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路遇(求月票)
    莱斯马戏团的小剧场内。

    只要感觉熟悉,对占卜家而言,就不存在想不起来的问题,克莱恩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边眼镜,往后微靠,近乎无声地低语了几句。

    紧接着,他假做休息地闭了十几秒眼睛,实则借助冥想,快速入睡成功,获得了梦境提示。

    那是一个较为黯淡的房间,只有一根蜡烛在茶几上摇曳着昏黄的烛火,坐于周围的人都罩着黑色带兜帽的长袍,戴着只能遮住上半张脸孔的铁面具。

    故意揉了揉眉心,克莱恩睁开双眼,继续观看驯兽表演。

    他已经解读出启示,明白了熟悉感的来源:

    梦境中的画面是“智慧之眼”老先生召开的那个非凡者聚会。

    里面有位药师也是脸庞胖乎乎的,喜欢用讥讽的方式提醒别人,明明是个好心肠的家伙,却总是给人一种欠揍的感觉。

    会是那位“药师”吗?不太像啊,他什么时候懂驯兽了……根据值夜者的内部资料记载,“药师”的灵视也不像“占卜家”途径那样,能细致分别情绪的颜色,嗯,在气场颜色上,他们倒是别有擅长……克莱恩的思绪缓慢发散开来,并未影响他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在他的灵视里,黑熊、老虎和卷毛狒狒的情绪颜色确实都不太稳定,再有一定程度的刺激,就很可能当场爆发,这也就间接证实了刚才说话的那位胖乎乎男子不是在捣乱,他似乎能读出那三只动物的想法,明白它们的冲动。

    而有了他的提醒,那位驯兽师虽然多了强烈的怒火,脸色都阴沉了下去,但终究还是本能地柔和了动作,小心了不少,一场表演顺利结束。

    之后,是一出简陋但充满喜感的戏剧,等到结束,才有魔术师上来表演。

    这位魔术师穿着燕尾服,打着同色领结,戴着又高又大的礼帽,刚一上来就做了个口中喷火,顿时让场地内的那些观众纷纷喝彩鼓掌。

    很简单的技巧啊……眼力已算得上非常出众且看过不少魔术教学节目的克莱恩只是瞄了一下,就明白了关键。

    接下来,那位魔术师又表演了经典的密箱脱困、摘帽飞鸽、掏出鲜花、纸牌魔术等节目,克莱恩本以为自己能轻松识破对方的每一个手法,但却愕然地发现,在某些时候,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收获,因为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对方希望的地方,忽略掉了关键细节。

    他明明没有非凡能力,手法却依然能瞒过我的眼睛,嗯,关键是,对注意力的把握……魔术师第二条守则,充分调动目标的注意力,从而达到想要的效果?克莱恩在心里做出了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揣测。

    这有待于通过“扮演”来收获反馈。

    就在这个时候,魔术师的表演结束了,观众们毫不吝啬地给予了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场内的气氛达到了下午的最高峰。

    “呵呵,第三条守则,魔术师的表演需要得到观众的喝彩?”克莱恩半是调侃半是猜测地无声自语了一句。

    三点出头,他扯了扯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领口,起身离开了小剧场,并未尝试着接触那位疑似药师的胖乎乎男子,只是悄然记住了对方的长相——贸然“搭讪”或许会弄出过激的反应。

    乘坐有轨公共马车,克莱恩向明斯克街返回。

    这马车分为双层,各坐着一些乘客,克莱恩按照惯例,挑选了底层靠窗的位置。

    马车走走停停了一阵,本半闭着眼睛回想刚才那些灵感的他突然一阵心悸,变得清醒而理智,就像被人强行入侵了梦境或被直接通灵时的反应一样。

    此时此刻,他明确地知道,自己不在现实世界里了!

    有着丰富经验的他故作无事,环顾了半圈,发现左侧穿燕尾服戴高礼帽的绅士依旧在翻看着报纸,领有两个小孩,一身浅蓝色衣裙的妇女正头疼地呵斥着不听话的捣蛋鬼,她的旁边,有人啃着面包,喝着自带的茶水……一切的一切,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可克莱恩悄然开启的灵视中,这些乘客都没有散发出相应的气场颜色和情绪颜色!

    他们没有以太体!

    他们明明在说话,在吃面包,在看报纸,却没有一点活着的痕迹!

    这,是虚幻的假象,还是他们突然死掉了,仅仅按照生前的惯性活动着?克莱恩竭力镇定,侧头望向窗外,只见大街上的马车和行人来来往往,依旧是下午时分的景象。

    但是,他们也没有气场颜色……随着马车较为缓慢地前行,克莱恩愈发变得凝重,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低头审视自己,看见了明确的灵性光彩,和周围其他人截然不同。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见了一声怒吼,不像来自人类的怒吼!

    克莱恩忙又抬起脑袋,发现大街上多了一只黑色大狗。

    它尖利锋锐的颗颗白牙沾染着血锈般的痕迹,正是那只恶魔巨犬,犯下了累累血案的恶魔巨犬!

