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过去
    这,这不是在为难我吗?听见艾伦的请求,克莱恩险些顺手在胸前画了个绯红之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非常严肃地回应起对方:

    “或许我的某些表现让你产生了误解。”

    “但我必须告诉你,信仰是一件决定了就不会更改的事情。”

    艾伦顿时抬起双臂,做出抱歉的手势: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的虔诚,我不该拿你的信仰开玩笑。”

    “好的,信仰的不同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

    克莱恩收起刚才伪装出来的表情,笑笑道:

    “这句话在弗萨克和费内波特是不成立的,他们只能接受一种信仰。”

    相比较而言,由于多个教会并存了一千四百年以上,鲁恩和因蒂斯在这方面要开放很多。

    不等艾伦回答,他故作随意地转移了话题:

    “你后来还见过威尔昂赛汀吗?就是那个被锯断了一条腿,说你运气会变差的孩子。”

    他相信值夜者肯定会顺着艾伦提供的线索查过去,所以有些好奇结局是什么,好奇改变了艾伦运势的是那个孩子,还是他手中的塔罗牌。

    “没有,自从他出院,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艾伦肯定地摇了摇头。

    真是遗憾啊,值夜者可以根据医院登记的地址找过去,而我却不能贸然插手……当然,那个孩子说不定早就搬走了……克莱恩与艾伦闲聊了几句后,准备前往地下靶场,用普通子弹熟悉下附赠的那把左轮手枪。

    这个时候,门口又进来了两位熟人,一个是王国大气污染调查委员会的委员,考伊姆公司的股东,玛丽夫人,一个是克莱恩的房东,斯塔琳萨默尔太太,她们都穿着相对轻便的裙子,显得年轻了不少。

    根据俱乐部的规定,每个会员只能额外带一个人进来,所以,玛丽的侍女和专门聘请的保镖都被留在了接待厅。

    克莱恩礼貌地迎了上去,打了声招呼,客气赞美道:

    “两位女士,你们今天一如既往地美丽,但却是不同于平时的美丽。”

    最近接触了不少大人物的玛丽微微一笑道:

    “罗塞尔说过,生命在于运动,而斯塔琳总是待在家里,处理那些琐事,就算外出,也只是参加宴会,听听歌剧,身体比以前差了很多,所以,我带她来打打网球和壁球。”

    颧骨较高的她目光一转,看见一位下院议员和两位贝克兰德大区的议员在角落聊天,于是侧头对斯塔琳道:

    “我遇到熟人了,过去打声招呼,你可以去图书馆等我。”

    “好的。”比起玛丽,斯塔琳明显漂亮了不少,但面对那位女士,她却显得相当恭敬和温驯。

    等到玛丽走出一段距离,她微抬起下巴,看着克莱恩道:

    “莫里亚蒂先生,你最近好像很忙?”

    “是的,我之前在和很多侦探合作,帮助警察部门调查那起连环杀人案,我们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得到了不少赏金。”克莱恩“如实”回答。

    斯塔琳伸手掩了下嘴巴道:

    “真的吗?”

    “那个凶手长什么样子?他为什么要杀害那些女士?报纸上介绍得非常含糊。”

    “很抱歉,我必须遵守保密条款。”克莱恩熟练地找了个借口。

    总不能告诉你,它长了一身的黑色皮毛,有根水润光滑的尾巴,喜欢四肢着地地奔跑……克莱恩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斯塔琳略感遗憾地点了点头,接着颇为好奇地问道:

    “那你获得了多少赏金?”

    “我们很多人一起瓜分的。”克莱恩没正面回答。

    “有没有5镑?”斯塔琳追问了一句。

    “有。”克莱恩“诚实”颔首。

    斯塔琳萨默尔顿时露出了笑容:

    “你比我想象的收入要高,你真是位有能力的侦探。”

    “不,这种好事几年都未必有一件。”克莱恩笑着摇头。

    “不管怎么样,你都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斯塔琳眼眸一转道,“下个周日,我和卢克会在家里举行宴会,希望你能来参加,嗯,抱歉,这很冒昧,之后我会让我的女仆把请帖送到你的手中,呵呵,这场宴会有不少未婚的小姐出席,她们的父亲或者母亲都有着相对体面的工作,家庭年收入全部在2镑以上,她们有的还兼职了可以在家做的职业,比如打字员,她们都是很优秀的女性。”

    这,这是相亲宴会啊……斯塔琳太太认可了我作为侦探的赚钱能力,所以打算给单身的我介绍女孩?不过,在她的眼里,我就只能配这个层次的女性?克莱恩瞬间闪过了诸多想法,但考虑到维护邻里关系的需要,以及自己准备晚餐的麻烦,于是含笑答应了下来:

    “如果没有紧急情况,我会准时参加的。”

    斯塔琳展颜一笑道:

    “那我和卢克恭候你的来访。”

