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公证书
    很慷慨的条件啊……克莱恩听得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虽然最有价值的序列5非凡者遗留特性和效果特殊而强力的封印物归了对方,但剩下的也不差啊!

    一位序列5的强者身上不可能只有来自组织的封印物,而序列6的“活尸”和序列7的“狼人”但凡能留下一个,也是不菲的收益!

    克莱恩往后微靠,做出思考的模样,以此压制内心突然涌现的贪念。

    “你们的条件确实让人满意。”他回应了一句便转而问道,“卡拉曼巫王是谁?他的《秘密之书》记载了哪些方面的内容?”

    马里奇揉了下自己的额角道:

    “巫王既能指某个高序列职业,也可以代表掌控黑暗、月亮、诡异等领域力量的杰出者,超越同类的强者,卡拉曼是后者,也是前者。”

    “他活跃于第五纪早期的南大陆,后来彻底失去了踪迹,也许是被死神教会或我们那个隐秘组织捕杀了,也许是因年迈而死在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他的《秘密之书》包括密契、仪式、炼金、占星、象征主义、自然互动法等知识,哪怕普通人得到,也能成为神秘学领域的专家,甚至在未服食魔药的情况下,依靠本身的天然的灵性,完成少量的超凡之事,嗯,代价是逐渐变成精神疾病患者,这是灵性难以负担的后遗症。”

    听起来很不错……正是我需要的……但这个任务不仅本身有难度,而且事后还存在一定的麻烦,那可是有上千年历史的隐秘组织啊……克莱恩沉吟几秒,还是选择了遵从心的意愿:

    “我希望给我一定的时间考虑。”

    “这是一件非常重大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不能冲动。”

    “明天上午九点,我给予答复,嗯,到我家里来,你知道地址的。”

    他是望着莎伦说的后面那句话,说完之后忽然有些忐忑和紧张:

    对方透露了那么多那么重要的秘密消息,甚至涉及他们的隐患问题,这要是不当场选择答应,会不会被直接灭口?

    或者,他们会一步不离地跟着我,直到我做出决定?

    那我还怎么去灰雾之上占卜!

    身穿黑色宫廷长裙的莎伦静静看着克莱恩,蔚蓝色的眼眸内没有愤怒,没有怀疑,没有任何的情绪。

    她突然从某个暗袋里拿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纸,展开为长方形。

    那纸通体橘黄,有诸多象征符号,包括代表太阳的那些。

    而这些符号和标识围出了一个空白的区域,让人感觉很温暖很安稳。

    一看到这张纸,克莱恩就想起了它是什么物品,并放下了吊着的那颗心。

    这同样来自“秘偶大师”罗萨戈,这是“公证书”!

    这是当初两人分配战利品时,归属于莎伦的神奇之物!

    苍白而精致的莎伦将“公证书”递给了克莱恩,用词精炼地说道:

    “按在这里。”

    “承诺不外泄刚才听到的事情。”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郑重点头道:

    “好的。”

    根据提示,他接过“公证书”,将手掌按在了那个空白的区域,然后斟酌着开口道:

    “我保证不将刚才从莎伦小姐和马里奇先生那里知道的事情告诉别人。”

    随着他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吐出,公证书四周的象征符号和魔法标识一个接一个亮起,皆绽放着明亮而温暖的光芒。

    等到一切结束,那些光芒连成了印章般的影像,按在了克莱恩的手掌上,并穿透过去,盖于空白区域。

    暖流一闪而逝,克莱恩顿觉自身与那张公证书之间产生了某种微妙却无法看到的联系。

    当初“智慧之眼”老先生模拟的能力果然属于“公证人”……他忽地联想到了以前的某件事情。

    “我好了。”克莱恩将“公证书”递还了回去。

    莎伦平静颔首,没再多说什么,淡漠的身影迅速虚化,消失在了车厢内。

    马里奇依旧压抑着眼中深藏的恶意,屈指轻敲了一下厢壁木板。

    马车顿时缓缓停止,车厢门随之打开。

    这是在用活尸驾车,幽影当侍者啊……果然是马里奇的风格……开启着灵视的克莱恩有所恍然地摘掉鸭舌帽,按在胸口,微微鞠躬,然后跳下了马车。

    周围属于一条僻静的街道,煤气路灯有好几盏已经坏掉,却无人修理。

    克莱恩先去东区那个一居室转了圈,接着才返回明斯克街15号,装模作样地在客厅内做了两次占卜。

    一次是应不应该接这个委托,一次是委托是否有危险,危险的程度如何。

    而占卜出来的答案,他根本没去仔细看,因为异种途径的“怨魂”非凡者可以转化为灵体,直接接触灵界,获得信息,也就是说,他们天然地具备占卜和反占卜的能力,所以,不管是莎伦,还是身为目标的史蒂夫,都能让克莱恩得到的启示是错误的,偏离的。

    做完占卜,他按部就班地阅读起报纸和书籍,在起居室内练习了下非凡能力,然后洗漱睡觉,毫无异常。

    凌晨四点十分,克莱恩突然醒转,翻身下床!

