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三节 这么巧?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三节 这么巧?

    “鱼儿,鱼儿,真的是你!你没事儿吧?”

    骤然激动之下,沙正阳有些口不择言,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能够转过弯来,或者说还没有完全把时间“倒过来”,就像坐飞机跨洋飞行没能倒过时差一样。

    “我能有啥事儿?你喝醉了吧?”于峥嵘莫名其妙的推搡了对方一把,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这段时间咋人影儿都看不见,我听说白菱……”

    沙正阳和白菱处对象的事儿在他几个好友里都知道,而且大家也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大家都对白菱的印象很好。

    “行了行了,不说我的事情了,你在这干啥?”沙正阳注意到另外两人的目光望了过来,赶紧打断这个“死而复生”的老同学的喋喋不休。

    “找领导签字,没找着。”于峥嵘一边回答一边介绍:“铁哥,崔哥,这是我同学沙正阳,在县政府办上班,给县长当秘书,汉大中文系的大才子,正阳,这是我们刑警队的许队长,崔哥。”

    二十多年前的记忆对于很多东西已经有些模糊了,沙正阳努力回忆着。

    毕竟他在银台还工作了那么些年,这个许队长他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叫啥来着他记不清了。

    他只知道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他受伤最轻,估计与他手中有枪有关,应该被免去了职务。

    但受了重伤的于峥嵘一直在为他辩解,哪怕是沙正阳去医院看望他时他也这么说,估计也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嘴去带话。

    只不过于峥嵘并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已经调走了,不再是银台县的县长了。

    三十二三岁的刑警队副队长,在县公安局里也算是翘楚人物了。

    这年头干部年轻化还没有走得那么快,三十来岁能在藏龙卧虎的刑警队里出头,当然不简单。

    但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也就意味着他的政治前途彻底断送了,所以在沙正阳后来的印象中没有留下多少印记。

    “哦,沙秘书,你好。”听说是县长的秘书,姓许的车轴汉子倒是挺大方的打了个招呼,而那姓崔的老刑警看上去都四十来岁了,只是点点头,没说话。

    寒暄了两句,许姓车轴汉子便示意他自己和老崔先走。

    沙正阳心中一急,这一走,就不好办了。

    “许哥,你们要去设卡拦截逃犯?”

    “咦,你怎么知道?呃,刚才我们的话你听到了?”许姓车轴汉子瞪了于峥嵘一眼。

    于峥嵘赶紧道:“嘿嘿,许哥放心,正阳不会乱说,正阳,你问这个干啥?别瞎咧咧。”

    “我下午刚从市里回来,县长调到市委去了,我去看看他,正好遇到了你们市委政法书记吴书记和一个穿警服的在市委三楼说事儿,就是说好像有一个逃犯是从南边而过来的,可能身上有枪,正在安排布置设卡堵截,……”

    许铁讶然,锐利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身上。

    这怎么可能?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听到自己和小于说设卡的事情也就罢了,怎么还凑巧听到市委政法委吴书记和别人布置工作的事情,而且还给自己来一句逃犯有枪,这是想要戏耍自己么?

    许铁清楚县长曹清泰已经调走一个星期了,这家伙虽然是小于同学,但是现在也就是县政府办一普通工作人员了,居然还给自己扯上了市委政法委的吴书记。

    汉都市委政法书记同时兼着市公安局局长,这家伙所说的吴书记肯定也就是市公安局局长吴天河,听起来似乎有模有样,但许铁从不相信这么凑巧的事情。

    只是这家伙这么给自己演一出有什么意义?

    戏耍自己?还是要在他同学面前显示一下虽然县长调走了,但是他还是很有关系门道,甚至还能接触到汉都市公安局的一把手?

    在许铁看来,多半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这小子年纪轻轻却是这般爱好虚荣,这让许铁有些不屑。

    “小沙,你这个话是听谁说的?逃犯有枪?”许铁停住脚步,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道。

    见吸引住了许铁,沙正阳松了一口气。

    他可是真不愿意一些他绝不愿发生的事情重演。

    在他记忆中,事情发生之后的几年里,他和于峥嵘在一起时候,于峥嵘都会如同祥林嫂一般反复的提及这件事情。

    于峥嵘的话语中懊悔夹杂着无比遗憾,就说那天晚上因为分管局长不在,他们没能签到字领到枪。

    这个时期县公安局刑警队基本上都是人手一把枪,而且多半都是随身带。

    但那段时间邻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因为喝醉了酒之后把枪丢在了饭馆里,还好被人捡拾到了,没出啥大事儿。

    所以市公安局开展了对全市公安机关枪支大检查,要求非值班人员或者因工作需要需要持枪者,一律枪支入库,需要则到枪库按规定程序领取。

    这本来也就是一阵风,一般说来一段时间之后,因为工作需要,这些枪支就会陆续重新发到警察手中,远不及一二十年后管理那么严格。

    当然这也和时代不同有关系,现在没有后世那么先进的通讯工具,找人很方便,哪怕人不到,领导一个电话就能先临急权变,后补办手续就行了。

    但现在还不行,赶上下班时间,而领导又恰巧不在,遇到认死理且有没有特殊原因的,你还真不好打交道。

    今儿个正巧就遇上了。

    结果就是一起去的三人中只有一人有枪,而且是一把六四式,骤然遭遇之下,逃犯则掏出了一把火力更猛的五四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黑星枪。

    猝不及防之下,一名警察当场牺牲,而于峥嵘在与另外一名有枪同伴一道追击时被对方逃跑时一枪击中了右胸,另外一名同伴也被对方一枪击中了肩部。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对方有枪。

    对方曾经是一名军队转业的志愿兵,在部队上就是枪械修理员,算是一名“专业对手”,这支枪据说也是从部队报废枪支零部件里凑出来的。

    当然这些情况都是在两天后这名逃犯在邻市的一座山上被武警围困击毙后才知道的。

    于峥嵘就一直在埋怨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个情况,他们就会提高警惕,不会按照寻常的设卡拦截那样的方式来应对了,只可惜从来没有如果早知道。

    但现在,好像就真的有“如果早知道”了。

    ***********

    再求3000张推荐票,继续冲击!兄弟们你们肯定还有,砸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