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密契仪式
    男性嗓音?“倒吊人”先生,还是小“太阳”?克莱恩望了眼窗外阴沉的天色,起身进入就在隔壁的盥洗室,反锁住房门,逆走四步,来到灰雾之上。

    那片神秘的空间内,巍峨古老的宫殿静静屹立,虚幻的男性声音层层叠叠,不断回荡。

    克莱恩瞄了一眼,确认祈求来自小“太阳”。

    他边坐到“愚者”的位置,边伸出右手,蔓延灵性,触碰向对应的深红星辰。

    霍然之间,祈求声变得足够清晰,且层次分明,克莱恩迅速就弄明白了“太阳”在讲述什么事情:

    他隔壁那位见过阿蒙的前探索小队队长,突然失控,且诡异地穿透封印,来到了他的房间,幸好白银城对此足够重视,一直有所防备,否则必将酿成惨剧。

    “太阳”认为对方的失控不会没有原因,他猜测了两个可能,一是本身的非凡途径正符合远古太阳神后裔的需求,二是对方可能察觉到了塔罗聚会,察觉到了“愚者”先生隐秘的拉人。

    如果是前者,不至于等到今天,等到塔罗聚会结束才失控……大概率是后面那个原因……嘶,这还是我第一次遇见能察觉灰雾之事的人……那个阿蒙很可怕啊!难怪他们家族在第四纪被称为“渎神者”,即使姓氏本身,也属于禁忌……克莱恩下意识看向深红星辰具现出来的对应祈求画面,仔细观察起影像模糊的小“太阳”,看他是否存在异常。

    ——克莱恩相信那个阿蒙绝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被清除,哪怕就像白银城首席说得那样,他并不是本体,也不可能!

    除非他完全没料到白银城的强者一直在借助神奇物品监控他,但这可能吗?

    当他决定让前探索小队队长失控,悄然穿透封印时,必然已经有一定的预案……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望向祈求画面的目光突地凝固了。

    模糊难以看清的“太阳”身上,缠绕着一道透明虚幻的身影!

    他有手有脚,却如同蟒蛇,扭曲地环绕着“太阳”,脑袋则支到了“太阳”的头后!

    朦胧的画面里,他依稀穿着黑色的古典长袍,戴着同色的尖顶软帽,脸上挂着水晶制成般的单片眼镜。

    对于这一切,“太阳”毫无察觉!

    ……克莱恩险些倒吸了口凉气,被对方的诡异手段吓到。

    他隐约明白了对方的目的:

    “寄居”于“太阳”的灵体内,等待下次塔罗聚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灰雾之上,就像病毒或木马那样!

    到时候,我对这片神秘空间的掌控说不定会被剥夺……真是“渎神者”啊!还好,还好小“太阳”比较单纯直接,当即就向我汇报了这件事情,而通过相应的深红星辰,借助灰雾之上的力量,我能够发现他的奇特状态……克莱恩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此时此刻,他必须做出应对,要么快速想办法将“太阳”体内的阿蒙清除掉,要么暂时将“太阳”排除出塔罗聚会。

    审视自身,从“魔术师”“小丑”“占卜家”的非凡能力到阿兹克铜哨、“黑皇帝”牌、全黑之眼、太阳胸针、生物毒素瓶等物品,克莱恩都没能找到可以对付那个阿蒙的办法:

    对方的序列必然在4以上,而且手段足够诡异,能瞒过身为白银城存续基础的神奇物品和强大的“猎魔者”,绝非普通的事物和能力可以清除!

    想了片刻,环顾一圈,克莱恩发现唯有灰雾,唯有这片神秘的空间,才具备解决阿蒙的可能。

    必须想办法撬动它的力量……之前的献祭和赐予仪式就是榜样……有了这么个思路,克莱恩将目光投向了那本《秘密之书》。

    这源于古代巫王卡拉曼的神秘学书籍,记载了不少向原始月亮祈求帮助的诡秘仪式。

    而之前浏览过的克莱恩依稀记得其中有几个适合于这种场景。

    当然,将指向变为“愚者”后,对应还要做什么改动,会不会有效,都属于未知数,只能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来尝试……克莱恩翻动书册,视线停留在了一个仪式上:

    “血月祭礼。”

    这个仪式魔法与克莱恩以前学的简单类型有明显不同,运用了密契元素。

    它的流程是,先用富含灵性的材料,最好是非凡者的血液,于一张动物皮革上,书写下密契对象的尊名,画上相应的象征符号和魔法标识,如果有必要,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环境也是需要考虑的。

