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人工梦游
    劳伦斯坐在廉价咖啡馆的隔间里,难以遏制地想起了亚伯拉罕家族这些年来的苦难。

    自从分拆为小家庭,散居于各地后,长老会对家族成员的掌控度就降到了最低点,大量的亚伯拉罕为了规避诅咒带来的影响,不愿意去晋升,始终保持在序列8或序列9,甚至根本不尝试成为非凡者,只想作为有一定知识一定财富的普通人,平静美好地度过一生。

    长老会认为这是忘记了家族荣耀的行为,但却没办法严格处理,因为那等于自我灭绝。

    在这样的处境里,亚伯拉罕家族的上层涌现出变革的思潮,他们模仿生命学派的师徒传承制,培养起非家族成员,希望他们晋升高序列后,能反过来帮助亚伯拉罕们解决那存在了一千五六百年的诅咒,并找回在“四皇之战”里失踪的先祖伯特利.亚伯拉罕。

    这个计划最开始进行地非常顺利,不需要担心诅咒问题的学徒们在亚伯拉罕家族的精心培养之下,飞快变强,不断晋升,短短十年内,他们中间就有了好几位序列5的强者,而亚伯拉罕家族的直系非凡者里,一个序列6都没有。

    主干太弱,枝丫太强,悲剧的种子就此埋下,弟子中的野心家们将目光投向了亚伯拉罕家族拥有的那几件强力封印物。

    他们的图谋失败了,但也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所有非家族成员的序列6和序列5非凡者都认为他们在亚伯拉罕家族内部的地位与本身的实力不匹配,而且不被信任,无法获得某些封印物的操纵权。

    来回拉锯,艰苦谈判,互相妥协的过程里,意外发生了,其中一位叫做布提斯的序列5“旅行家”被“真实造物主”诱惑,加入了极光会,引来了一场可怕的灾难。

    这场灾难里,亚伯拉罕家族的上层近乎全灭,本就不多的强力封印物丢失过半,只剩下三件,劳伦斯的同母兄弟理查德就因此而身亡。

    布提斯则得到极大的好处,不仅搜集齐了需要的非凡材料,而且在“真实造物主”帮助下,成功战胜险阻,踏入半神序列,成为极光会五大圣者之一的“秘之圣者”。

    灾难之后,重建的亚伯拉罕家族长老会反省了过去多年的行为,却又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消极,颓丧,绝望等情绪笼罩在了所剩不多的家族成员心里。

    劳伦斯不愿意置身这样的环境,不愿意每天面对叹气声和压抑的气氛,找了个理由,离开长老会所在,前来贝克兰德寻觅另一个同母兄弟劳博罗和异母兄弟萨姆。

    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父亲这一支,好像只剩下自己。

    而他本身已年近八十,所有孩子都死在了布提斯带来的那场灾难中。

    光是回想这些,他就悲从中来,无可断绝。

    最让他痛苦的是,看不到报仇的希望,看不到家族荣耀重现的曙光。

    “我已经很老迈,而且之前又受到创伤,非必要,都不敢使用非凡能力了,那会带来失控,或者让诅咒降临……亚伯拉罕家族的未来究竟在哪里?”劳伦斯端起费尔默咖啡喝了一口,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

    回到租住的房屋内,佛尔思立刻进入卧室,反锁住了木门。

    她坐至床沿,调整了下状态,低声诵念起那个代表着希望和未来的尊名: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想向您祷告,陈述我今天遭遇的事情。”

    “我遇上了那位让我成为‘学徒’的老太太的丈夫的兄长,他疑似某个家族的成员……”

    “我隐瞒了与神秘领域相关的事情,但我担心他拥有极强的占卜能力,可以找出完整的真相……”

    ……

    这个时候,克莱恩正好在灰雾之上。

    他看见代表“魔术师”的深红星辰往外膨胀,荡起阵阵涟漪,听到层层叠叠的祈求声不断扩散。

    弄清楚具体的细节后,克莱恩手指轻敲古老长桌边缘,无声自语道:

    “很谨慎嘛,知道向愚者求助。”

    “而且,你的猜测没错,‘学徒’对应的序列7叫做‘占星人’……”

    最近苦读《秘密之书》的他迅速就制定了一个方案,可以通过仪式,帮助对方干扰占卜的方案。

    “不得不说,晋升序列7并有了《秘密之书》后,我在灰雾之上越来越像真正的神灵了,当然,暂时还只是个空壳……

    “说起来,我在‘正义’小姐、‘倒吊人’先生他们面前也算表演过很多次,完美蒙蔽了他们,为什么始终没有相应的灵性反馈,魔药的进度也没有随之变快,难道必须是在现实世界?嗯,也可能是他们这些观众的‘喝彩’,被灰雾隔断了,没法直接影响我,就像‘永恒烈阳’和‘真实造物主’难以穿透灰雾,找到这片神秘空间一样……

