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半透明的小虫
    “你在找我吗……”

    声音刚一入耳,戴里克顿时僵住,浑身皮肤紧绷,根根汗毛立起。

    他怎么在我背后?

    他怎么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

    封印呢?

    那件神奇物品的效果呢?

    戴里克额头冷汗沁出,下意识就要扭头回望。

    但他的本能阻止了他的这种行为。

    而这本能源于白银城“怪物常识”课的教导和他加入巡逻队后经历的一些怪异场景:

    当有人在你背后说话的时候,不要急于转身!

    戴里克抬起双手,交握成拳于胸前,然后在高度戒备里,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半转了身体。

    房间内是一片深沉的黑暗,让人根本看不见任何事物,但戴里克的两只眼睛里,却各有一点金芒膨胀,化作了两轮微缩的太阳。

    借助这“祈光人”的能力,他看见自家的睡床边缘静静地坐着一道黑影。

    那黑影飞快清晰,露出了被竖直劈开的脑袋!

    脑袋中间,两片灰白色的大脑仿佛有生命般地蠕动着,彼此想要靠拢却无能为力。

    大脑的截断面上,黏稠的液体垂落成一根根细丝,却蛆虫般地往上收缩着。

    各在一边的眼睛离得很远,鼻梁从中间分开,血色鲜艳。

    左边的半张嘴巴咧开了,右边那半张却紧紧闭住。

    这可怕的怪物赤裸着身体,上面有横七竖八的一道道暗红伤口。

    那数不清的伤口狰狞着裂开了,露出一排排白森森的牙齿,它们不分先后地说出了同一句话语:

    “你在找我吗……”

    它顿了顿,嘴角和伤口边缘全部翘了起来:

    “你看,我是不是很正常……”

    戴里克的瞳孔一下收缩,想都没想就将置于胸前,交握成拳的双手抬了起来,置于下颔处,如在祈祷。

    狭小的房间一下变得明亮,缠绕着火焰的纯净光束从屋顶垂落,打在了那个怪物的身上。

    这光束不如戴里克在圆塔外部使用时那么煊赫,因为这里的封印,这里的神奇物品隔绝了内外。

    可就在这个时候,戴里克愕然看见自己祈求而来的神圣光束陡然变粗,灿烂到让他忍不住想闭上眼睛。

    依稀间,那堂皇煊赫的光柱里,有更加纯净更加浓厚的事物分离了出来,如同一个没有五官没有衣物的光人!

    这“光人”霍然闪烁,扑到了那怪物身上。

    怪物所有的“嘴巴”顿时全部张开,仿佛在发出凄厉的惨叫。

    然而,戴里克什么都没有听到。

    那怪物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迅速在“光人”的烧灼和照耀里分崩离析,融化般消失。

    它近乎透明之时,那里突然诡异地出现了一道虚影,身穿黑色古典长袍,头戴尖顶软帽的虚影!

    这虚影黑眼睛,黑眼珠,宽额头,瘦脸庞,戴着一只水晶雕成的单片眼睛。

    他刚有浮现,“光人”陡地炸开,戴里克眼中一片白芒。

    等到他恢复视线,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置身于房间外面,置身于镶嵌着一个个金属灯架的走廊上,置身于昏黄光芒的照耀中。

    他茫然侧头,望向房间里面,看见了一道高大健壮,穿深色长裤,披棕色外套的背影。

    背影前方,戴里克原本的睡床上,一点点晨曦般的光芒飞快凝聚到了一根白色的腿骨上,让它变成了一把纯白的锐利的直剑。

    直剑的旁边,静静躺着一条半透明的小虫。

    它只有拇指长,纤细近乎孩童的小指,而一环又一环完全透明的颜色,将它分成了许多节。

    戴里克一眼晃过,没去细数环数,只隐约感觉有十条左右。

    背对他的高大身影,探手拿起了那条半透明的奇怪小虫,边转过身体,边叹息道:

    “差一点……”

    这个时候,戴里克终于看清楚了那高大身影的正面:

    他头发花白,疏于打理,显得相当凌乱,他法令纹颇重,眼角额头却没有皱纹,脸颊上残存着一些或深刻或扭曲的陈旧疤痕。

    他内里穿着亚麻色的衬衣,腰间环了一个分成许多格的皮带,他浅蓝色的眼眸深邃而沧桑,整个人像是一本写满了故事的书籍。

    戴里克先是一愣,旋即危险余生般地惊喜开口:

    “‘首席’阁下!”

    他面前站着的正是白银城“六人议事团”“首席”,年纪超过一百岁的强大“猎魔者”科林.伊利亚特!

