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卡平的晚餐
    放好暗红色的圆腹钢笔,克莱恩拿起写有占卜语句的纸张,向后靠住了椅背。

    他嘴唇翕动,小声念起了“卡平今天晚餐的时间”,一遍又一遍。

    这话语于寂静空旷的灰雾之上层层荡开,克莱恩的眼眸迅速转深,眼帘缓缓垂下。

    支离破碎的梦境里,他看见了那个宽敞典雅的餐厅,看见了镶嵌黄金的陶瓷餐具,看见了鱼子酱、烤子鸡、炖羔羊肉、煎牛眼肉、炸龙骨鱼、奶油浓汤等食物。

    这些食物按照一定的顺序,一定的需求,依次摆放到了几位用餐者身前,其中有略微发福的卡平、戴着白色头套的中年绅士赫拉斯、只穿单薄衬衣的凯蒂、面容老相没什么威慑力的帕克。

    而从餐桌的尾部斜着往外看去,能发现一扇装饰华丽的玻璃窗,窗外云气稀疏,红月于半空隐约可见。

    克莱恩睁开双眼,将梦境里那个月亮的位置标注了出来,然后根据占星术的常识,飞快计算出了对应的大致时间。

    “7点30到45分的样子……考虑到几幅画面里,卡平等人已用餐过半,可以再往前调15分钟,这样一来,7点30分是较好的选择……”克莱恩无声自语,解读着“梦境占卜”给予的启示。

    7点30分用晚餐并不是太少见的事情,这甚至是鲁恩王国,乃至北大陆的主流,因为许多中产阶级或基于环境问题,或考虑到房租的便宜,住到了郊外,每天得乘坐短途蒸汽列车往返市区上班,等他们回到家里,往往已经是晚上7点之后的事情,所以,7点30分到8点是正常的晚餐时间。

    克莱恩在廷根市那会,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过那是因为没有仆人,没有全职太太,兄妹三人回到家里,还得自己再忙碌一阵才能享用到热食,并非上班距离远。

    这就是平民和贫民常常在7点30分到8点用晚餐的原因。

    而由于午餐和晚餐相隔太远,本属于上流社会的下午茶逐渐流行于了中产和平民。

    解读完毕,克莱恩回想刚才获得的启示,敏锐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卡平的妻子和孩子在哪里?

    他们并没有出现于餐厅……难道卡平是极端的风暴之主信徒,女人和小孩都得去起居室用餐?或者说,有别的原因?或者,卡平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他都是中年人了啊……克莱恩尝试着占卜了一下,未能获得有效启示,只好就此作罢。

    “7点30分。”他重复了这个时间点一遍,旋即返回现实世界。

    …………

    傍晚时分,哪怕在家里也打着正式领结的卡平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手下,语速缓慢却让人不寒而栗地问道:

    “法比安死了?”

    “是的,老大。”哪怕自身是卡平多年的同伙,那位手下也有些畏惧和惶恐。

    “奥德斯,叫先生,先生,过几年,得叫爵士。”卡平拉扯了下领结,状似悠闲地处理起粗大的雪茄,“法比安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

    “今天下午,我让他去东区办一件事情,结果他和兹曼格党的人发生冲突,被刺中了脖子……”奥德斯战战兢兢地描述道。

    卡平烤着雪茄,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道:

    “法比安真是一个蠢货。

    “不过,兹曼格党的人会不知道他是我手下的蠢货?”

    “先生,你知道的,经常会有高原人到东区加入兹曼格党,他们又野蛮又鲁莽,根本不会在意谁是谁。”奥德斯赶紧解释了两句。

    卡平哼了一声:

    “他们忘记了这不是高原?或者说,忘记了我卡平?

    “奥德斯,我要那片街区兹曼格党头目的尸体,你办得到吗?如果办不到,我会把你的妻子,孩子,连同你一起,沉到塔索克河里。”

    “先生,没有问题!”奥德斯当即拔高了音量。

    旋即,他又小声问道:

    “我可以调集哪些人?”

    卡平正要回答,房门突然被推开,戴着白色发套的中年绅士赫拉斯走了进来。

    他冷漠地看了奥德斯一眼,视线移向了卡平:

    “我听说你有手下在东区和黑帮发生了冲突,而且死了?”

    “是的,赫拉斯先生。”卡平拿着雪茄,站了起来。

    赫拉斯盯着卡平的眼睛道:

    “你想报复他们?”

