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三节 好自为之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二十三节 好自为之

    “也许朱主任没有考虑到那么多,陈主任你是支部副书记,也可以和机关工委那边说一说,这也不是什么违反原则的大事儿。”

    沙正阳觉察到陈鹤有些意动,赶紧趁热打铁。

    陈鹤是办公室里唯一愿意主动帮助自己的,要促成他帮自己这一把,必须要说动他。

    “嗯,我抽时间去和老陶说一说。”陈鹤见沙正阳满脸期望,不忍拒绝,只得应承下来,顺带转开话题:“正阳,你这次下乡,也算是一个历练了,好好表现,甭管是哪个乡镇,表现好了,领导都是看得见的,有机会早点儿回来。”

    沙正阳心中也在苦笑,这位陈主任就是太理想化了一些,自己这么下去了,若无其他变故,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回来的?

    前世自己如果不是去了西水,不是碰上了一个赏识自己且仕途上步步高升的桑前卫,加上自己也算是痛定思痛之后奋发图强,哪里有机会能很快重新爬起来?

    自身的努力,人脉关系或者说有人提携,加上机遇,缺了哪一条,在体制内你能脱颖而出?

    哪怕你是清华北大毕业生,一样可能让你在每日繁琐的事务中,在领导无休止的挑剔消磨中,慢慢被磨平棱角,进而泯然众人。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仅止于指高考,一样也可以形容体制内的升迁。

    不过在对自己还算不错的陈鹤面前,沙正阳当然不会自堕气势,点点头:“陈主任,这一年来也有赖于您的提点帮助,我还是太年轻,有些懵懂,不过现在我也算是痛定思痛了,正如您说的,我下乡也许还是一个打磨的机会,我会努力的。”

    有感于沙正阳很有点儿破釜沉舟的气势,陈鹤又对沙正阳有了一些新的观感,忍不住道:“你知道就好,嗯,入党的事情,我会去找老陶协调,你不用太担心,只是下乡之后一定要好好表现了,乡里恐怕不比县里,具体事务更多,领导恐怕也没有那么好的耐性,遇上什么事情,要多忍着点儿。”

    能说到这份儿上,陈鹤也算是对得起沙正阳了。

    沙正阳也很清楚自己这一年多其实真心表现不算好,在领导们心目中的确有些不合格,自己这一年里一门心思都放在与白菱的恋爱中去了,甚至忽略了自己的本份儿工作。

    这可以说是前世中自己犯下最大的错误。

    否则,以自己给曹清泰当过秘书这段经历,就算是曹清泰当时遭遇小挫调到市委办,但后来曹清泰仕途青云直上的时候,自己怎么都能借到一份力,也不至于还要靠桑前卫的提携,在乡镇上一步一步上走了。

    不得不说兴许是摘到了白菱这样一朵财经学院的校花这个意外之喜让才踏入社会的自己有点儿得意忘形,又或者自己真的是“至情至性”的性格让自己沉迷于爱情中无法自拔了。

    自己这一年中无论是在本职工作上,还是与本单位的同事领导相处上,都乏善可陈。

    总而言之,无论是曹清泰还是朱伟忠,以及其他领导都对自己表现很不满意。

    陈鹤也大概是自己的一些性子喜好和他有点儿相像,比如喜欢文学和历史,所以才有一些好感,所以沙正阳觉得陈鹤能有这样的态度,很难得了。

    “谢谢您,陈主任,我一定记住您的话。”

    “嗯,去吧,好自为之。”陈鹤心中叹了一口气,这沙正阳也的确有些不走运,不过这小子也浪费了太多机缘,怨不得人啊。

    走出陈鹤的办公室,沙正阳还来不及感慨,迎面就碰上了和自己“争夺”入党名额的另一个当事人韩轩从楼梯里走了上来。

    陈鹤办公室紧邻着楼梯口不远,隔壁就是档案室,再往外走就是厕所了。

    “轩哥。”沙正阳和韩轩并没有什么过节,两人的关系也很平淡。

    不过沙正阳也隐约知道韩轩对自己“挤占”了在他看来本该是他给曹清泰当秘书的机会还是有些心结的,但是韩轩这个人很能克制隐忍,丝毫看不出来其他。

    “正阳啊,休息完了?”韩轩站住脚,一件很朴实的白衬衣,外扎黑色皮带加西裤,沉稳有度,目光里略微有些闪烁。

    “其实没啥,哪里都一样,下乡镇有时候对自己也许还是一个锻炼机会,贺书记、石部长、朱主任也是乡镇上出来的,……”

    看见眼前这一位比自己早一届毕业的同事竭力想要表现出一份大度淡然,但是眉目间的一份喜色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沙正阳还真有点儿忍俊不禁的感觉。

    毕竟还是年轻啊,哪怕平素表现再沉稳,再想要掩饰住内心的感情,但面对对手终于被打落凡尘的时候,还是无法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幸灾乐祸之情。

    沙正阳点点头,满脸诚挚:“轩哥说得是,基层是最锻炼人的,我们都是刚从学校里出来没多久,啥都不懂,眼高手低,就是需要到乡镇下边去好好磨砺一下,许多工作都得要实打实的接触过才知道怎么做,我这几天就一直在家反省自己啊。”

    韩轩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脸上,一时间竟然有有些吃不准对方话语里有几分真假。

    他印象中这小子原来是最没有城府的了,啥都形诸于色,怎么今天这番话却很有点儿说反话的味道呢?

    难道这几天还真的在家闭关悟道,大彻大悟了?

    不能吧?

    看对方表情又不像,韩轩接下来的话也就被噎了回去,竭力收敛住情绪:“那就好,那就好,没事儿就多回来坐一坐,好歹这里也是你的娘家不是?”

    “肯定,有轩哥这些老前辈在,我肯定要回来多请教。”沙正阳很淡定的点头:“不耽搁轩哥了,您忙。”

    橐橐皮鞋声离开,韩轩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心里被堵得不行。

    麻痹,这个家伙,马上都要发配滚下乡去了都还这么嚣张?

    也不知道他这份自信从哪儿来的?

    **********

    求2000张推荐票!求书评,评价一下本书,右上角五星,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