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表演开始
    头戴漆黑皇冠,身覆密实盔甲的克莱恩站至门口,调整了几秒,向前迈出了脚步。

    他宛若实质的身体,就那样无声无息地穿过了大门,进入了卡平的别墅。

    当先呈现于他眼前的是摆放着诸多椅子和衣帽架的宽敞门厅,后方则是以金色为主基调的华丽大厅。

    那里没有天花板,能直接看见高达三层的穹顶,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垂了下来,每一片“花瓣”上都屹立着一根洁白的蜡烛。

    大厅往左,穿过一扇厚重的大门,就是典雅有致的餐厅,里面烤肉的香味最为浓郁,掩盖住了酒类饮料和其他食物的味道。

    克莱恩没急于潜入餐厅,先绕着外面转了半圈,时而伸手拉两下灰白色的煤气管道,似乎在实验本身灵体携带“黑皇帝”牌后的力量有多大,对现实物质的干扰有多强。

    ——“占卜家”和“小丑”时期,克莱恩的灵体状态除了能占卜,有直觉预感,只具备两种类法术能力,分别是直接攻击灵魂和通过触碰,让目标出现冻僵的效果,等提升为“魔术师”后,他本身不依赖肉体的几种非凡能力,也可以在灵体状态下使用,比如纸人替身和空气子弹等。

    另外,他开始能附体别人,完成初步的操纵。

    而“黑皇帝”牌加持提升下,他灵体本身的力量变大,能够携带的物质变多,直接攻击灵魂的类法术能力随之进化成了“怨灵尖啸”,以人类听不见的声波伤害范围内所有生物的灵魂,也就是精神体,同样的,触碰带来的冻僵效果也显著增强。

    确认完毕,他找到角落位置的墙壁,穿行过去,进入了餐厅。

    接着,他压制住所有意念,让目光不含任何情绪地扫过了长桌。

    戴白色发套的赫拉斯,穿单薄衬衣的凯蒂,面容老相喝着红酒的帕克,以及略微发福,正切割着牛眼肉的卡平相继映入了他的眼帘。

    视线一触即收,克莱恩没敢多瞧,以免被几位非凡者通过灵感发现。

    他借助侍立在旁边的男女仆人的灵性光彩,也就是气场颜色遮掩,小心翼翼在餐厅内飘了一圈,弄清楚了具体的布局,比如这里的大小等同于他住所的客厅加餐厅加起居室,比如此处有一个壁炉,里面正燃烧着木炭,并通过管道,将温暖传遍了整个房间,比如四周共有十六盏典雅煤气灯,它们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带来宛若白昼的感觉,比如壁炉侧方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个个画框,里面有素描,有油画,皆是名家手笔。

    “那个长着络腮胡的贝里斯没来,应该正轮换看守着地下区域的入口……一位非凡者愿意做这种苦差事,卡平涉及的绝对不是简单的贩卖人口……”克莱恩想了几秒,靠在一副日落油画的旁边,伸手探入体内,拧开了那个棕色半透明小瓶的盖子。

    这是“生物毒素瓶”!

    他之所以重视时间点,要挑晚餐前来,就是因为此时此刻,主要人物聚集得最多,最整整齐齐,最利于发挥“生物毒素瓶”的作用!

    而初冬季节紧闭的门窗,会让“生物毒素瓶”见效更快,效果更好!

    另外,克莱恩来之前并未用“生物毒素瓶”泡水制作“预防剂”服食,他现在是灵体状态,根本不怕生物毒素!

    借助本身灵体的包容与遮掩,他静静站在那里,耐心欣赏起一盏盏连通灰白色煤气管道的典雅壁灯,而无色无味的毒素迅速往外弥漫。

    …………

    戴白色发套的赫拉斯切了块只有主刺的炸龙骨鱼,沾了点黑胡椒汁,将它塞入了口中。

    咀嚼吞下,他端起冒着珠串般气泡的淡金色香槟,心情不错地抿了一口。

    他已不自觉地畅想起晚上的娱乐节目,畅想起一个倔强的少女被自己征服的快乐。

    这让他食欲减弱,注意力无法集中。

    凯蒂没让仆人帮忙切割那只烤子鸡,正埋着脑袋,拿着刀叉,以精准解剖般的风格,迅速将食物分成了许多块,大小竟然都差不多。

    帕克边品尝红酒,边吃着炖羔羊肉,时不时与主座的卡平闲聊几句,算是这里最称职的宾客。

    晚餐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卡平将最后一块牛肉眼放入了口中。

    他微笑对三位非凡者道:

    “赫拉斯先生,凯蒂女士,帕克先生,今晚的甜点来自于拉波瑞餐厅的主厨先生,共三种,分别是水果焦糖布丁,奶油酥饼和胡萝卜蛋糕。”

    一贯冷漠的赫拉斯轻轻点头道:

    “我们这个国家是如此地热爱甜点。”

