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亚伯拉罕家族
    除了“万能钥匙”和镶嵌钻石的银色怀表已经被小偷拿走,这里依然保持着我梦境占卜里看见的样子……克莱恩环顾一圈,将黑色铁锅、玻璃罐子和放着许多蜡烛却早已熄灭的青铜灯架等事物收入了眼里。

    他的灵视和灵感告诉他,这些都是很普通的物品,不带丝毫灵性光彩。

    嗯,但与之前相比,还是多了一点东西……克莱恩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掌,触碰了下长条桌的表面。

    他的指头随即沾染上了明显的尘埃。

    克莱恩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并初步做了占卜,没有发现密室和暗格,于是将目光投向了那本棕色的笔记。

    小心翻开,第一页的内容映入了他的眸子:

    “这将是一个受诅咒家族重新崛起的历史!”

    “我要记下每一个关键点!”

    ……可惜,你刚服食完序列9的魔药就失控而死,亚伯拉罕家族的荣光依旧只能停留于嘴边……克莱恩腹诽了一句,继续往下浏览,并快速翻页。

    一旦确认了价值,他就会带走笔记,不在现场多做停留。

    “我们亚伯拉罕家族是第四纪最顶尖的大贵族之一,是图铎王朝的主要支持者,那个时代,无论是鲁恩的奥古斯都家族,弗萨克的艾因霍恩家族,还是因蒂斯的索伦家族,费内波特的卡斯蒂亚家族,都只能仰望我们。”

    “确实,那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不弱,但我们更强!”

    “即使传闻里的安提哥努斯家族,查拉图家族,也要比我们差一些。”

    “可惜的是,家族的荣光消逝于了四皇之战,先祖伯特利在那场神灵亲自下场的战争里不知所踪,剩余的高序列强者尽数陨落。”

    “而从那之后,我们亚伯拉罕家族就受到了可怕的诅咒,一代又一代试图复兴家族的先辈无一例外地疯掉了,失控了,他们有的是在成为高序列强者之前,有的则还停留于序列8,序列7。”

    “而每一次的失控都给家族带来了近乎覆灭的灾难,那些被诅咒者遗忘了血脉里铭刻的姓氏,肆无忌惮地伤害着家族其他成员,他们已经是怪物!”

    “为了家族的延续,亚伯拉罕们做出了痛苦的决定,那就是不再聚居,以小家庭的形式迁徙往北大陆各地,这样一来,哪怕有人失控,制造杀戮,也不会让血脉因此而断绝。”

    “我的父亲害怕诅咒,选择成为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血脉里的姓氏还在闪耀,他甚至都不愿意告诉我这些事情。”

    “我要记录下它们,我要经常回顾,牢记亚伯拉罕家族的荣光和灾难。”

    每一代的非凡者最终都会失控,无一幸免?亚伯拉罕家族的诅咒甚至比白银城的还要可怕……等等,他们应该都是“学徒”途径的,难道是听见了那位“门”先生的求救?这,这哪里是求救声,分明是索命咒!

    可是,根据“魔术师”小姐的描述,她并非因为成为了“学徒”,才在满月时听到那虚幻的呓语,而是由于使用了腕部那条手链,再之后,不管她戴不戴手链,都无法摆脱……

    亚伯拉罕家族的那些非凡者又是因为什么呢?或许诅咒与“门”先生无关?

    嗯,笔记上有提到,亚伯拉罕家族的先祖伯特利.亚伯拉罕于“四皇之战”里失踪了,莫非他就是那位“门”先生?他被放逐出了现实世界,迷失于黑暗深处,困在了风暴之中?

    有一定的可能,他最容易定位的求助对象自然是具备同样血脉且处于同一非凡途径较低序列的后裔,可惜的是,由于强者们全部陨落,他的呼喊反倒给家族带来了延绵一千多年的诅咒,差点让亚伯拉罕们全部消失……

    这就是“门”先生那样了解第四纪历史,了解“四皇之战”详细过程的原因?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实的,只能感叹一声:

    亚伯拉罕真是一个不幸的家族!

