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神启
    贝克兰德,一个宛若神殿的地下室内。

    A先生身穿带兜帽的黑色长袍,安静地跪坐于倒吊的巨人神像前,许久没有动作。

    忽然,他侧了侧耳朵,似乎在倾听什么。

    短暂的停顿后,A先生猛地抬起双手,用左掌啪地扯断了右手食指。

    他将那截血淋淋的指头塞入口中,如吃零食般咀嚼出了脆响。

    咕噜!

    A先生喉头蠕动,将咬碎的指头吞入了腹中。

    他的身体霍然颤抖,似乎正被无形之人抓着摇晃。

    这样的状态里,A先生前伸右手,用伤口流下的血液在地面书写出一个个单词。

    那些单词并非能撬动自然力量的巨人语、巨龙语,也不是用于祭祀的赫密斯语,而是最普通最平常的鲁恩文。

    鲜红的色泽飞快凝聚,那一个个单词拼凑成了几段话语:

    “找到: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眷者和信徒,在贝克兰德。”

    随着“神启”内容的结束,A先生停止了颤抖,伤口处蠕动着长出了一截全新的手指。

    他埋低脑袋,仔细看着自己刚写下来的话语,嘴角在阴影里一点点翘起。

    “唯服从您的神谕!”A先生谦卑地匍匐于地,似乎又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

    白银之城,圆塔上部。

    洛薇雅走到窗前,俯视着黑暗里的点点烛火,神情逐渐变得柔和。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首席’阁下?”洛薇雅轻巧转身,微笑问道。

    房门无风自动,向后敞开。

    外面站着的正是“猎魔者”科林.伊利亚特,他披着棕色外套,腰间有一条镶满暗格的皮带。

    “洛薇雅,探索小队队员的异常已经被证实。”科林平铺直述地说道,“作为队长,不管你有没有问题,都必须去地牢待七天,接受‘荣耀冠冕’的洗礼,你应该很清楚,这是规矩。”

    洛薇雅没有丝毫愤怒,平静笑道:

    “我知道,我已经做好在地牢待很久的准备,等到结束,如果你们还不放心,我可以接受任何安排。”

    说话间,她已走向门口,面对面越过了“猎魔者”科林。

    科林沉默转身,跟在她的斜后方,沿着盘旋的阶梯一步步往下。

    行至一半,两人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喊声。

    “又开始了吗?”洛薇雅表情略显迷茫地问道。

    科林点了点头,沉哑回答:

    “嗯,这是我们逃不出的宿命……”

    此时此刻,圆塔中层,一个大厅内。

    探索小队队员和他们额外污染的几位白银城居民正被宛若实质的神圣光彩压在原地,无法动弹,就仿佛背负了一座巨山。

    一对四十来岁,皮肤偏黑的夫妇各自拿着把有复杂花纹的直剑,走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面前。

    那个年轻人的身体已经崩溃,像是一滩肉泥,但他的脑袋却完好无损,只是长出了一条条血色的细须。

    看见那对夫妇过来,他惊恐地喊道:

    “爸爸,妈妈,你们要做什么?

    “不是说好今晚一起吃烤铁蝎吗?

    “爸爸,妈妈,我给你们抓了好多铁蝎……”

    那对夫妇不忍地侧头望向了一边,但手里的直剑却高高举了起来

    噗噗两声之后,那年轻人停止了哭喊,先是抽搐,接着彻底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另外一边,一个十来岁的女孩也举起了有复杂花纹的直剑,流着眼泪刺向了她的姐姐。

    那个躺在地上的女子忽然笑了一声,语气柔和地说道:

    “今天以后,你就要自己生活了,不要再天真了……

    那女孩顿时哭得视线模糊,手中的直剑停在了半空。

    但是,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按在了她的手背处,猛地往前一推。

    噗!

    女孩怔在了那里,似乎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到。

    这就是笼罩在白银城每个人身上的古老诅咒,必须亲手杀死自己的血亲,才能阻止他在死后变成又可怕又诡异的恶灵。

    所以,哪怕达克已经完全异变为怪物,且被不知名存在污染,不具备审问的价值,“阴影”监控者也没敢当场杀死他,而是努力控制住,带回圆塔,等待他的父母,否则事情会更加麻烦。