    他刚感慨完毕,就看见卡平抬手抓了下脸颊,接着又抓了一下。

    “有点痒。”卡平抱歉地笑了笑。

    话音未落,他忍不住又抓了一下,抓出了明显的血痕。

    那道血痕迅速肿了起来,表皮变得半透明,依稀能透过它看见里面淡黄色的液体。

    “真的有点痒。”卡平又笑了笑。

    他再次抓挠原本的那个位置,因为太过用力,肿胀到半透明的表皮一下裂开,带着腥味的脓液喷了出来。

    赫拉斯眼睛一眯,猛然站起,警惕地审视起四周。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夸张的笑声,身体霍然紧绷。

    他看见一男一女两位仆人捧着腹部,大笑了起来,笑得直不起腰,笑得流出了眼泪,笑得房间内一片安静。

    似乎是连锁反应,其余仆人有的晕了过去,有的不断呕吐,吐出了黄绿色的液体,吐得停不下来。

    他们无一幸免。

    砰!凯蒂掀翻了餐桌,让镶金餐具和剩余的食物酒液洒满一地。

    她的手中已多了一把左轮,一根黑色的软鞭。

    帕克跟随站起,但精神却出现了少许恍惚,他看着一边惨叫呼救,一边停不住抓挠,竟硬生生撕下来几条血肉的卡平,莫名觉得对方现在丑陋恶心的样子有些眉清目秀。

    这时,赫拉斯发现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瞬间明白整个房间恐怕都充满了毒素。

    他低吼出声道:

    “屏住呼吸!

    “帕克,你把门打开。

    “凯蒂,你跟着我寻找入侵者!”

    此时此刻,赫拉斯分外庆幸晚餐是和卡平一起享用的,而周围还有不少侍者。

    这些普通人对毒素的抵抗能力远远不如非凡者,他们提前出现迹象,让自己等人在中毒未深时就察觉到了不对!

    序列最低的帕克应该是我们之中症状最严重的……赫拉斯忽地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哐当!

    随着帕克打开房门,让餐厅不再那么封闭,赫拉斯也依靠“灵视”,发现了一道悄然游走的虚幻身影。

    那身影穿着厚实威严的黑色铠甲,头戴一顶漆黑的皇冠,并有同色面具覆盖,遮住了脸孔,就像来自灵界的王者。

    这正是克莱恩。

    赫拉斯抬起右手,指向那道常人看不见的黑色身影,口中念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囚禁!”

    霍然之间,黑色身影四周变得黏稠,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琥珀,或者围出了密封的透明墙壁。

    那道身影静止在了那里,难以动弹分毫,而凯蒂早已瞄准,扣动了扳机,配合相当默契。

    砰砰两声,绘满奇异花纹的淡金子弹穿透黏稠的空气,命中了那黑色的人影。

    子弹钻了过去,打在了对面的墙上,那黑色人影无风自燃,竟是一个剪裁粗陋的纸人。

    淡金色的火焰里,纸人迅速化成了灰烬。

    啪!

    一声奇异的脆响爆发,那十六盏典雅煤气壁灯里的光芒与壁炉内静静燃烧的火焰霍然变亮,照得赫拉斯、凯蒂和帕克眼前短暂只剩下一片火红。

    随即,所有的火焰熄灭了,只有窗外与人等高的路灯和穿透层云的绯红月光,静静照耀着餐厅,让这里显得黯淡异常。

    赫拉斯等人再次依靠灵视和灵感,寻找起那幽灵般的入侵者。

    与此同时,他发现毒素生效的速度并不快,在解决掉敌人前似乎不会真正发作。

    于是,他边注意地下区域入口处的动静,边再次手指房门,用古赫密斯语低沉发声道:

    “禁闭!”

    整个餐厅突然一凝,似乎多了一层连灵体也难以穿透的无形墙壁。

    赫拉斯要让那个入侵者跑不掉!

    找到你了!凯蒂一手握着左轮,一手提着鞭子,发现了漂浮至半空的黑色身影。

    她眼中刚有奇异的光芒闪过,还未来得及做出攻击,脑海就嗡了一声,就像被人用木棍重重敲击了下头部。

    她觉得自己遭遇了难以描述的尖啸,鼻端有几滴黏稠的血液缓缓往下掉落。

    赫拉斯只是略有眩晕,觉得呼吸不畅的症状严重了一点,最弱的帕克则眼冒金星,脚步变得虚浮。

    忽然,帕克的肩膀不知被谁拍了一下。

    阴冷的感觉汹涌袭来,他顿时僵硬在了原地,就像被冰霜完全覆盖住,被低温浸入了骨头里,而他耳畔则响起了熟悉的低沉嗓音:

    “囚禁!”

    帕克瞬间被透明墙壁组成的监牢困在了门边,但克莱恩并未附身他,直接穿了过去,及时避开了赫拉斯的法术效果。

    赫拉斯眯了下眼睛,轻甩右手道:

    “释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