    她不再啰嗦,告辞离开,进入了俱乐部的那个小图书馆里,而克莱恩则按部就班地在一个封闭的小靶场内练枪练非凡能力。

    …………

    夜里9点,克莱恩坐在书桌前,看着半空的绯红之月逐渐穿透云层,展露出不再有缺的身影。

    如水般的淡红“薄纱”缓缓荡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等到1点过一刻,他听到了虚幻层叠的祈求声。

    不需要分辨,克莱恩就能猜到,这应该是来自“魔术师”小姐的求救。

    他刷地合拢窗帘,熄灭灯火,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伸手触碰向正不断收缩和膨胀的深红星辰。

    瞬息之间,佛尔思朦胧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背后符号是“层层叠叠之门”的椅子上。

    她舒了口气,起身行礼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您又救了我一次。”

    “这并不是什么需要在意的事情。”克莱恩用云很淡风很轻的口吻回应道。

    佛尔思暗自咋舌,重新坐了下来。

    她思考着刚才的事情,一时没有开口,而克莱恩为了维持形象,也未主动抛出话题。

    巨人居所般的巍峨宫殿内,沉默迅速变成了主旋律。

    等到佛尔思回神,她突然觉得这种气氛有些压抑,让人不太自在。

    聚会的时候,还有“正义”小姐和“世界”先生他们,不怕没人说话,而现在,只有我和“愚者”先生,怎么办,感觉压力好大!我得说点什么,必须得说点什么,不能就这样傻瓜般地坐着……那可是“愚者”先生!祂肯定不会在意什么,但我很紧张,很拘束啊!佛尔思忽然找回了刚进入职场时,和顶头上司单独相处的感觉。

    克莱恩虽然不是观众,但也明显看出了“魔术师”小姐的拘谨和不安,于是笑笑道:

    “也许你可以讲一讲你是怎么成为非凡者的。”

    比如,怎么得到“学徒”配方和那串手链的……克莱恩默默补充着问题的真正指向。

    佛尔思放松了一点,回忆着道:

    “那是快三年前的事情了,我刚从贝克兰德医学院毕业。”

    “在我父亲的帮助下,我进入了一家待遇很不错的私人诊所,呵,我的父亲已经定居在东拜朗。”

    “自从通往南大陆的安全航道被发现,王国的优秀年轻人就开始将足迹洒向那里的每一个角落,我的父亲作为一名底层军官,去了东拜朗,追逐着财富和权势,而我和我的母亲被留在贝克兰德,过着丧偶丧父般的生活,呵呵,好几个月才有船只从远方带来一封信。”

    “这种情况在王国并不少见,我认识一位老先生,他有五个孩子,但要么在群岛,要么在西拜朗,在帕斯河谷,在哈加提草原,他们拥有了自己的事业,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和财富,却遗忘了还有位父亲始终等待着他们归来。”

    “在我读文法学校的时候,我的母亲染上了重病,我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医院的床上,而我的父亲隔了一个月才回我的信,告诉我,他在东拜朗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并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他将贝克兰德的财产全部给予了我,额外还给了我一些钱,我想,他应该是有些愧疚的。”

    作为一名畅销作家,佛尔思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东拉西扯这个技能。

    克莱恩闲着没事,安静旁听,未曾插言。

    呼,佛尔思吐了口气,继续说道:

    “总之,我父亲通过退役军官俱乐部,将我介绍入了尤瑟夫诊所,那里的薪水确实很丰厚,我过得还算不错,只是对未来有点焦虑,所以,我一直努力地跟着那些资深医生们学习,努力地攒钱,直到遇见了一位经常来看病的老太太。”

    “她很孤独,没有孩子,伴侣在十年前也去世了,我有些同情她,经常会和她说话,陪她聊天。”

    “有一次,我惊讶地发现她竟然能穿过墙壁,这让我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那位老太太说这是他先生给她的遗留,她隐约提到,只要不是什么家族的人,好像就不会有诅咒。”

    “没过多久,她病重到即将逝去,她问我是否愿意成为她那样的人,我当时很年轻,脑袋里还有不少幻想,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她给了我配方,并让我在她死后看守她的尸体,取走会突然出现的发光物品,而这就是她给我的遗留,可以作为魔药的主材料。

    “另外,她还给了我这条手链,叮嘱我不到最危险的时候,不要使用它,同时,也不要太在意满月的呓语。”

    “可惜的是,我终究没能避开危难,使用了一次,满月的呓语随之严重。”

    看来那是某位亚伯拉罕的遗孀啊……她用自己的经历证明,“诅咒”只存在于血脉里……克莱恩轻轻颔首道:

    “等你成为高序列强者,那呓语就不会有太大作用了。”

    “希望如此。”佛尔思虽然不相信自己能成为高序列强者,但她相信“愚者”先生。

    …………

    又是周一,克莱恩刚起床下楼,就在客厅的茶几上看见了一张摊开的纸,上面书写着简短的内容:

    “有效。”

    那就好……克莱恩顿时松了口气。

    到了下午两点四十五分,他准时进入灰雾之上,“筹备”起新一次塔罗会。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