    “这么看来,灰雾和这片神秘空间的反应很机械啊,不够灵动,缺乏智慧……不过,对我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将相应的知识具现为古旧的羊皮纸,投入了象征“魔术师”的那颗深红星辰。

    佛尔思眼前忽然弥漫起无边无际的灰白雾气,而高空则降下了一张虚幻的黄褐色羊皮纸。

    她看见了上面书写有知识,心中霍然安定。

    有“愚者”先生出手,那位叫做劳伦斯的先生肯定没法在占卜里获得正确的启示!佛尔思诚挚地表示了感谢,忙碌着准备起仪式。

    她见过不少邪灵害人的事情,对“愚者”其实并不是那么信任,但满月诅咒让她只能依赖对方。

    再差也就是失去生命而已,没有“愚者”先生的帮助,上次血月的时候,我已经失控为怪物了……我每活一天,就多赚一天,这都是“愚者”先生的赐予,他什么时候想收回去都可以……额,最好还是不要收回去……佛尔思吸了口气,点燃了象征愚者的那两根蜡烛。

    这个仪式初期的步骤,与她之前掌握的那些没什么区别,直到蜡烛被点燃,精油、纯露、草药粉末等物品被投入火中。

    等到清幽空灵的香味弥漫于房间,淡薄虚幻的雾气笼罩了整个祭坛,佛尔思按照那张“羊皮纸”上记载的内容,飞快调整身心,进入冥想,默念起“愚者”对应的尊名,一遍又一遍。

    这样单调重复的行为,让本就因观想而平心静气安宁自如的佛尔思慢慢进入了一种心智沉睡而灵性发散的状态,整个人既浑浑噩噩,又保持着奇特的清醒,只觉精神正飘飘荡荡,不断往上。

    这和借助外物达成的“密契”过程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在许多地方又有所不同,这属于通灵术的一种技巧,用于沟通层次较高之灵,到了极致,甚至可以让非凡者在保留奇特清醒的前提下,精神漫游灵界。

    某些擅长影响心灵的非凡者则称它为“人工梦游”,他们可以借助催眠等技巧,让普通人也进入这种状态。

    那样一来,普通人看似沉睡,却能回答问题,看似闭着眼睛,闭着嘴巴,却能发现周围存在的各种灵体,并完成一定程度的沟通。

    克莱恩之所以不让佛尔思采用“密契仪式”,是因为那样只能给予知识,给予净化或者侵蚀等直接作用的效果,让对方的精神获得奇妙的体验,无法做到干扰另外一个人占卜等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密契仪式”直接影响目标本身的精神体、星灵体、心智体、以太体,与此相关的正面或负面状态随之被清除,“人工梦游”下的仪式,则可以让克莱恩做一些间接的事情,以此应对来源于外界的侵扰。

    迷迷糊糊间,佛尔思只觉自己飘荡回了灰雾之上那座巍峨古老的宫殿,看见了高踞于上首,俯视着一切的“愚者”先生。

    克莱恩望着深红星光勾勒出的“魔术师”虚影,不慌不忙拿起了刚才从角落杂物堆里找出来的一张纸人。

    作为一名晋升了两次的“占卜家”,他有不少办法干扰别人占卜,无需借助神奇物品帮忙。

    此时,受仪式影响,灰雾之上的神秘空间有了轻微晃动,些许力量因被撬动而流淌。

    克莱恩左手按住青铜长桌表面的“黑皇帝”牌,让它与自身灵体相连,带来了位格的提高,就像以前用“阳炎符咒”和阿兹克铜哨坚实灵体,提升层次一样。

    紧接着,他右手腕部一抖,将那张纸人丢了出去。

    那纸人霍然变大,背后长出了十二对纸张裁剪出的黑色天使翅膀,羽毛栩栩如生。

    这纸张“天使”飞快穿透深红光芒,与“魔术师”的虚幻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无声无息间,它燃烧了起来,彻底消失不见。

    半梦半醒的佛尔思则仿佛看见了一位威严庄重的天使,看见对方用许多对漆黑的羽翼一层又一层地包裹住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佛尔思突然从“人工梦游”的状态里清醒,眼前只有三根蜡烛静静燃烧的祭坛和弥漫于整个房间的幽雾,鼻端则是那熟悉的清幽空灵香味。

    “天使……”佛尔思怔怔出神,一时竟忘记了结束仪式。

    PS:这个月剩下几天应该有两次三更,但具体是哪两天,我也不确定,这几天在调整之前开会造成的疲惫,累得困得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