫和事业低落的叠加期,时不我待,他得好好规划一下自己下一步的发展。

    “行了,鱼儿,你好好休息,等你伤好完了,咱们在一起喝顿酒。”沙正阳起身,“这两天我还得忙乎一下,到时候再联系。”

    “行啊,铁哥也说约个时间坐一坐,昨晚的事情你还真是福星,提醒了我们,否则我们就摊上大事儿了。”于峥嵘也不给沙正阳客套,就坐在床上挥了挥没受伤那只手。

    刚踏出病房门,就看见一群人沿着走廊走了过来,县医院院长与常淮生等几个人陪着贺仲业、贾国英以及另外一个穿警服的男子一起过来。

    看样子应该是汉都市公安局领导h县委领导来看望于峥嵘了。

    这也是一个应有的态度,下边公安干警舍生忘死的流血流汗,上边领导来看望,以示关怀,尤其是在击毙了一名持枪逃犯这一大巨大成绩下,更是需要大加鼓励。

    沙正阳让到一边,不过贺仲业和贾国英还是看到了沙正阳。

    “小沙,你也在医院?”贺仲业看到沙正阳,只是点了点头,一旁的贾国英倒是顺口问了一句。

    “贺书记,贾书记,受伤的人还是我同学,我来看看他。”沙正阳不卑不亢的点头,回应道。

    贺仲业对沙正阳印象很一般,没太多接触。

    贺仲业与曹清泰之间的关系处得处得很一般,曹清泰有些头角峥嵘,但是毕竟才来银台不久,还处于熟悉阶段,对贺仲业也还算尊重,虽然二人在一些问题上也有分歧,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现在曹清泰走人了,也和他没太大关系,是曹清泰说话没有分好场合,才导致如此,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不至于对曹清泰的秘书沙正阳有什么看法。

    这一次下乡镇也是组织部拿出来的方案,虽然贺仲业也觉得让沙正阳下乡镇好像有点儿太快了,不过也没太在意。

    贾国英倒是有因为郭业山的叮嘱,所以稍微停了一下脚,等到一行人走过去,他才招呼沙正阳。

    “小沙,到南渡之后好好表现,我记得你是中文系毕业的吧?郭书记可是很喜欢有文才的人,到乡镇锻炼是好事,有些人把下乡镇看做发配,看做受惩罚,这种观点很荒谬!”

    贾国英显得很是生气,大概是对这种观点时分恼怒,手很用力的一挥,以加强自己的气势。

    “乡镇恰恰是最锻炼人的地方,你们这些大学才毕业的学生,正应该在乡镇上锻炼一下,熟悉一下最基层的工作,对你们的成长大有裨益,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沙正阳脑袋瓜子又是一沉,南渡?!

    特么的怎么还是南渡?!

    他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花了那么多心思就是要避免改变历史,让自己能到西水,怎么还是去南渡?

    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不过经历了许多的沙正阳已经非昔日的沙正阳了,他定了定神,沙正阳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勉强应答了一声,这才应付过去。

    ******

    晚上十二点还有一更,零点打榜,求兄弟们明天的推荐票,多支持几张,老瑞很需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