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线人费
    咳咳!

    迈克.约瑟夫掏出手帕,捂住嘴巴,咳嗽了好几声。

    工厂区的雾气比其他地方都要浓厚,半空灰中带黄,仿佛浮着尘土,偶尔还会散发出呛辣刺鼻的味道,让早就习惯贝克兰德空气的记者先生都难以忍受。

    他扭头对同样低咳的克莱恩道:

    “我一直都很支持政府组建王国大气污染调查委员会,支持碱业检察官的设立,但我今天才知道问题竟已如此严重。”

    “如果不采取有效的措施,将来也许会酿成惨剧。”克莱恩努力打通着堵塞的鼻子。

    也许会让整个贝克兰德都笼罩在视距不超过五米的雾气里,而邪神很可能就在这样的场景里降临,或者诞生……他默默补了一句。

    老科勒不太理解他们的对话,清了清有着浓痰的喉咙,领着记者和侦探绕过看守者,潜入了一座铅白工厂。

    这里以女工为主,她们正毫无保护措施地忙碌着,而厂房内弥漫有明显的粉尘。

    望着空气里悬浮和飘荡的那些“小颗粒”,克莱恩就仿佛看见了毒气,那一个个没带口罩的年轻女性则如同一头头待宰的羔羊。

    这个瞬间,他就像回到了廷根,回到了当初帮德维尔爵士处理怨念的过程中。

    他似乎已经目睹了这里一位位女工的未来,她们有的人脑袋一阵阵抽痛,有的人视线出现模糊,有的人变得歇斯底里,有的人牙龈浮出蓝线,最终,或变成瞎子,或很快死去。

    这就像大型的血腥献祭仪式,只不过目标是那闪烁的金钱符号……如果极光会、玫瑰学派等邪教组织能利用好类似的事情,如同兰尔乌斯做的那样,问题就大了……克莱恩捂住嘴鼻,静静凝望。

    迈克.约瑟夫则又惊又怒地低语道:

    “怎么能这样?”

    “他们怎么能这样?”

    “前段时间各种报纸和杂志上已经集中讨论过铅中毒的事情,他们竟然一点防备都不做?”

    “连一个口罩都舍不得?”

    “这些工厂主是在谋杀!”

    真是一位有正义感的记者,虽然年纪不算小,风格比较吝啬,演技也相当出色,但依然保留着初心……不过,他怎么会这么了解铅中毒的情况?对了,我都忘记了,我有让德维尔爵士在各家报纸和杂志上广泛宣扬铅中毒的危害……看起来他做得还不错,可对有些人来说,下层的贱民死一个两个,算什么事情?有的是等待工作机会的人!克莱恩心情沉重地想着。

    作为一名资深记者,迈克没有失去理智,悄然观察并询问了几位换班的工人后,离开了这间铅白工厂。

    后续,他们进入了一家又一家工厂,被里面肮脏的环境和人们高强度的劳动弄得没有讨论的心情。

    临近中午,克莱恩忽然发现前方一家工厂外聚集了不少人,以女性为主,她们正激动地喊着什么,并试图冲进里面。

    “发生了什么事情?”迈克疑惑地询问起老科勒。

    老科勒也是一脸不解:

    “我过去问一下。”

    他小跑至那家工厂外,混入了人群里,隔了好几分钟,才返回克莱恩和迈克身旁。

    “她们要砸烂那些新机器!”老科勒喘了口气,先说了重点。

    “为什么?”迈克之前并不负责类似的新闻,对此了解不多,克莱恩倒是隐约猜到了原因。

    老科勒指着那间工厂道:

    “这是一家纺织厂,他们要换用最新型的纺织机,负责操纵的人手也会跟着减少,好像,好像说是,要解雇三分之一的工人!”

    “那些女工希望砸掉机器,拿回工作,否则,否则她们,她们很可能活不下去,或者,只能去做站街女郎。”

    迈克嘴巴张了张,从口型来看,他依稀是想说“愚蠢”,但是,他最后什么都没讲,只默然地望着那边,甚至未做靠近。

    “回去吧,我的调查采访做得差不多了。”很久之后,迈克叹了口气道。

    三人当即转身,往工厂区外行去,一路沉默,无人说话。

    快要分别的时候,迈克看了克莱恩一眼,低沉开口道:

    “你说,如果关闭不做保护的铅白工厂,或是把它们的老板送上法庭,那些女工还能找到别的事情做吗?”

