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四节 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四节 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沙正阳也知道自己这番说辞还是引起了对方的怀疑。

    的确,这事儿未免太凑巧了。

    一听到说要设卡拦截,怎么就能和市公安局一把手扯上关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不过对方大概也是搞不明白自己要撒这种谎的意图吧,所以才会将信将疑。

    “呵呵,许哥,下午我去了市委见我老领导,他现在调到市委办担任副主任,正巧碰到市公安局一位领导来市委找吴书记,吴书记在开市委常委会,曹主任就在负责会议,所以就在会议室外遇见了,刚好听到了那么几句,真就有这么巧。”

    沙正阳面色不变,显得很自然,“当然,我也在不知道是不是说你们这事儿。”

    沙正阳并不担心对方会戳穿这个可能存在漏洞的谎言。

    吴天河不是谁都能接触上的,市委常委,政法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大概县公安局里也只有县公安局局长常淮生能搭上话,副局长都难得有机会在一起说话。

    许铁这种刑警队副队长这种身份是绝对靠不上边儿的。

    就算是日后真正能搭上话了,他要去专门询问这样一句话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事隔日久,吴天河也不太可能想得起某年某月某日他曾经和哪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贵人多忘事,他们也不会在乎这么一句话。

    “不是这一桩还能是哪一桩?市局来的紧急电话通知,连传真都没有来得及,难道还能一天有几个逃犯冒出来?”

    于峥嵘倒是有些兴奋,听说是持枪逃犯,对他这种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年轻刑警来说就太有刺激性,太具有挑战性了。

    许铁目光在沙正阳平静的脸上流淌了一圈。

    他总觉得对方未免太老成了有些,就算是给领导当过秘书也不至于老练到像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般,自己在他面前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这种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怎么琢磨都猜测不出对方撒谎的意图何在,那么排除这种可能,那就有可能真的是碰巧了。

    恰巧市局某位领导到找在市委开会的吴书记汇报工作,顺带说了这件事情,或者就是专门汇报,被这个家伙刚好听见了。

    如果是那样,事情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是寻常逃犯,这种事情每年都会遇上那么几遭。

    抢劫的,杀人的,强奸的,越狱的,但这些人再怎么骁悍顽劣,那也不过就是普通人,顶多比普通人强壮一点,但论危险性,都算不上什么。

    哪怕他有刀棍这一类的武器,在三五个有准备的警察面前,尤其是有手枪的警察面前,基本上要么就是束手就擒,要么就是寻机逃跑。

    准确的说,前者的可能性更大,没有谁能在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时还能保持泰然。

    但如果是持枪逃犯,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本身持枪,嗯,非法持有枪支,那就是犯罪,而且这种在逃跑途中持有枪支的犯罪分子,那基本上都是重犯。

    也就是说他拼命的几率就要大得多,对警察的威胁那也是成几何倍数的增加,如果不认真应对,那就非常危险。

    “小沙,你真的听到吴书记他们说逃犯有枪?”

    许铁也不敢冒这个险,如果罪犯真的有枪,那自己这一把枪肯定就不够用,魏局长不在,那也得想其他办法去枪库把枪领出来。

    “这我可不敢打包票,我只听见他们说可能有枪,但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这种事情,只要是可能,那也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料敌从宽啊。”沙正阳不动声色的道。

    “可魏局长不在啊。”于峥嵘又有些沮丧。

    “魏局长不在,常局长在啊,他家灯好像还亮着呢。”沙正阳瞥了一眼对面的二楼。

    现在的县公安局局长常淮生是接高进忠的班,也和高进忠住两对门。

    高进忠去年底就卸任了政法书记,但常淮生还没有能接任,不知道什么原因。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逃犯,有一支枪足够了,这么要去找局长签字领枪,似乎显得有些小题大做,更有点儿要在局长面前显摆自己多么不怕牺牲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许铁没有考虑要去找一把手签字。

    但如果真的逃犯有枪,那就是两个性质了。

    若是因为自己没有找到局长签字就没把枪领到,结果导致出现了意外,那就是自己的失职甚至是渎职了。

    “逃犯有枪的话,那我们就必须要领枪了,而且得多领几支,必须要准备周密一些。”许铁的目光仍然落在沙正阳身上,语气重了许多。

    沙正阳也听得出来对方的言外之意,别开玩笑!

    这种事情也容不得开玩笑!

    “嗯,那是,现在社会越来越复杂,亡命徒也越来越多,都是给看香港录像给看出来的。”沙正阳接着话,字正腔圆,“是得小心一些,最好多去几个人。”

    见对方仍然语气十分肯定,而且还有点儿“建言献策”的意思,许铁终于确定对方恐怕不是信口雌黄了。

    好歹也是当过县长秘书的人,恐怕也不至于这么不知道轻重才对。

    打定主意,许铁也就不纠结了,迅即点点头,“也是,常局长在家,那就去找常局长签字。”

    于峥嵘和老崔见许铁要去找局长签字,老崔、于峥嵘和沙正阳也就站在了楼下,于峥嵘随口问道:“正阳,你上哪儿?”

    “去高主任家。”沙正阳笑了笑,“对付持枪逃犯,自个儿千万小心,一定得都有枪才行,千万别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了。”

    “滚你的,少在哪儿拽文嚼字!”于峥嵘笑骂道:“就没有一句好听的。”

    “我是为你好,干你们这行的,刀口舔血,是要自个儿小心才是。”沙正阳没好气的道:“算了,等过几天我约你一起吃饭。”

    沙正阳走到单元楼道里的时候,许铁也正在上楼。

    敲了常淮生家的门,还好常淮生在家,出来问了情况。

    常淮生听到许铁说逃犯有枪,立即警觉起来,“谁说的有枪?怎么下午下班的时候老魏没给我说?市局又有通知?”

    许铁暗自叫苦,不知道如何应答,却听得门外沙正阳接上了话,“常局长,是我听说的。”

    **********

    再求2000推荐票,觉得俺新书太粉嫩的,可以去看看俺老书《官道无疆》,相信不会让没看过或者看过看第二遍的兄弟失望,^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