    他找出蜡烛,制造好灵性之墙,悄然举行起自己召唤自己的仪式!

    接着,他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但没急着响应祈求。

    坐到属于愚者的高背椅上,克莱恩凝眸望向青铜长桌表面,看见了“全黑之眼”,看见了阿兹克铜哨,看见了“黑皇帝”牌,看见了握着权杖,一身漆黑,威严昭著的罗塞尔形象。

    嘴角忽地抽了一下,克莱恩伸出右手,将那张“亵渎之牌”翻转,变成正面朝下。

    眼不见为净!

    具现出纸笔后,他取下黄水晶吊坠,重复起之前的那两个占卜。

    第一个占卜的结果是,灵摆顺时间旋转,速度不快不慢,也就是说,应该接受那个委托,但也不是必须。

    第二个占卜的结果是,黄水晶吊坠逆时针旋转,速度较快,幅度较大,克莱恩的解读是,有危险,危险较大,但只要应对得当,还没到可以威胁生命的地步。

    呼……沉吟几秒,克莱恩记起了之前一个猜测:

    那就是,也许,任何一位“魔术师”都需要表演。

    否则魔药的名称就应该叫“魔法师”,而不是“魔术师”。

    “不做无准备的表演”的关键既是做好准备,也包含进行表演这一点……而这可能不仅仅单纯地表现于战斗中……“调动敌人注意力”和“让观众喝彩”这两个假设,同样需要以表演为前提……只要办法得当,伪装得好,手尾处理得没有问题,玫瑰学派很难查到我身上……克莱恩的脑海内闪过了诸多念头。

    综合刚才占卜获得的启示,他很快做出了决定,后靠住“愚者”那张高背椅,抬头望向巍峨古老的宫殿和无边无际的灰雾,露出一抹微笑道:

    “那么,就让我们进行一场盛大的表演吧。”

    说完之后,他带上“全黑之眼”和阿兹克铜哨,响应起自身的祈求。

    第二天,也就是周四清晨。

    早早去买了食材的克莱恩,弄好更接近于肉酱拌面的自制费内波特面,到门口信报箱内取出了今日份的报纸。

    边吃边看之中,他从《贝克兰德早报》上获得了非凡聚会的信息。

    果然,紧绷的局势一缓解,聚会就召开了……克莱恩微笑自语了一句。

    等到九点,他掏出金壳怀表,按开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无人的客厅,对着那里的凸肚窗道:

    “我愿意提供帮助。”

    “条件就是你们说的那些。”

    “但前提是,再给我几天的时间。”

    他顿了顿,含着笑意道:

    “我需要做一些准备。”

    除了克莱恩,没有其他人的客厅内,忽然响起了一道飘忽虚幻的声音:

    “好。”

    “完成准备后,你到酒吧转一圈。”

    …………

    格莱林特子爵的书房内,奥黛丽坐在椅子上,伸手帮苏茜整理着脑后的毛发,并对品味着奥尔米尔葡萄酒的佛尔思和沉静坐在旁边的休道:

    “你们急着让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她这是兰尔乌斯事件后第一次见佛尔思和休,但早已通过苏茜,将报酬支付给对方了。

    嗯,加入我们塔罗会后,佛尔思看似没什么改变,依然慵懒,喜欢打击休,但隐藏起来的某些东西却完全不同了,她之前偶尔会显得颓废,忧郁,对未来好像没抱什么希望,而现在,这方面的表现彻底消失了……“读心者”奥黛丽表面浅笑,内心冷静地观察着“魔术师”小姐的状态。

    佛尔思喝掉剩下的葡萄酒道:

    “果然是奥尔米尔,果然是最知名的葡萄酒,比我以往喝得那些不知好了多少,层次非常分明,每个层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她放下酒杯道:

    “那个可能出现‘观众’配方和心理炼金会线索的聚会即将召集,就在下午。”

    “这样啊,为什么这么匆忙?”奥黛丽略感疑惑地问道。

    佛尔思笑着解释了一句:

    “因为那个连环杀手耽误了大家太多的事情,而且那里属于北区郊外,值夜者最松懈的时候正是下午。”

    “嗯。”奥黛丽轻轻颔首,没再多问。

    与此同时,她目光一扫,无声叹息了一句:

    和以往,和现在的佛尔思相比,休沉默了很多……

    这时,旁边的格莱林特子爵也呵呵笑道:

    “奥黛丽,我会和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奥黛丽明知故问。

    格莱林特清了清喉咙道:

    “我已经得到‘药师’配方了,需要交易些材料,我家的宝库里并没有对应的那两种。”

    “嗯,佛尔思卖给我的,300镑,她保证是真的。”

    300镑……我记得你从“世界”先生那里买来才花了230镑……奥黛丽忍不住望了佛尔思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