    不知道笔记主人提及的事情有没有受到一千多年时光和家族散居各地的影响,从而出现偏差……“四皇之战”里,神灵们竟然亲自下场了?克莱恩微皱眉头,翻页的速度越来越快:

    ……

    “选择成为普通人的父亲最终没能战胜疾病,这让我的母亲受到了极大打击,很快就跟随离去。”

    “而这也意味着我获得自由了。”

    “可让我痛苦的是,父亲为了不让我踏上被诅咒的道路,关于非凡者的许多事情都没有告诉我,我必须自己去接触,却了解。”

    “幸运的是,他没敢违背长老的命令,依旧在临死前将‘学徒’、‘戏法大师’和‘占星人’的魔药配方给了我。”

    “我要重新抄录这三份配方,免得出现遗忘:”

    “序列9,‘学徒’……”

    “序列8,‘戏法大师’……”

    “序列7,‘占星人’……”

    克莱恩看得微挑眉毛,觉得今晚已是不虚此行,觉得没有浪费那枚净化子弹。

    当然,他等等还得去灰雾之上确认下真假。

    “占星人”……“学徒”途径竟然也有占卜系列的职业……这么看来,我之前做的一个猜测很可能接近了真相,“占卜家”途径和“学徒”途径也许可以在高序列互换……克莱恩轻轻颔首,继续往下翻页。

    虽然已经确定了笔记的价值,但他却暂时不想离开现场了。

    要是笔记后面记载了把什么东西藏在哪里哪里的内容,他肯定还得回来一趟,既然如此,何必那么麻烦?

    哗啦啦,纸张翻动间,克莱恩大致弄清楚了那位亚伯拉罕家族后裔的非凡历程:

    父母过世后,他开始尝试着接触神秘学圈子,搜集与序列魔药有关的信息,购买对应的非凡材料。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记录下许多或真或假的神秘学知识后,他终于成功,调配出了“学徒”魔药。

    他在笔记的最后写到:

    “根据我掌握的神秘学知识,满月的夜里,灵界与现实最为重叠,那也就是灵性最为滋长的时候,最有利于服食魔药,获得晋升。”

    “我将在下个满月时,成为‘学徒’!”

    “我要一步步强大起来,再现亚伯拉罕家族的荣光!”

    “等有了序列7的水准,根据家族的规定,我就可以尝试联络长老们了。”

    “联络方式就在我的脑子里,这是不能记录下来的秘密。”

    满月时服食魔药晋升?克莱恩看得一愣一愣,忍不住在胸口顺时针点了四下,画了个绯红之月:

    “愿女神宽恕你的无知。”

    他隐约有点明白对方当场失控的原因了!

    根据他刚才的猜测,困扰亚伯拉罕家族一千多年的诅咒很可能与“门”先生在满月时传出的求救声有关。

    而那个家伙居然选择了在满月时服食“学徒”魔药。

    那样一来,他大概率在魔药效果还未消退,灵性非常不稳定的状态下听见那虚幻的呓语。

    于是,“砰”地一下就爆了……

    还好我当初听见的“霍纳奇斯……弗雷格拉……”并不要命……克莱恩下意识唏嘘了一句。

    旋即,他想到了“万能钥匙”的古怪,隐约有了一个推断:

    “万能钥匙”的形成除了源于“学徒”非凡特性的聚集,还有“门”先生虚幻呓语的因素参杂,于是它偶然带来的迷路变得相当危险,总是让持有者进入不太合适的场景!

    这算是一种诅咒了!

    而前后联系起来,“门”先生是亚伯拉罕家族先祖伯特利的可能不低。

    呼……见没有隐藏宝物的信息,克莱恩吐了口气,不再停留,拿着那本棕色笔记离开了地下室。

    边抛阿兹克铜哨,边原路返回,来到阳台位置后,他抬起左手,啪地打了个响指。

    散落于楼梯上的那些火柴霍地燃烧起来,腾起了赤红的光芒。

    它们很快熄灭,只留下少许灼烧的痕迹。

    …………

    绕行东区,去除掉伪装的克莱恩在凌晨之前返回了明斯克街。

    他来到灰雾之上,先用灵摆法确认了那三份配方是真的。

    紧接着,他于斑驳长桌对面具现出了假人“世界”。

    克莱恩正待操纵对方,忽地抬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我都忘记了!”

    “我把‘全黑之眼’带回现实世界了……”

    又是一番忙碌后,他再次让“世界”呈现于巍峨宫殿内,并在对方的周围弄出了普通房间般的景象。

    然后,他让“世界”摆出虔诚祈求的姿势,沙哑着嗓音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

    “请您转告‘魔术师’小姐,我已经得到‘戏法大师’魔药的配方了。”

    “我希望她能拿一件太阳领域以净化和驱邪为特长的物品交换,如果价值不等,我愿意额外补上相应的金镑。”

    操纵完“世界”,克莱恩将刚才的影像化作一团流光,传递入了代表“魔术师”的那颗深红星辰。

    他清楚地记得,上次休小姐找人做净化与驱邪时,“魔术师”小姐也在现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