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八节 第一步

第一卷 金风未动蝉先觉 第八节 第一步

    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双狮三星,这是毕业后白菱用两个月工资替自己买的。

    看到这块表,沙正阳心中就是一阵抽搐,如同刚刚愈合的伤口被挑开,再度出血。

    中午吃饭,无论是沙正阳还是白菱都表现得很冷静,但是沙正阳知道白菱的冷静是正常的,而自己的冷静却是自己刻意压抑和克制的结果。

    对于一个和自己有过两年多感情的女人,他做不到斩情断爱。

    记忆中自己在西水能丢开一切废寝忘食的工作,很大程度就是想要用忙碌的工作来麻醉自己。

    即便是那样,自己第二段感情也是三年后才到来。

    快四点了,不能再耽搁了,他得马上去一趟市里边。

    从银台到市区18公里,乘客车却需要大半个小时左右。

    曹英泰在市委办上班,他这样贸贸然前去,其实有些唐突孟浪,但是现在他却顾不得许多了。

    高进忠那边可以晚上去,曹英泰那边却要早点敲定,至于汪剑鸣那边,他现在就要去说好。

    出了门,扑面而来的幽暗让沙正阳还有些不太适应。

    这是一栋典型五六十年代的二层楼建筑,幽深的巷道式走廊,一道回旋式楼梯,走廊两端有窗户,透着光,但是长长的楼道中间却显得很暗。

    老式木质地板踩上去橐橐作响而又有些弹性,让沙正阳记忆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活跃。

    这幢小楼在文革期间是革委会的领导们专用,但是文革之后,县里领导觉得这栋小楼不太适合办公了,大概是觉得风水不好。

    因为两名曾经在这里呆过的造反派头头都被抓去劳改了,所以后来的领导有些忌讳,便把这栋小楼闲置一边了。

    后来一楼被档案局占用了,二楼则成为了县委史志办的办公室与县机关事务局的办公室和储藏室了。

    但实际上这栋楼周围的环境却相当好,背后是几株弥足珍贵的香榧树,还有一片秋日里飘香的桂树,对于沙正阳来说,简直就是意外的福利。

    不是谁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单间宿舍的,尤其是在这个年代要想分房都得要论资排辈,而且还得要县里有财力来修的情况下。

    大学刚毕业的小青年想分房,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沙正阳能分到这里,准确的说是借到一间房住在这里,也是因为他担任了县长曹英泰的秘书。

    曹英泰就住在县委县府大院背后的县委招待所里,他这个秘书需要经常与县长在一起,为了方便起见才给找了这么一间房临时住着。

    这对于沙正阳来说简直就是意外惊喜。

    和白菱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有这么一间爱巢供二人恩爱,对于沉醉在爱河中的二人来说无疑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喜事,自然是求之不得。

    白菱所在的汉化总厂虽然是省属大国企,条件很好,但是要想分房,那也是根本没戏。

    所以这间房就成了热恋中的人撒欢的天堂,尤其是在夜里,这栋楼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

    只可惜这种美好的日子只有半年。

    此情只可待追忆?

    只是此时已惘然。

    沙正阳仍然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去追回那段感情,太刻骨铭心了,哪怕事隔二十多年了,历久弥新,无法释怀。

    重回从前,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种种复杂的情绪在沙正阳一踏出小楼楼道,步入阳光下之后便迅速消失了。

    对于沙正阳来说,现在他需要面对的一切,关于自己未来的一切,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急迫需要解决的。

    沙正阳住的这栋小楼在县委县府大院内的西北角。

    面南背北似乎是每个衙门的常态,任何时代都不例外。

    县委组织部所在的县委大楼名义上是大楼,其实就是一幢三层楼的楼房,大概是建于八十年代中期,正好处于县委县府大门的左边。

    而对面就是县政府大楼,五层楼的大楼起码要比县委大一圈,当然里边的部门也要多得多。

    在县委县府大楼之间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假山花台,而在花台正对大门处,则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标语,灰底红字,镶刻在石质花台围栏下。

    以沙正阳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组织部在四楼,沙正阳几乎是用小跑上楼的,很熟悉的找到了汪剑鸣的办公室。

    “剑鸣!”

    “咦,正阳?”汪剑鸣办公室里还有两个同事,对沙正阳都不陌生,县长的秘书,而且一米七八的个子,相貌堂堂,重点大学毕业生。

    不得不说沙正阳很招人眼目,同样也吸引了不少羡慕嫉妒恨。

    看见沙正阳过来,汪剑鸣一愣之后就马上反应过来,疾步走出来,“有事?走,那边去。”

    走廊一端是组织部的档案室,很僻静,汪剑鸣也意识到沙正阳来找他肯定是有事,而且多半是和上午自己告诉他那个消息有关。

    不过这家伙现在似乎才醒悟过来,未免有些晚了。

    书记碰头会定了他必须要下乡镇,谁也改不了了。

    和他一起要下乡镇的是已经提前报到的另外两个今年应届分配三个大专生,还有几个中专生。

    今年本科生不下乡镇,都留在了县直机关里,但是沙正阳却要下乡。

    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大家心照不宣,朱伟忠对沙正阳很不满意,在里边起了很大作用。

    听完沙正阳说明来意,汪剑鸣很是意外。

    他知道沙正阳来找他肯定是想通过自己姨父闻一震的关系来走走后门。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拒绝了,因为这事儿沙正阳下乡的事情已经定了,谁也改变不了。

    没想到沙正阳居然不是想留在县里,而是希望去西水。

    “正阳,你想去西水,呃,不想留县里?”汪剑鸣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剑鸣,我想留县里就能留么?我现在的情况,……”沙正阳摊摊手,一脸懊悔模样,“现在就是幡然悔悟也来不及了啊。”

    汪剑鸣也知道以沙正阳的为人处世,这种情形下要留在县里,肯定不可能了。

    “那去西水和南渡有区别么?”汪剑鸣信口问道。

    “我姑不是在西水么?留在西水也能到她家蹭口饭吃,西水镇政府伙食团的味道不咋地,我陪县长去吃过。”沙正阳叹了一口气,“我得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啊。”

    西水与南渡距离县城都不远,都属于城郊结合部,但是再怎么也有几公里。

    西水比南渡还要远一两公里,骑自行车也得要十多二十分钟,走路就不用说了。

    **********

    还得唠叨两句,先求推荐票,新书裸奔期,打榜需要各种支持。另喜欢本书的兄弟把它加入你们的书单中,也算替老瑞宣传一下了,老瑞先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