    这黑色恶犬迅速膨胀成了高大的恶魔,背后有蝙蝠般的翅膀,头上长出了满是神秘花纹的羊角,它正仰望着天空,发出一声满是污秽意味的恶魔语单词:

    “堕落!”

    几乎是它开口的同时,克莱恩就已确认它是真实的,因为它有气场和情绪颜色,有强烈的灵性光彩在散发!

    随着那恶魔巨犬的呼喊,四周几位虚幻的行人霍然炸开,化作黑色的雾气,弥漫向半空,遮蔽住了视线。

    但克莱恩隐约能看到,半空和周围多了不少具备气场颜色的“真实之人”,他们使用着会散发灵性光彩的非凡能力。

    怎么回事,普通人都是虚幻的,非凡者却都是真实的……这是值夜者、代罚者他们找到了那条恶魔巨犬,用特殊的封印物制造出了不会打扰到现实世界的战斗环境?那封印物只针对非凡者,对普通人无效?于是,刚好路过的我就不幸被拉入进来了?克莱恩思绪电转,大概猜到了自身的遭遇。

    这还真是莫名其妙的灾难啊……他刚有感慨,突地听见了一声惨叫,凄厉的惨叫,巨大的惨叫。

    周围遮蔽视线的黑气陡然分散,那只恶魔巨犬重重摔在地上,身体竖直着分成了两片,而半空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了某件事物上,让它宛若一轮纯净的月亮,照耀着深沉黑暗的环境。

    那只恶魔巨犬生命力顽强地再次怒吼了一声,身体陡然爆开,用灵魂和血肉为燃料,烧起了淡蓝与赤红交织的冲天火焰。

    可是,火焰刚至半空就失去了全部的亮度,被那皎洁明月般的事物吸收了。

    它无声无息不见了,那只恶魔巨犬也就那样简简单单地彻底消亡了,死得连一点渣滓都没有剩下。

    好强……克莱恩刚生感慨,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情,那些官方强者会不会发现自己坐的这辆马车里还有个野生的非凡者,不同于周围虚幻之人的非凡者!

    他心中一紧,头皮发麻地掏出一张纸人,顺手一抖,将它抖成了自己,没有气场和情绪颜色的自己。

    而他本人则借助“替身法”的特殊,躲到了纸人的“阴影”里。

    就在这个时候,克莱恩听见马车另外一边的街道上有谁轻哼了一声。

    这轻哼之声含着明显的怒意和不甘。

    谁?不像是官方非凡者发出的声音……克莱恩一阵疑惑,却不敢撤掉替身,探头查看。

    紧接着,几道视线相继扫过,没做过多的停留。

    等到这一切淡去,克莱恩看见四周的虚空出现裂缝,玻璃般破碎了。

    然后,真实的感觉袭来,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回归现实世界了。

    悄然撤掉替身,他重新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马车内的乘客看报的看报,啃面包的啃面包,呵斥小孩的呵斥小孩,和刚才没有任何的区别。

    但在克莱恩眼中,他们重新拥有了气场和情绪颜色。

    另外,和刚才相比,有轨公共马车明显已前进了一段距离。

    “看来刚才那种特殊的战斗环境里,时间和场景都是与现实同步的,如果那场战斗持续较久,马车就有可能驶出影响范围,只留我一个人在那里,一个人在那里……那就明显暴露了……还好,贝克兰德是万都之都是希望之地,三大教会都有高序列者在这里……”克莱恩略感后怕地想着。

    他原本觉得,即使锁定了对象,值夜者、代罚者他们也得花费几天的工夫,才能找出那只恶魔黑犬,而且这必须还有个前提,那就是对方没离开贝克兰德——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离开贝克兰德,就等于走出了仪式范围,晋升将因此失败,而对恶魔来说,仪式失败的负面影响大概率会造成本就在嗜血边缘挣扎的它们直接失控。

    谁知道,仅仅一个晚上加半个白天,那恶魔巨犬就被发现了,处决了,净化了!

    简直可怕!这就是贝克兰德……这就是三大教会的真实实力!一个快晋升的序列6只是暴露了身份,留下了一点微不足道的痕迹,就这样快速被找到了,简简单单杀死了……这可是能提前察觉危险的“恶魔”啊!看来某些封印物正好克制了这点……以后,我必须更加谨慎和小心!克莱恩觉得自己收获了深刻的教训。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刚才听到的那声奇怪的轻哼。

    “似乎是那只恶魔巨犬的同伴?它的主人?他竟然没被发现,也许恶魔巨犬最后的自爆就是他暗中操纵的……当然,也可能是其他不满官方非凡者的隐秘组织成员……”克莱恩猛地眺望向车厢对面的窗户,只见外间路过的行人都普普通通,或穿呢制大衣,或戴半高礼帽,或着色彩亮丽的长裙,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PS:凌晨有更新,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