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九节 推”文豪“上位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九节 推”文豪“上位

    当汪剑鸣离开之后,鲁琴见自己丈夫还坐在沙发上沉思,忍不住道:“老闻,这事儿也值得你这么费心思?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能办就办,不能办也就算了。”

    “不,我倒不是在想这事儿,我是在琢磨沙正阳这个人。”闻一震摇摇头,抬起目光来。

    “剑鸣说沙正阳头脑简单,不懂事儿,又遭遇了失恋,我原来以为也是,嗯,他给曹清泰当秘书期间的确也表现不佳,但好像失恋打击和曹清泰调走这两件事情的接踵打击反而让他清醒之后振作起来了,很不简单呢。”

    鲁琴有些惊讶,也在一旁沙发上坐了下来,“为什么你会这么看?不是都说沙正阳是徒有重点大学毕业生的虚名么?”

    “以前也许是,但昨天他的表现让我有些改观了,要不我为什么会不让他去西口?”闻一震慢吞吞的道:“你知道我昨天去市委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了?”鲁琴不解的问道。

    “看到了他去拜访曹清泰,曹清泰还把他送了出来,看样子很是满意的表情。”闻一震一字一句的道。

    “啊?不是说曹清泰对他很不满意么?”鲁琴在县委统战部工作,消息还是很灵通,尤其是这还是自己侄儿的同学,也许还是竞争对手。

    “是啊,但我看曹清泰把他送出来,很亲热的样子,不像是一般的客套,不得不让人有些意外,给人的感觉就是他突然醒悟了,那就不得了。”闻一震摇摇头。

    “再说了,剑鸣他们这一届里边,就属沙正阳的文凭比剑鸣硬,日后若真是要提拔,一丁点儿差别,也许就能让领导做出另外的选择,剑鸣也还不成熟,没吃过亏,没准儿沙正阳这一回下乡镇还能成为他的一个磨砺机会,所以……”

    鲁琴明白丈夫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就要让侄儿尽快脱颖而出,趁着沙正阳下乡镇先行一步,占个先手。

    “现在干部‘四化’高层提得很响,革命化不用说了,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更为凸显,我估摸着这股风会逐渐吹下来,剑鸣和沙正阳他们这一批大学生都能赶上这个好形势,也许一两年后就有机会,所以这底子要先铺垫好。”闻一震又意犹未尽的补充了一句。

    就在汪剑鸣与闻一震商议沙正阳的事情时,沙正阳却没有想那么多。

    在他看来,曹清泰和高进忠都答应了自己,也就是换一个乡镇的事儿,又不违反原则,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就算是汪剑鸣帮不了忙,也应该不是问题才对。

    到西水,他有印象,桑前卫需要一个文笔不错的笔杆子,这方面他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

    尤其是好歹给曹清泰当了这么久秘书,再加上自己也还有多年在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副主任的记忆,根本不算是一件事儿。

    现在他更关心的是自己这点儿文才能不能变成即战力,呃,或者说即时转化为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金钱。

    “正阳,你小子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就算是县长调走了,你前途无‘亮’了,也不至于突发奇想,走这条完全不靠谱的路子吧?”

    冯子材气哼哼的躺在学校教师单身宿舍里的床上,根本就不理睬沙正阳的建议。

    “不靠谱?才子,你就这么没信心和底气?你在高中和大学时候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概在哪里去了?”

    沙正阳也知道这家伙也怕自己眼高手低,毕竟从未接触过这一行,心里不踏实,所以得给他鼓鼓劲儿。

    “那啥雪米莉写的东西,你起码看过好几本了吧?抛开所谓都香港澳门那边情况的了解,你觉得这些情节设计和用词造句,真的就高不可攀?”

    冯子材咧了咧嘴,“正阳,这不是情节设计和文风的问题,我从来没写过这种东西,恐怕写一两个情节故事还行,但是这要一本书,得多少个情节组成?”

    “还有,我觉得你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就算是我们能弄出来,你上哪儿去找人来出版?雪米莉名气多大?我们这种寂寂无闻的角色,人家怎么可能替你出版?”

    “呵呵,你说的这几个问题,我觉得都不是问题。”

    沙正阳知道这家伙其实并不是没兴趣,而是没信心,要让他打消顾虑,还得好好替他分析分析。

    “说得轻巧,点根灯草,真那么简单,你咋不自己弄?”

    冯子材撇撇嘴,要说心里半点没动心,那是假话,但是真要动笔写这类东西,他真的没有多少底气。

    “那我来替你分析分析如何?”沙正阳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的办公桌上。

    这也是一张和自己寝室里一样的老式办公桌,桌面上被墨水染过黑一团红一团的,看上去十分难看。

    一本西村寿行的《失踪的女人》,以及两三册诸如《情与法》、《传奇故事》这一类一看就知道是地摊上的非法出版物摆在上边。

    封面上的图案不是**女和血淋淋的尸体,就是黑星枪加手雷,要不就是《第一滴血》史泰龙的造型打扮的彪悍壮汉。

    这大概就是冯子材业余生活的最大乐趣。

    除了去县城里录像厅里看录像,要不就是租书店里看武侠小说,但这几年这家伙对武侠小说也失去了兴趣,除了金庸和古龙的小说收藏了几部外,再也没有了高中时代的狂热。

    “说吧,我听着。”冯子材看似没兴趣,但实际上早已经竖起了耳朵。

    “你从初中就开始看这些小说,武侠类的,黑道类的,案件侦破类的,凶杀悬疑类的,林林总总看了不下上千本吧?”沙正阳笑眯眯的道。

    冯子材有些尴尬,他能听出沙正阳话语里的调侃意思,不服气的道:“这是我爱好,我就喜欢这一类型的,咋的?”

    “没咋地。我只是想说,这么多故事情节,就算是有雷同的,但你脑袋里总得留下一些印象深刻的吧?”

    “你注意过没有,这些小说也好,杂志也好,其实很多故事情节和细节都有不少相仿相通之处,很多地方其实就是变换了一下细枝末节,就能让人耳目一新,所以我觉得在情节编织上,你完全没问题。”

    “还有呢?”冯子材想了一想,没有否认沙正阳的这个论断。

    ********

    又是新的一天,请养成投推荐票的好习惯,顺带给本书投一张评价票吧,要五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