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六节 医院,同学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六节 医院,同学

    沙正阳没有注意到许铁的眼神,尤金亮他们两位出去了,大概是要到医院门口去接领导,房间里就只剩下许铁和于峥嵘以及沙正阳三人了。

    “嗨,晓鸥,你是不知道,那家伙一露头,我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咋说呢?那姿势动作,绝对内行,……”

    于峥嵘眨眼将就变成了话痨。

    不过沙正阳也能理解,谁经历了那一场生死抉择,恐怕情绪都有些异常,这找着自己叽里呱啦的倾泻出来也是好事,所以也是附和着连连点头,一脸心驰神往的表情。

    “一露头,眼睛四处乱睃,看见我们,立马就缩到墙背后,……”

    “铁哥一看就知道不对劲儿,这么警觉,明知道无路可退,缩到墙壁后干啥,就告诉我们有危险,……”

    “果然,那家伙再露面就开枪了,差点儿就把我解决了,我面前的一截砖都被打得碎屑乱飞,差点儿崩到我眼睛,……,”

    “我也没有客气,马上还了一枪,我也是五四式啊,本来说我用微冲的,但觉得那玩意儿不太好掌握,一梭子出去,控制不好几下子就得把子弹打完,所以还是交给崔哥用了,我就用五四,踏实,带感,警校里,我五四式胸环靶五发子弹基本上都是四十八环以上,……”

    “行了,你牛,我大学里全寝室都知道你射击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二,只比一个女生差,千年老二,……”

    实在被这厮给说得有些不知所云,半天不接入正题,沙正阳忍不住怼了对方一句,一下子把于峥嵘给怼得张口结舌。

    许铁看于峥嵘张口结舌,满脸通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于,千年老二,你这射击在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怎么在学校里还被一个女生给压了?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过这事儿啊?”

    “不是,铁哥,不是那回事儿,”于峥嵘讷讷的解释道:“那女生在全年级也是射击第一啊,不仅仅是我们班,……”

    “甭管是全年级还是全班,总而言之你射击打靶不如人家一个女生,这是事实吧?”沙正阳没好气的道:“所以你就别在我们面前炫耀你的射击本事了,一句话,昨晚你发挥怎么样?”

    “那没的说,铁哥给了那家伙一枪,把那家伙腿给打着了,那家伙蜷在地上还要反抗,我就没客气了,一枪致命!”于峥嵘眉飞色舞,“崔哥和谢哥一直埋怨没捞着机会,就被我们撵着打了。”

    许铁有些羡慕沙正阳和于峥嵘的同学感情,他能感受到沙正阳对于峥嵘的关心,那种关心很是纯质自然,甚至有些热切。

    他当然不清楚沙正阳前世中是深刻感受到了于峥嵘对生活的热爱和显示无奈残酷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伤害,所以才会这般着紧。

    “小沙,我在门外抽支烟。”许铁还是很机敏,举了举手中烟盒,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二人。

    “铁哥对你很关照?”沙正阳歪着头问道。

    “嗯,对我很不错,他是部队上的神枪手,不过是步枪,手枪射击也不赖,不过比我差一点儿。”于峥嵘点点头:“队里都挺服他的,虽然不是科班生出身,但业务没的说,胆大心细,人也很够意思,要不能当副队长?”

    “这一次你们击毙这样一个重大逃犯,总得要立功受奖吧?你和铁哥都能捞到一个?”沙正阳看了一眼于峥嵘,问道。

    “三等功吧,我和铁哥都能有,他先打中那人,没他那一枪,我们几个都有危险,我那一枪算是彻底解决。”于峥嵘的兴奋劲儿也慢慢过去了,“你问这个干啥?对了,说你没给县长当秘书了,县长调走了?”

    “走了,回市里去了。”沙正阳平静的道,这个问题无数人问起,他都不想回答了,但对于于峥嵘,他也知道这是真心关心自己。

    “好像还是平调,这才来一年不到就走,有些不合情理吧?是不是出了啥事儿?”于峥嵘也不笨,盯着沙正阳。

    “我原来和铁哥说起你给县长当秘书,让你有机会在县长面前帮铁哥说说,没想到这一转眼你就‘下岗’了。”

    “我不但下岗了,而且还要下乡呢。”沙正阳没掩饰。

    “啊?你要下乡?呃,就因为c县长调走?那你也该留在县府办才对啊,怎么会突然想起下乡了?”于峥嵘立即就叫嚷起来,一脸激愤。

    “谁是不是在整你?白菱是不是因为这个和你分手?不对,白菱和你分手有半月了吧?县长才走一个星期,难道说县长要走别人都提前知道了?”

    被脑洞大开的于峥嵘一阵嚷嚷给弄得有些尴尬,沙正阳连忙挥手下压示意对方闭嘴。

    “鱼儿,别给我没事儿找事儿,就我这样的小角色,谁会整我?”

    “没人整你,你凭啥被发配下乡?”

    于峥嵘虽然不清楚县政府里边那些门道,但是也知道像沙正阳这种给县长当秘书的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下乡镇“锻炼”?

    你说是提拔了当领导还差不多,但听沙正阳的口气显然不是提拔重用,所以也能猜到肯定是出了啥毛病。

    但于峥嵘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的性格,说实话,真的不太适合在政府机关里发展,或者说混日子可以,但是若是要说给县长当秘书这种要职,真的不太适合。

    但就这两次接触,于峥嵘都觉得自己这个老同学似乎变化很大。

    也不知道是自己感觉错误还是真的因为失恋或者工作上失意的缘故,总而言之,于峥嵘觉得沙正阳似乎不但没有因此沮丧颓废,反而变得更加昂扬进取。

    昔日那种优哉游哉得过且过的小舒心味道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特别说不出味道来的深沉,不对,也不算是深沉,就是那种韧性和坚定,似乎是早就确定了一个目标就坚定不移要走下去的决心。

    于峥嵘觉得这种反差似乎太大了,甚至对沙正阳来说也许还真是一件好事呢,连许铁都在和自己说,说正阳比自己强,日后肯定要成大器。

    当然这里边可能是因为有了沙正阳提醒才避免了昨晚的不利局面,但于峥嵘自己感觉也是如此,沙正阳不再是昔日那个除了对女朋友之外,对其他事情都漫不经心满不在乎的老同学了。

    **********

    先求推荐票,再求评价和书单,多给点儿宣传,官文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或者说是渐入佳境的过程,兄弟们多点耐心,多给点鼓励吧!今日三更,晚八点和十二点各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