    科林轻轻颔首道:

    “我们一直都知道他有问题,但为了弄清楚那个叫阿蒙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存在哪些诡异,故意没直接清除他,而是将他关到了圆塔底部,封印于神奇物品的影响之中,并经常让一些只有失控前兆的非凡者住到他的隔壁,和他对话,看能否诱导他出现一些不正常的变化,从而得到我们想了解的事情。

    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之前,他都很正常,但是,太正常了。

    你认为,他为什么会突然异变,突然尝试穿透封印?你感觉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原来是故意安排我住到那个前探索小队队长隔壁的……戴里克有所恍然地沉默了几秒道:

    “或许是因为我的非凡途径和其他人不同,序列9‘歌颂者’,序列8‘祈光人’。”

    也就是“太阳”途径……如果“倒吊人”先生说得没错,阿蒙家族是远古太阳神的后裔,那我让他出现异变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戴里克觉得自己把握到了一定的真相。

    科林表情没有变化地听完,上下打量了戴里克几秒道:

    “我们有监控他,‘六人议事团’成员轮流负责,但没想到,他会突然异变,一点前兆都没有,而且行动非常果断,非常坚决。

    你刚才在房间内做了什么?”

    戴里克正想着“太阳”途径与远古太阳神后裔的关系,一时竟没反应过来“首席”在问什么。

    等明白之后,他脑袋还有点发木,认真地回忆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做,就是敲击隔断墙壁,试图和他交流……这个之前,这个之前,我在参加塔罗聚会……塔罗聚会!戴里克忽然愣住,觉得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简单。

    他明白自己想的内容肯定不能对“首席”讲,可又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只能维持着平时孤单内敛似的沉默,思索着说道:

    “我敲了那面墙壁,敲了三下。

    在这个之前,我房间内的蜡烛熄灭了,一片黑暗,我有尝试练习我的部分非凡能力。”

    科林静静地看着戴里克的眼睛,隔了十几秒才道:

    “很可惜,阿蒙留在他灵魂内的不是本体,而且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没能得到最想要的结果……

    在他异变之前,你是否有察觉到不正常的地方?”

    “没有。”戴里克相当肯定地摇头道。

    科林的眼中忽然凸显出两个墨绿色的复杂符号,并将戴里克的身影映照到了它们之间。

    沉默了近十秒,这位白银城“首席”闭了闭眼睛道:

    “你的情况已经稳定,不需要再治疗,可以回去了。”

    戴里克怔了怔道:

    “好的。”

    他看着“猎魔者”科林.伊利亚特转身进入房间,拿起了那把纯白的锋锐的直剑,翻来覆去地检查。

    他悄然吸了口气,沿着过道,向出口行去,路上遇见了陆续赶来的看守者们。

    慢步回到家中,关闭好房门,他仔细观察了周围一阵,坐到床沿,低低诵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您是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您是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刚经历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戴里克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并提及自己的两个猜测。

    做完这一切,他安定了不少。

    而随着紧绷的退去,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疲惫,于是躺了下来,很快进入睡眠状态。

    安静而昏暗的房间内,一道道闪电时而照亮一切,时而没于黑夜。

    熟睡的戴里克右手食指忽然自行弹动,悠闲地轻敲起了床面。

    一下,两下,三下……

    …………

    结束塔罗聚会后,由于灵性消耗较大,克莱恩未去占卜“狼人”非凡特性和生物毒素瓶,直接回到了现实世界并顺势午睡,于二十分钟后醒转,拉开窗帘,让穿透薄雾的辉芒为房间带来了一定的光明。

    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克莱恩静下心来,思考起最近要做的事情:

    “最主要的还是继续总结‘魔术师守则’,并根据灵性的微妙反馈做出调整。

    虽然‘不做无准备的表演’‘需要舞台需要表演’‘擅于用引开别人注意力的方式完成表演’等守则暂时来看,都没什么问题,就这样一次次‘表演’下去,一点点调整自身,我迟早会让魔药消化至可以晋升的程度,但这种扮演是不充分的,还缺乏了一些重要的‘守则’,会让消化的进度缓慢,会让它不够彻底,也许一年,甚至两年,三年才可能晋升。

    而因斯.赞格威尔不会停留在原地等我!只有尽快成为高序列者,我才具备报仇的资格!

    所以,摸索其他的‘魔术师’守则是之后的首要工作,先从验证‘观众的喝彩’是否会撬动本身灵性,从而更好地消化魔药开始。”

    就在克莱恩静心思考之际,他耳畔突然响起了虚幻层叠的祈求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