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九节 才子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九节 才子

    对于沙正阳的请求,汪剑鸣也有些犹豫。

    没错,他和沙正阳是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关系也一直不错,两人大学毕业同时分配回来。

    沙正阳是中文系毕业的,到了县府办,而自己是政教系毕业的,到了组织部。

    只是对方运气好,居然被县长选中,但好运气也只有半年,现在就走霉运了。

    汪剑鸣也羡慕嫉妒过沙正阳,但现在看见沙正阳可能会被踢下乡,又觉得有些可惜。

    只不过要让自己去找自己姨父帮忙说和一下,他也得琢磨琢磨。

    “正阳,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样吧,我回去之后找我姨说一说,但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我和我姨都做不了主,我姨父那人的性格你也知道,所以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汪剑鸣丢下了两口话。

    “我知道,我知道,那剑鸣就谢谢了,下乡下定了,就想找个稍微方便点儿的地方,好歹西水也是老家啊。”

    沙正阳也知道找汪剑鸣要得个准信不可能,不过总要努力一番,也许在会上多一个人帮腔,没准儿就能行呢?

    “放心吧,我们俩这么多年的同学,能帮上忙的肯定得帮啊,哎,你也是,早去干啥去了?”汪剑鸣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沙正阳也是苦笑,他能说自己是今天才回味重生,开始醒悟过来的么?

    从县里出来,路上仍然是暑气逼人。

    炽热毒辣的阳光晒得地面的柏油路发烫,有些地段都熔化了,稍不注意踩上去,就得要沾脚。

    沙正阳不得不选那路边走,免得把凉皮鞋给扯掉了。

    要去市里,得到南门汽车站去赶车,还有两三里地。

    公路绕着县城东边儿过,要到快到南门时才拐进城,算是县城南边一处最热闹的所在。

    “正阳!”

    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格外熟悉,比起二十多年后的声音没太大变化。

    沙哑的公鸭嗓,拿声音本人自己的话来说,典型的磁性烟灰嗓,唱摇滚的天才,就是略微缺了点儿音乐天赋,又没能赶上时代。

    嗯,老同学,文学才子,现在的声音有点儿像2002年刚出道的阿杜。

    “才子?你在这里干啥?”

    峨眉二八圈的自行车,手上一捏车闸,刹在了沙正阳面前。

    泡沫拖鞋,大运动裤头,一件文化衫,略显发黑的脸膛上,一脸青春痘,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子不耐烦的躁动气息。

    “你堂堂县长秘书,咋混得这么矬?三十四度大太阳,你还走路?”

    “少他么废话,去哪儿?搭我一截,把我甩到南门汽车站去,赶紧!我赶时间!”看见面前这家伙干瘦的身体,沙正阳的自信心都要强不少,“你下午没课?”

    “狗屁课!这都要高考了,谁还上体育课?”

    干瘦如狗的家伙是沙正阳的高中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冯子材。

    和守镇南关的抗法老将一个名字,一头长发凌乱,看上去就像是六七十年代的盲流一般。

    “你去南门汽车站干啥?”

    “赶紧,我要去市里办事。”沙正阳也懒得和这家伙废话,一屁股就跳上自行车的后座。

    这家伙一旦打开话匣子,就别想清静了,这会儿他也没有多少心情来和这家伙聒噪。

    “嗨,你都是县长秘书的人了,改天我还琢磨着你能不能给我们学校校长打个招呼,我也没有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错,能不能给个机会,还是让我去教我的专业?”

    把自行车蹬得风快,冯子材一边唠叨一边埋怨:“这一学期就没几节课,这高三的体育课,你说谁他么上?人窝在学校里,都快全身长霉了。”

    沙正阳有些惭愧。

    前两月和冯子材一起吃饭的时候,冯子材也说过,只不过可能这家伙也知道自己没当两天秘书,所以也有些吞吞吐吐,没挑明,只是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都“失业”了。

    自行车轮在晒化的柏油路上碾压着,发出“哧哧”的声音,冯子材身上传出来的汗味让沙正阳有些恍惚。

    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坐同学的自行车,和冯子材这样肆无忌惮的谈笑。

    冯子材骂骂咧咧的说着学校对他的不公,诅咒着县教育局领导总有一天得进班房,但沙正阳知道这家伙是咎由自取。

    本来大学都要毕业了,他却和女朋友在一起寝室里做事儿的时候被学校督察队的给逮住了。

    还算是他家里有点儿关系,他二叔是市文化局的一个处长,只给了个处分,分配回县里弄到西郊中学。

    校长也是个“嫉恶如仇”的,直接把他发配去教高三班的体育,这一年教下来,把他给郁闷得。

    坐上自行车后座之后,沙正阳才感觉到屁股下边还有本东西。

    从压簧下抽出来一看,封面倒是挺妖艳火爆的,雪米莉的《女情杀》,一个凸点女郎盘腿坐着,看得沙正阳都忍不住叹息。

    冯子材这个家伙依然如此。

    从读大学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喜欢看各种情色黑道和凶杀类的小说。

    除了那些盗版的倭国西村寿行和大薮春彦的凶杀情色小说外,一本雪米莉的《女带家》被这家伙翻得犹如腌菜一般,还专门带到自己寝室里拿给自己看。

    这爱好一直持续了多年,从高中到大学,好像就没变过,也不知道他对这些肥皂书哪来这么大兴趣。

    连他自己都说若是学习有这么用心,清华北大早考上了。

    “才子,你这爱好真改不了?不是有杂志说这雪米莉是两个大男人么?还这么感兴趣?”沙正阳忍不住调侃对方,“你啥都实验过了,还对这些书感兴趣?”

    “乃公就爱这一口,咋地?”被沙正阳一挤兑,冯子材气哼哼的道:“也是我没这本事,人家就靠写这些书,据说成了百万富翁,我咋就写不出来呢?”

    “呵呵,你也想写?”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笑了起来。

    这家伙,还是那样,简直没变,就是带把子的口头禅都要显示一下自己与众不同。

    他老家是嘉州那边的,嘉州人说话占别人口头便宜,说老子,他说乃公,显示自己的文学素养与众不同,这也简直没治了。

    ********

    新书幼苗期,真的很需要兄弟们推荐票和宣传,兄弟们养成每天点击、推荐好习惯啊,顺带加入你们自个儿的书单推荐一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