    克莱恩认真想了想道:

    “如果只是几间,问题不大,但有的女工或许会在找其他工作的过程中忍挨饥饿和寒冷,逐渐失去劳动力,因为她们根本没有积蓄。”

    “要是短时间内一下关得太多,加上应用新纺织机后,被动失去工作的人,那将是一场灾难。”

    仅仅贝克兰德工厂区,或许就将有几千甚至上万的失业工人,他们衣食无着,活尸一样地游荡在街上,或者降低薪酬要求,争抢其他工人的饭碗……整个东区不知会有多少人因此死去,或过得更加艰难,那将是地狱一样的景象,即使这个世界没有超凡力量,也会带来极大的灾难,而现在,各个邪神正在暗中觊觎着,等待着……克莱恩将许多话咽回了肚子里。

    迈克再次变得沉默,支付了10镑6苏勒的报酬后,乘坐马车离开了这到处冒着浓烟的工厂区。

    克莱恩看着那辆马车远去,久久没有说话。

    他做值夜者的时候,有了解和接触过那些贫民的生活,但都不如这一次印象深刻。

    全方位,立体式的观察,将一处人间深渊完整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东区真是处处藏着危险,藏着火种啊,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哪个邪教组织给点燃……克莱恩沉吟了几秒道:

    “科勒,我想请你帮我留意一下东区各方面的情况,嗯,在你工作之余。”

    “我会支付你报酬,让你有钱和其他工人建立交情,每周,我们固定一个时间,在之前那个咖啡馆见面。”

    老科勒的眼睛顿时一亮:

    “没有问题!”

    他未提价格,充分相信好心的侦探先生。

    克莱恩斟酌着道:

    “每次见面,我会给你15苏勒的经费加报酬,如果你提供的情报让我满意,额外还会有5苏勒的奖励。”

    “1镑?”老科勒愕然脱口。

    他过得最温暖最幸福的那段岁月,周薪也才21苏勒,也就是1镑1苏勒。

    “是的。”克莱恩点头道,“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太急于搜集情报,保持少问多听的状态,否则,你会承受一定的危险。”

    这种线人费,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报销的,然而,我现在是自带干粮的五便士党……克莱恩半是唏嘘半是自嘲地笑了一声。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专属于奥黛丽小姐的书房中。

    这位金发碧眼的少女正在聆听心理学教师伊思兰特小姐的讲述,时不时用手抚摸一下蹲在旁边的大狗苏茜。

    有一头及腰黑发的伊思兰特.奥西斯莱卡发现那只狗似乎也听得很认真,不由笑了笑,停顿了两秒。

    接着,她继续介绍道:

    “目前心理学领域并没有绝对正统的理论,存在着好几个流派,比如精神分析学派,人格分析学派,行为心理学派。”

    “当然,对心灵对精神的研究,不只是心理学家、心理医生们在做,很多神秘学领域的专业人士,也在进行类似的工作,其中,最有名的是,呵,抱歉,我偏离课本了,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先讲精神分析学派。”

    奥黛丽明显听出了对方的引诱意图,故作懵懂和好奇地问道:

    “老师,我更想知道神秘学领域心理方面的研究情况。”

    “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很感兴趣。”

    伊思兰特抿了抿嘴,微皱眉头,为难地说道:

    “但这涉及一些保密誓言,我是说,这些理论,这些研究情况,属于某些神秘学圈子的秘密,只在内部传播。”

    “这样啊……那,那我能加入吗?”奥黛丽期待地问道,“他们应该不会涉及邪恶的事情吧?”

    “哈,怎么可能?那只是爱好者组织起来的研讨会。”伊思兰特提了一句后,主动岔开了话题,“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聊,先继续课程吧。”

    懂得适可而止,一步一步地来,如果这是心理炼金会成员的普遍素质,那我就不用太担心他们之中充斥着A先生那样的疯子和变态……奥黛丽故意露出不舍得刚才那个话题的神情,但还是有教养地听起了精神分析学派的理论基础。

    等到这次课程结束,送走了伊思兰特,她回到书房,谨慎地关上厚重木门,对金毛大狗道:

    “苏茜,你觉得她怎么样?”

    “她不真诚!”苏茜直截了当地回答。

    接着,它歪了歪头道:

    “不过,她讲得东西很有意思,我觉得比肉和零食饼干还有意思!”

    苏茜,难道你以后想做一名心理医生?专门给动物治疗心理疾病?比如,格莱林特家那匹可能有忧郁症的马……奥黛丽忽然陷入了沉思,考虑要不要给苏茜准备一套特制的白大褂和一副金边眼镜,让它看起来更专业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