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二节 料敌从宽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十二节 料敌从宽

    离开市政府的沙正阳赶了一趟回银台的中巴车。

    从市区回银台的中巴车车票价格要比大客车更贵一些,大客车只要一块,而中巴车则要一块二。

    这年头中巴车都还算是比较新潮的玩意儿,不像大客车那种中空上半截塑料皮靠背,而是整体的单座座椅,但价格上的差异让大部分人乘车还是乘那种五六十座的大客车。

    从汉都到北面的涪岗、昭阳市都要过银台,不过这些长途客车基本上都不进县城,而是直接在县城东面的招呼站歇一脚捡一些顺路旅客就走了。

    银台的南门汽车站主要还是县汽运司和省运司三十六队的车子跑这边,但随着运输体制的改革,中巴车也开始出现在了这种短途运输线路上了。

    不过现在的中巴车还是县汽运司垄断着,不允许私人经营,要几年后运输市场彻底放开后,县汽运司和省运司都会被私人的中巴车打得落花流水。

    遭遇了六点过汉都市区下班潮,看见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潮如海水一般在自己乘坐的中巴车旁边漫卷而过,沙正阳也是无限感慨。

    十多二十年后,这种局面便再也无从得见,取而代之的是滚滚的汽车潮,当然也还有滚滚的尾气和雾霾。

    回到银台,已经是晚上快七点半了,但天色仍然大亮。

    原本沙正阳是打算去找冯子材好好谈一谈的,来个联床夜话也行,但他还要先去高进忠那里。

    几十年宦海的经验告诉沙沙正阳,料敌从宽,预己从严,不确定的可能性最好往糟糕的方面考虑,因为那往往会是现实。

    虽然汪剑鸣答应了自己,但是或许他可以相信这个时候汪剑鸣的承诺,但是闻一震这种政坛老油子若是没有利益,不太可能做雪中送炭这种事情,所以这事儿还有许多不确定。

    至于曹清泰这边,沙正阳倒是信得过,但是赵嵩的影响力能否达到那一步,不太好说。

    所以,他还得去找一趟高进忠。

    高进忠的家不在县政府宿舍楼,而是住在柴门街的公安局宿舍里。

    他原来是县公安局局长,后来晋位县委常委、县委政法书记,一直兼任了好几年公安局长之后才卸任,所以到现在也还住在县公安局宿舍里。

    县公安局宿舍就在柴门街38号,一道铁闸门,平时都是关闭着的,只有半带着锈迹的铁皮大门上的一道小门半掩着。

    进去之后有三栋楼,高进忠住第二栋的一单元二楼一号。

    进门时门卫还瞅了一眼沙正阳,不过看沙正阳的气度,门卫也没为难沙正阳,直接低头无视了。

    沿着路进去,一道红砖围墙就在左面,比一般的大院围墙要高一些。

    围墙上端用混泥土浇筑的斜面上还差着许多用碎玻璃片或者碎酒瓶支棱着的防护,这是这个时代最常用的防攀爬手段,三栋楼次第排开。

    毕竟已经在记忆中消失许多年了,重入这个时代,但是记忆却没有能够马上就回到那个时代,给他带来的感觉却是混杂着陌生和熟悉的异样。

    “铁哥,魏局长不在,签不到字,咋办?”有些粗犷的声音从前面一号楼的侧面传了过来,沉重的脚步声显示有两个人以上。

    “那咋办?枪库值班的是老俞头,他比犟驴还犟,没魏局长签字,他肯定不会同意领枪。”

    那个被叫做许哥的人气哼哼的道,语气里充满了烦躁不安。

    “也不知道魏局长上哪儿去了,没准儿就去钓夜渔去了,这沱溪这么长,上哪儿找去?”

    “嗨,没枪就算了,铁哥你有一支枪就行了,不就是例行的设卡拦截么?哪年不遇几次?市局那帮人就知道打电话穷吆喝,具体啥情况也不说清楚,谁知道那逃犯是不是往北边来了?”另外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接上话。

    “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找不到魏局长,也只有如此了。”被叫做许哥的人叹了一口气,“那先去吃饭,八点半准时在局大门口集合,就开那辆sd750去,记得多带两支手电筒。”

    三个人影映入沙正阳的眼帘。

    当中一个车轴汉子孔武有力,走路带风,三十五六岁,显得格外精悍。

    而他一左一右,左边的年轻人身形敦实,落在沙正阳眼中却是格外熟悉。

    “鱼儿!”

    沙正阳的声音都有些忍不住颤抖,下意识的想要揉一揉眼睛,没看错?!

    “咦,正阳?你怎么在这里?”那敦实的年轻人也是讶然之后一喜,“这一个月你跑哪儿去了?人都没见着你。”

    于峥嵘,这怎么可能?

    等等,设卡拦截?是今天?

    沙正阳的脑子立即飞速旋转起来,好像真的就是今天!

    1991年6月21日夜,银台县发生了一起大案。

    当天在按照上级公安机关要求,银台县公安局当晚在南渡镇设卡拦截一名逃犯时,因为对逃犯情况了解不多,三名公安民警在设卡拦截时被对方开枪击中,一名当场牺牲,一名重伤,还有一人轻伤。

    这起恶性案件之所以在沙正阳印象中如此之深,甚至连哪一天他都能记得如此清楚,就是因为其中一名重伤者就是他高中时代最要好的的同学和邻居于峥嵘。

    于峥嵘的母亲也是县饮食服务公司的,和沙正阳父母同一单位,所以也住在一起。

    两家是邻居,关系一直很密切,沙正阳、沙正刚两兄弟小时候被于峥嵘叫做阳刚兄弟,沙正阳则叫于峥嵘为鱼儿。

    于峥嵘当时被一枪击中胸部,肺部的贯通伤,后来因为伤势较重留下了后遗症,在几年后因为肺部伤势始终没有完全恢复而引发的并发症而逝去。

    沙正阳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已经是西水镇党委副书记的他去参加追悼会时,于峥嵘妻子婆娑泪眼以及还不到两岁的孩子那清亮无暇的眼神,至今他都记忆犹新。

    现在骤然看见了已经逝去接近二十年的于峥嵘,不,不对,应该是前世中逝去了二十年的于峥嵘,现在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呢。

    ***********

    兄弟们,新的一周来了,还等啥啊,把你们的推荐票砸来啊,老瑞搏命打榜啊!求3000张推荐票支持,兄弟们都有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