    完成这一步后,仪式主持者布置祭坛,拿起那张皮革,不断诵念尊名,并让自身的灵性蔓延入皮革内,逐渐发散,与对应的那位伟大存在隐秘存在一点点契合,获得相应的精神体验或一定的帮助。

    这个仪式最终的结果是未知的,全看那位伟大存在隐秘存在给予什么,或者说,根据本身特点的不同,通过那种秘密的契合能得到的知识和力量也不同。

    这种较为模糊,较为主观的仪式,正好给了克莱恩操纵的空间,他要是一开始就摆出准备强力清除阿蒙的姿态,对方必然会做出反抗,制造危险的意外。

    如果密契对象是“真实造物主”和“隐匿贤者”这种,仪式结束疯掉是正常现象……克莱恩嘀咕一句,具现出纸笔,开始改动起“血月祭礼”,要将它变成属于“愚者”的密契仪式。

    首先,他要将尊名替换为“黄黑之王”那三句,其次是把象征符号改为“愚者”座椅背后的那个——由部分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和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成的独特符号。

    再次是根据象征符号和神秘学知识,设计对应的魔法标识,这是最困难的一步,一旦出错,整个仪式会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

    最后是修改祭台的布置,让它更贴近“愚者”更贴近“黄黑之王”。

    忙碌了一阵,克莱恩有了新的密契仪式,不知道是否会产生效果的密契仪式。

    他仔细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无误后,蔓延灵性,低沉回应起小“太阳”:

    “我知道了。

    我有件事情交给你做。

    试验一下这个仪式是否有效。”

    …………

    “太阳”戴里克忽然从无梦的沉眠里醒来,他的眼前是没有边际的灰雾,是高高在上的“愚者”,耳畔则回荡着一段段虚幻高远的话语。

    他知道“愚者”先生偶尔会让塔罗聚会的成员们做一些小的尝试,似乎是在验证某些事情,对此并不感觉奇怪,很有行动力地翻身坐起,找出了怪物皮革、奇特草药等事物。

    至于仪式里描述的富含灵性的材料,戴里克没浪费时间去尖塔或地下交易市场购买,直接拿起“飓风之斧”,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条口子。

    他沉默着用自身的血液为墨水,在坑坑洼洼的怪物皮革上书写起“愚者”的尊名和对应的象征符号、魔法标识。

    过了一阵,他放下尖端染血的羽毛笔,看见皮革之上诸多符号神秘,色泽鲜红欲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妖异味道。

    处理好手臂的伤口,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的戴里克快速布置完简单的祭台,拿起那血红单词和各种符号触目惊心的皮革,将它紧紧握于掌心。

    他看着眼前摇曳的烛火,闭上眼睛,低下头颅,不断诵念起仪式对象的尊名: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

    戴里克的灵性慢慢流淌了出来,进入了那张皮革,上面的巨人语单词和魔法标识随之飞快变亮,鲜红到吓人。

    这时,已进入冥想状态的他只觉精神一点点发散,飘向了无穷高处,与灰白的雾气,与隐秘的伟大存在有所接触。

    …………

    灰雾之上,巨人居所般的巍峨宫殿内。

    发现“太阳”没有耽搁,直接准备起仪式的克莱恩正等待于这里。

    突然,他感觉整片神秘空间轻轻颤动了起来,那静止般的灰白雾气出现了明显的流淌!

    “太阳”对应的那颗深红星辰则大放光明,散播出潮水般的虚幻光芒。

    这无数光芒凝聚,变成了模糊的“太阳”身影,他正摆出祈求的姿势,闭着眼睛,低着脑袋,等待与伟大存在一点点契合,获得奇妙的精神体验。

    他的身上,那透明的身影依然蟒蛇般紧紧缠绕,但脑袋已向后仰起,望向了高处,水晶制成的单片眼镜正闪过微光。

    他在寻找微妙的隐秘的联系……他应该认得出这是密契仪式,可却没做任何阻拦,想得就是寻找联系?克莱恩忽然闪过了这个明悟,并感觉到灰白雾气与它之上的神秘空间同时荡起了阵阵力量的涟漪!

    可是,克莱恩却暂时没有办法将这些力量与本身的灵性结合成可以驱除邪灵的非凡效果,除非另外再来一个相应的仪式。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他没法分心两个仪式——同时举行的仪式!

    视线快速一扫,克莱恩的目光停留在了太阳胸针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