    卡平的额头突然沁出了一滴滴汗水:

    “不,没有,赫拉斯先生,您误会了。”

    赫拉斯微微点头道:“你必须记住,我们在关键时期,如非必要,尽量不要惹事。”

    他停顿了一秒,观察了下卡平的反应道:

    “贝克兰德的人口贩子并非只有你一个,我们可以扶持你,也可以支持别人,你要记住这一点。

    “当初挑中你,是因为你足够狠毒足够无耻却异常谨慎,并非你已经是最大的人口贩子。”

    奥德斯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恨不得自己只是一团空气,那样就看不见卡平老大卑微的样子了。

    卡平表面没有丝毫愠怒,陪着笑道:

    “赫拉斯先生,我主要担心的是法比安的死不简单,这也许会打乱你们的计划。”

    “不,他的死没有任何问题。”赫拉斯用笃定的口吻说道,“我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这样啊……”卡平故作释然道,“那我就放心了。”

    他看了眼奥德斯,示意对方出去,然后压低嗓音道:

    “赫拉斯先生,这次的货物里面有你喜欢的类型。”

    见赫拉斯表情松动但又未做任何表示,卡平忙又补了一句:

    “送到那边的已经凑齐了。”

    赫拉斯遂缓缓颔首:

    “让她晚上到我的房间来。”

    “是,赫拉斯先生!”卡平满脸堆笑道。

    目送赫拉斯离去后,他的脸色一下变得阴沉,吸了口气,小声说道:

    “希望你们这次能遵守承诺……我不想再参与类似的事情了!”

    他清楚地记得那一年的丰收节,有人找上他,希望入手一批天真的少女。

    从那天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出现了极大的变化,甚至吃下了因法律禁止而转入地下的奴隶贸易五分之一的份额。

    他迅速变成贝克兰德较为有名的富豪,结识了不少大人物,并将他们拉入了堕落的深渊。

    到了这一步,他迫切地想要掩盖过去的罪恶,想让“卡平”再次获得洗礼,成为真正的上流社会人士,然而,暂时无法如愿。

    看了眼手中的雪茄,卡平拿起了摆在桌上的相框,里面有他和一个漂亮女人、两个孩子的合影。

    拇指摩挲过相框表面,卡平眯起眼睛,低声自语道:

    “这次之后,你们应该就能回来了……”

    晚餐时分,卡平走出书房,脸上再次挂好了和煦的笑容。

    “凯蒂女士,今晚有你喜欢的鱼子酱,以及特意为你准备的烤子鸡。”他向那位穿着单薄衬衣的女士说道。

    凯蒂摸了摸脸上的陈旧伤痕,未发一言,只是轻轻点头。

    卡平知道她是沉默凶狠的性格,没有啰嗦,目送她坐到了属于她的那个位置。

    紧接着,戴有白色发套的赫拉斯进入了餐厅,对每一位用餐者微微颔首。

    长相老气的帕克则喝了口餐前酒,笑着示意卡平快坐下。

    洁白的餐巾铺开,食物依次端上,卡平端起酒杯,轻笑一声道:

    “风暴在上,让我们为美好的未来干杯。”

    “为美好的未来干杯。”帕克响应道。

    赫拉斯没有说话,只捏住酒杯的高脚,虚提了一下,凯蒂则完全无视了几人。

    这个时候,悬于大厅的古典挂钟刚走到7点23分。

    …………

    贝克兰德桥区域,一家廉价旅馆内。

    做了伪装的克莱恩掏出金壳怀表,看了眼具体的时间,然后拿出圣夜粉,用灵性之墙封锁住了房间。

    做完这一切,他迅速布置好祭台,举行起仪式:

    “我!”

    “我以我的名义召唤:”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等到仪式完成,克莱恩当即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准备自己响应自己。

    那片高耸而肃穆的宫殿里,他看见了涟漪光纹凝聚出的“召唤之门”,那是对开的布满神秘符号的虚幻大门。

    克莱恩未急着被召唤,而是按照预定的计划,将“太阳胸针”等神奇物品纳入了自身灵体内。

    最后,他拿起“黑皇帝”牌,让灵体包裹住了它。

    霍然之间,克莱恩只觉自身灵体凝实得如有血肉,似乎已能拿起手枪,搬动桌椅!

    他周围随之弥漫起黑沉虚幻的雾气,而这雾气贴着表面,形成了一副充满威严感的盔甲。

    他脑袋之上多了一顶漆黑的皇冠,背后有了同色的长披风。

    此时此刻,克莱恩就像一位即将踏上征程的皇帝。

    黑皇帝。

    他最后审视了一遍没带上的净化子弹和左轮手枪等物品,一个迈步,进入了那扇虚幻大门裂开的缝隙里。

    从烛火中跃出后,他立刻在夜色的掩映下,快速飞行往位于乔伍德区艾瑞斯街的卡平别墅。

    没过多久,他漂浮于了人工喷泉前,速度不快不慢地往别墅门口靠拢,来回巡逻的护卫们从他身边经过,却没有任何反应,而由于还未进入真正的夜间,此时并无非凡者戒备外面。

    另外,克莱恩并不害怕里面的强力非凡者会提前察觉,有所预感。

    因为“黑皇帝”牌反预言反占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