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五节 长辈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五节 长辈

    常淮生的家门没关,许铁站在进门处。

    常淮生正准备在许铁交给他的领取枪支的审批手续上签字,听到许铁这么说才抬起头问道,正好这个时候沙正阳也走到了二楼上。

    常淮生当然认识沙正阳这个曹清泰的秘书,听得沙正阳把情况一介绍,倒没有不相信。

    他也知道曹清泰调回了市委办,沙正阳到市委去正巧听到这事儿也不算太意外。

    “嗯,许铁,既然可能有枪,那就不得不防,这种事情要宁可信有,不可信无,你把你们刑警队的人多叫上两个,从津县过来如果不进城的话,走北边,还真的就要走咱们这边儿,你们都自个儿小心一些。”

    常淮生也是老刑警出身,精瘦黝黑的面庞,很有些肃杀之气。

    沙正阳也有印象,这件事情好像也对常淮生的仕途也有影响,起码他没能接任到高进忠卸任半年的政法书记,而是一直在县公安局长位置上干了好几年后退了二线。

    “常局长放心,那年不遇上这种事情几回?”许铁挺了挺胸,语气坚决:“兄弟伙都知道怎么做,保证完成任务!”

    “嗯,知道就好,一切小心。”常淮生也没有太在意。

    毕竟这种可能有枪的含糊说辞也意味着多半没枪,真要是确定有枪,那肯定来的传真内容都绝对不一样了。

    常淮生点了点头,然后才又对沙正阳笑着道:“小沙,这县长走了,有没有兴趣来干公安?听说你笔头子挺好,我们局里办公室就缺一个能写东西的,怎么样?要愿意,我去找你们朱主任说。”

    “哎,谢谢常局长的关心了,我也很仰慕公安这一行啊,只可惜天生不是干这块的料啊。”沙正阳很淡定的摇摇头,“这次我多半要下乡镇去锻炼,所以只有辜负常局长一片好意了啊。”

    常淮生也是何等精明的人,一听就知道里边有事。

    作为县公安局局长,常淮生当然清楚市里边下来没多久的曹清泰在县里关系处得并不算融洽。

    朱伟忠作为县府办主任都与曹清泰关系很淡,如果曹清泰不走,朱伟忠这个县府办主任迟早换人,现在曹清泰突兀的走了,沙正阳这个秘书恐怕就难免要受点儿夹磨了。

    “嗨,年轻人下去锻炼一下也是好事,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小沙是重点大学毕业生,文笔好,到哪里都能发挥作用。”常淮生虽然不怕朱伟忠,但是也不愿意因为沙正阳而去得罪朱伟忠。

    沙正阳也没多搭白,就跟着许铁下了楼,许铁在楼道门口站定,“小沙,你要下乡镇?”

    “可能吧。”沙正阳笑了起来,“许哥,你还是忙你们自己的大事吧,把枪带够,多带点儿人,千万别出事儿。”

    “放心吧,我会多叫几个人,带两支微冲,不长眼的真要走我们这边,那就真的让他来得去不得了。”许铁点点头,“过了这事儿,找时间一起坐一坐。”

    “好啊,我最喜欢和公安上的朋友一起喝酒吹牛,长见识!”

    沙正阳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让许铁也挺高兴。

    “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让小于叫你。”

    沙正阳知道自己在这个许铁心目中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能让对方说这话,说明对方认可了自己。

    不过现在沙正阳没有其他多余心思,解决他自己的事情才是正经。

    他能做的已经尽量做到了,该提醒的也以一种特殊方式提醒到了,对方也相信了,他问心无愧了。

    听到对方准备带微冲,沙正阳心里也踏实不少。

    虽然这年头的82微冲和79微冲论精确度都算不上多好,但近距离的对抗,那却是一般寻常犯罪分子无法对抗的。

    再加上其他民警的手枪配合,这都还要出事儿,那真的就是天意了。

    和许铁一块儿走到楼的另一头路上,沙正阳又和于峥嵘以及老崔打了招呼,这才离开,重新上楼去高进忠家。

    还好,高进忠在家。

    沙家和高家也是多年的老关系了,父亲和高进忠的同乡兼同学关系,加上承了高进忠的情给曹清泰当了秘书,都使得沙正阳和高进忠关系很不一般。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找我了呢。”看见沙正阳进门,高进忠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是语气里仍然是没有客气。

    “你看看你这半年来干了些啥?曹清泰走了我看对你未必是坏事,冷静一下脑袋,别一天浑浑噩噩过日子!”

    沙正阳沉静了一下自己的心境,看着眼前这位看上去仍然精神十足的长辈。

    二十多年后的高进忠早已经退休了,但他的儿子高铎却一直和沙正阳有瓜葛。

    无他,高铎二婚老婆的姨妹子和沙正阳同居过一段时间,嗯,一两年吧,沙正阳每年也会去看一看高进忠。

    那是沙正阳第一段婚姻结束之后的迷惘期,长达五六年,也严重的影响了沙正阳的仕途发展。

    拿别人的话来说,在那么好的条件下,长达五年时间里沙正阳的职位就只挪动了一下,不能不说和他的婚姻失败以及后续的感情迷茫有很大关系。

    要知道那时候他的“政治导师”桑前卫已经从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调任省委组织部担任副部长了,而他还在一个副县长和冷门县委常委位置上徘徊不前,甚至连县委常委里边更重要的一角都不行。

    “高叔,那哪儿能呢。”沙正阳腆着脸笑着道:“就是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呃,也有点儿不好意思来叨扰您。”

    “哼,这会儿又好意思了?”高进忠的眼睛很凶,近乎于三角眼,一双鸦眉极为锋利,所以他在县公安局当局长时说一不二,极有威信。

    “高进忠,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招呼沙正阳坐下的温大红是高进忠老妻,和沙正阳母亲关系也很好,所以没好气的怼了高进忠一句。

    “正阳还年轻,有些事情不太懂,你当叔的不好好帮帮他,还在那里瞎叫唤,显示你能耐大怎么的?你在正阳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屁颠屁颠的在全村茅厕边上吭哧吭哧掏大粪哩?”

    一句话把高进忠给挤兑得直翻白眼。

    ***********

    赶紧!赶紧!你们的推荐票,千万别投给别人,一定投给这本书,老瑞道谢了!每人三五张,老瑞也能得个几千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