    那些同样被污染的探索小队队员此时正接受着两千多年来不变的处理,虽然谁也不知道这种状态下的他们死后是否还会异变,但没人敢赌一把。

    幸运的是,白银城人口不算太多,又困居一地,在高层一代代的安排下,彼此间有血缘关系的不在少数,即使必须限制为三代以内,也能找出好些。

    正因为如此,编排巡逻小队名单时,负责的非凡者得首先考虑血缘因素,防止意外情况发生。

    对于探索小队,要求没那么严格,因为他们的任务往往深入黑暗,与白银城相隔极远,即使死亡,即使异变,也影响不到大家的安危。

    一旦哪位居民不再有三代以内的血亲,那他将受到严格的监控,只要他出现重病或明显的衰老,就立刻会被送入黑暗的深处,远离白银城。

    先前被隔离在地牢的前探索小队队长于德尔异变时,圆塔内其实有三位长老在,但最终出手的只能是“首席”科林.伊利亚特,否则只能尝试封印。

    因为那个于德尔是他嫡亲的哥哥。

    “牧羊人”洛薇雅和“猎魔者”科林沉默着进入了圆塔最底层,在几位黎明骑士的陪伴下,来到了地牢的深处。

    很快,两人停在了一间牢房外面,那些黎明骑士则散布于远处。

    洛薇雅未有异常,不快不慢地走进了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截蜡烛的房间。

    金属大门关闭前,她转过身体,用淡灰色的眼眸望向“猎魔者”科林,平静地说道:

    “‘首席’阁下,您曾经告诉过我,白银城居民远离这里,死在黑暗深处时,不会立刻异变为恶灵,得等待好几天,所以,探索小队其余队员有充足的时间拉开距离。”

    科林点了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洛薇雅闭了闭眼睛,露出带着些许悲伤的笑容:

    “两个月前的一次探索里,有位队员死在了我面前。

    “我假装与其他队员失散,在那里等了五天,可他都没有异变为恶灵。”

    “猎魔者”科林沉默看着她,什么也没说,直到金属大门哐当一声合拢,封印随之成型。

    …………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

    克莱恩等待了一阵,见象征小“太阳”的深红星辰没什么异变,终于松了口气。

    应该是成功了……他揉了揉额角,用灵性包裹住自身,坠回了现实世界。

    刚感觉出身体的存在,克莱恩就品尝到了寒冷的滋味。

    他打了个喷嚏,赶紧解除掉灵性之墙,重新钻入了被窝。

    可悲的是,他的被窝已经冰凉。

    还好进入灰雾后,我的身体有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否则明天怕是要感冒……克莱恩裹紧被子,感叹了一声。

    现在这种状态,让他想起了上辈子听过的一句俏皮话:

    取暖基本靠抖……

    在被窝重新温暖起来前,他只能漫无边际地发散思绪,考虑各种各样的问题。

    咦,我最近好像没什么太紧迫的事情了,“魔术师守则”总结完成,即使不再挑战不可能,只做正常的“表演”,新年前后也能按部就班地消化掉魔药,我接下来的主要安排也就是搜集“无面人”魔药的非凡材料,积攒相应的金钱,但这个急也急不来……克莱恩脑海里紧绷的弦渐渐柔和,忽然有了休息两三天的想法。

    随着被窝回暖,他不知不觉睡着,等到醒来,恰好听见教堂的钟声连敲了八下。

    克莱恩伸出手臂,感受到了外面的寒冷,又默默缩了回去。

    今天好像又降温了……没什么急着要做的事情,似乎可以睡个懒觉……他心态放松地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只赖了一会床,他就听见了肚子的咕噜声,感受到了下腹的鼓胀。

    人生真是处处面临艰难的选择啊……克莱恩嘟囔了一句。

    努力对抗那两种感觉十来分钟后,他终于放弃,猛地掀被起床,冲去了隔壁的盥洗室。

    换好衣物,洗漱完毕,他下到一楼,翻出食材,准备做费内波特面。

    这一次,他不打算用买来的肉酱,想试一试前两天才做好的肉臊,这是他根据记忆里的味道,仔细挑选配料炒制成的肉臊,虽然由于两个世界的某些食材始终有点不同,味道难以真正还原,但克莱恩尝了之后,觉得还是不错的。

    没过多久,他就吃上了拌调味酱和肉臊的费内波特面,觉得这真是一个美好的上午。

    秉持着这个世界的传统,他边吃边翻看起报纸,最先确认了“智慧之眼”老先生还没刊登广告。

    基于昨晚的那些想法,克莱恩决定今天娱乐一下,于是考虑起是听音乐会,还是听歌剧,看戏剧。

    西区、希尔斯顿区、乔伍德区不少音乐厅的门票至少要6苏勒,如果遇到知名音乐家,甚至会以镑计,针对平民的专业音乐厅,6到9便士,开放给东区有闲钱贫民的则只要1便士……克莱恩翻看着相应的资料,以挑选出今天的娱乐项目。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门铃的声音。

    叮叮当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