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六节 谋划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六节 谋划

    高进忠没当兵之前还真的在村里掏过一段时间粪,只是现在没几个人知道,知道了也没人敢说。

    其实在那个年代也是很正常的事儿,务农积肥需要,很正经的工作,也正是因为他积肥努力,表现好,才被推荐去当兵。

    但其他人如果敢在高进忠面前这般放肆,那铁定翻脸。

    自家老妻,都是知根知底,那时候的温大红还是村里的文艺骨干,一朵花,都说高进忠是走了狗屎运才能找到温大红,所以这家里也一直是温大红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高进忠半句话都没敢多说,只是有些悻悻哼了一声,“我和正阳说话,你就别在这里瞎搅和了,你去忙你的。”

    “正阳,别理你高叔,他就这德行,喝水,有啥事儿,好好和你高叔说。”

    温大红一直挺喜欢沙正阳,如果不是自家闺女考上大学在外地,而且闺女也说了绝不回县里,温大红还真的想让两家结亲。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书记碰头会定了,你们这批,好几个要下乡,本来都是这一届分回来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但朱伟忠要把你给推出去,所以就一并给说了。”

    高进忠虽然已经到人大了,但是人脉关系还在,这些消息他还是能打听到的。

    “高叔,是我和朱主任关系没处好,听说朱主任要当县委办主任了?”沙正阳低着头,一脸老实承认错误的模样。

    现在的县委办主任年龄差不多快到了,朱伟忠一直想要直接晋位县委办主任,当然这一步跨度不小,但也非不可能。

    “哼,有那么容易的事儿?老刘时间还没到呢。”高进忠摇摇头。

    “你甭关心别人的事儿,想想你自己吧,书记碰头会都过了,这事儿怕是没啥回旋余地了,让你去南渡,我琢磨了,先去呆上一年,等老常当了政法书记,我给他说说,让你到政法委来。”

    沙正阳心中一阵暖流涌过,忍不住鼻子都有些发酸。

    这都是自己年轻不懂事造成的,有县长秘书这个身份,有几个会与县政府办主任关系处不好的?

    再不济也能保持一个最起码的同事关系才对。

    纵然是朱伟忠这人有点儿问题,但自己若是成熟点儿,有何至于把关系弄得这么僵?

    现在高进忠却早已经在替自己考虑后路了,这份情谊让沙正阳铭刻在心。

    印象中前世自己到西水之后,高进忠也想办法想要把自己调到县政法委或者县人大办,常淮生因为南渡镇枪战一案受影响,并没能接班县委政法书记,所以调政法委的事儿自然搁浅。

    只不过那时候自己正得桑前卫看重,所以沙正阳就没有去县人大办。

    “高叔放心,下乡镇也没啥,我觉得未必是坏事,只是我想回西水,不想去南渡。”沙正阳说出自己的来意。

    “回西水?不想去南渡?”高进忠琢磨了一下,皱起眉头。

    “桑前卫的确很干练,但郭业山这个人很看重有文才的人,你给曹清泰当过秘书,又是中文系毕业的,去南渡也许能符合他的口味,起码能留个好印象呢。”

    沙正阳对郭业山并不了解,因为在桑前卫提拔为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不久,郭业山也担任副县长了并很快离开了银台。

    郭业山在银台县担任副县长时间不长,不到两年就升任津县的县委常委、宣传部长。

    后来郭业山的官运也不错,好像当到了津县的常务副县长,而且很快就接班县委副书记。

    再后来沙正阳只知道郭业山离开了汉都市到其他地市去了,具体情况他就不清楚了。

    沙正阳不想去南渡,倒不是说担心在南渡发挥不出来,而是觉得自己要在南渡熟悉情况,这就会耽误时间。

    远不及自己到西水那么顺捷,凭借前世对西水情况的了解和桑前卫脾性的熟悉,他自信要不到半年就能得到桑前卫的欣赏和认可,甚至可能跟随桑前卫前进的步伐重回县里,到县委办。

    当然,那时候要看他愿不愿意走了。

    “高叔,郭业山听说有些喜欢务虚,我想在乡镇下边扎扎实实做点儿事情,也许郭业山并不喜欢我这样的……”

    “谁说郭业山喜欢务虚?你扎扎实实做事儿,哪个领导不喜欢?”高进忠没好气的反问道,一脸不悦。

    “算了,既然你打定主意想要回西水,我明早给桑前卫打个电话,让他和石国锋说一声,把你要到西水去吧。”

    “谢谢高叔,其实我就是觉得我姑还在西水,我在西水也方便一些。”沙正阳对欺骗了这个一心替自己考虑的长辈还是有些愧疚,忙着道:“也许本身就呆不了多久呢。”

    说定了这事儿,沙正阳才又问道:“铎哥呢?”

    “他?人成天都不见影儿,让他到建委不干,说非要去搞自己的业务,现在可好,省三建司都快要垮了,他要吆喝着要自己出来单干,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气候!”

    说起自己的儿子,高进忠就一肚子气,火气也上来了。

    “高叔,现在国有企业的形势不太好那也是大气候原因,估计上边也会有对策,铎哥要出来单干我看也未必是坏事,看看八十年代那一批出来下海的,谁没有赚得钵满盆肥?”沙正阳也开导着高进忠,“没准儿铎哥就能一跃成为百万富翁呢。”

    这年头万元户在偏远农村里可能还有点儿噱头,但是像在汉都市里就不值一提了,不过百万富翁却也不多见,起码单纯的做点儿生意想成为百万富翁不易,除非是搞企业。

    但现在乍暖还寒,风波之后针对市场经济和私营经济的不利舆论又开始泛起,尤其是在沿海地区已经又有政策收紧的迹象,所以高进忠当然对自己儿子想要跳出来这事儿持反对态度。

    “哼,正阳,你这是看不清火色么?”高进忠在沙正阳面前没有太多忌讳,“曹清泰为什么这么仓促的走人?你不知道原因么?”

    “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听说苏联那边气氛很紧张,看样子要出事,苏联老大哥虽说和我们国家矛盾不小,但是毕竟是社会主义老大哥。那边出了事,意识形态上肯定会对我们这边有冲击和影响,你们这些年轻人,看不清形势就在那里咋咋呼呼,吃亏是自己。”

    *********

    啥也不说,呐喊求2000张推荐票!现在才发现,居然定时发没有设定起,抱歉,晚了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