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九十九章 不成功的伪装
    等到“太阳”戴里克讲完,克莱恩操纵着“世界”点头道:

    “比我想象得更加详细。”

    “交易完成。”

    “世界”话音未落,克莱恩已经秀操作地同步解除了对“正义”、“倒吊人”和“魔术师”的屏蔽。

    场面短暂安静了几秒,“世界”环顾一圈,阴沉笑道:

    “我暂时没有别的需求了。”

    大致摸清楚了流程和特点的佛尔思顿时跃跃欲试,想要求购“学徒”对应的序列8“戏法大师”。

    她清楚地记得,“愚者”先生说过,自己之所以饱受满月呓语的困扰,是因为生命层次还不够高,那种痛苦会随着本身序列的提升而降低。

    这让佛尔思迫不及待地想要获取后续的配方。

    不过,这会暴露我所在的非凡途径……等大家变得熟悉,彼此知道得更多,暴露也就暴露了,算不了太严重的事情,但最近几次聚会,还是得掩饰一下,免得被聚会成员藉此锁定现实的我……佛尔思还算冷静地思考了一下道:

    “我想要‘药师’和‘戏法大师’的配方,用金钱交易。”

    她故意在自己真实的需求上添加了“药师”配方,以此干扰别人的判断,如果哪位成员真有这份配方,她会照常吃下,事后加价卖给渴望那份配方已久的格莱林特子爵,反正她肯定不会因此而吃亏,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至于金钱,佛尔思暂时并不缺少,不仅她本身畅销书的版税稿费还在一笔笔进入她的账户,积少成多,而且她还有额外的收益,比如在齐林格斯和因蒂斯大使贝克朗两起事件中,从奥黛丽小姐那里获得的650镑报酬。

    可怜的休,自己掏钱抚恤了兰尔乌斯事件里两位死者的家属,花了两百多镑,不知道等风头过去,奥黛丽小姐会不会给她报销……写着“愚者”先生尊名的纸条是从格莱林特子爵家的书籍夹层里发现的,难道他某位祖辈曾经是这个聚会的成员?这是一个定时召开了几十上百年的聚会?佛尔思的思绪突然有点发散。

    与她只隔了两张座椅的“正义”奥黛丽在听见对方求购“药师”和“戏法大师”的配方后,只是微微一愣,就准确把握住了对方的心思。

    “她就是佛尔思!‘戏法大师’是给自己的,‘药师’是拿来卖给格莱林特的,并以此混淆视线,蒙蔽他人……”奥黛丽微不可见颔首,对“魔术师”的身份已然笃定。

    本身序列不会高,顶多8,很大可能只有9,也不知道“愚者”先生从哪里拉来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口音带着贝克兰德特色,但未必在贝克兰德……“倒吊人”阿尔杰也在观察新晋成员,初步确认对方不会对自身造成威胁。

    “太阳”戴里克则没想那么多,只是在揣测“魔术师”小姐属于白银城区域,还是“正义”小姐等人居住的那个世界。

    克莱恩则怜悯地望了“魔术师”小姐一眼,对她隐藏身份的尝试不抱什么希望。

    当你遇到一位对你很熟悉的“读心者”时,即使提前知晓了对方的能力,并做了相应的提防,也未必掩饰得住真实的想法,更何况你什么都不清楚……“愚者”克莱恩在心里替“魔术师”小姐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他操纵着“世界”,嘶哑着道:

    “我有‘药师’的配方,230镑。”

    “至于‘戏法大师’的配方,我会尽力为你寻找,但不保证能成功。”

    用“药师”配方换钱和拿它来培养一个有用的帮手之间是不矛盾的,是可以同时进行的,所以,克莱恩让“世界”抢先开口,免得被“倒吊人”和“太阳”截胡。

    至于“戏法大师”的配方,他只是有一些想法。

    在他看来,“万能钥匙”这件神奇物品大概率与“戏法大师”对应的序列9“学徒”有关,在灰雾之上占卜下它的源头,说不定就能发现点线索。

    嗯,其实最方便的办法是询问疑似“门”先生的那位存在,他不断地在满月时低语,除了求救,估计还有教导配方和扮演法,以便让目标强大起来,完成高难度任务,但可惜的是,目标强大起来前,根本没法倾听他的呓语,一听就会崩溃,出现失控迹象,这就形成了死循环……克莱恩油然感慨了一句。

    佛尔思没急着回应“世界”先生的话语,转而环顾了一圈,可发现“倒吊人”、“正义”和“太阳”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很显然,他们都不知道“药师”和“戏法大师”的配方具体有什么。

    “‘世界’先生,希望你能尽快找到‘戏法大师’的魔药配方。”佛尔思沉默了几秒道,“而‘药师’的配方,我现在就准备买下,我该怎么支付报酬?”

    对方看来也是鲁恩人,愿意接受金镑……不过,金镑一直比金霍恩、因蒂费尔等钱币更受认可……说话的同时,佛尔思也在判断“世界”的来历。

    “世界”完全没在意她的打量,低沉说道:

    “你回去以后,将现金献祭给‘愚者’先生,这样交易就算完成了。”

    “具体的献祭流程是……”

    献祭?“愚者”先生还能接受献祭?他的生命层次达到了这种程度?难怪他用那种口吻描述满月呓语的主人……佛尔思又惊又愕又觉得理所当然地听着,记忆着。

    讲述完毕,克莱恩在“世界”的面前具现出“药师”配方,让那个假人递给了“魔术师”小姐:

    “交易由‘愚者’先生见证,你不用担心是假的。”

    “我相信‘愚者’先生。”佛尔思当即点头,展开配方,认真记忆。

    这时,不忍心熟人这么辛苦的“正义”奥黛丽提点了一句:

    “你可以在献祭的同时请‘愚者’先生帮你回想,不需要特别地记忆,遇到问题,也可以通过诵念尊名的方式向祂祈求。”

    祂?“正义”小姐竟然用代表神灵的人称代词称呼“愚者”先生!祂,祂……难道,真是‘祂’?可是,祂为什么愿意帮忙做这些小事……也不对,只要仪式魔法恰当,七位正统神灵也经常会回应信徒,完成他们的请求……佛尔思侧头对“正义”道:

    “谢谢你的提醒,你的称号就是你的品格。”

    ……奥黛丽忽然有点心虚。

    她旋即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忙开口道:

    “‘魔术师’小姐,你知道‘扮演法’吗?”

    “扮演法?”佛尔思迷惑地望向了对方。

    她很快发现“太阳”和“倒吊人”等成员对这个名词都没有额外的反应,显然很清楚它代表什么意思。

    今天的聚会让我感觉自己就像刚到贝克兰德的乡下姑娘……我好歹也参加过那么多次非凡者聚会啊!佛尔思半是悲哀半是欣喜地想着。

    她不由想以这份情绪这份感觉写一本小说,就叫《沃尔小姐梦境游记》。

    “你似乎并不清楚。”奥黛丽根据对方的反应和平时的表现做出了肯定的判断。

    她转过身体,望向古老长桌最上首,对笼罩着浓郁灰雾的人影道:

    “‘愚者’先生,可以将‘扮演法’告诉‘魔术师’小姐吗?”

    “如果可以,她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奥黛丽本来打算直接问是否像之前那样,依然以此换取新的罗塞尔日记,可旋即想到佛尔思的非凡者圈子和自己的有很大重叠,这样一来,自己将会失去许多得到罗塞尔日记的机会。

    这不是太重要的问题,佛尔思迟早会知道“愚者”先生需要罗塞尔日记,而我也肯定会拥有别的非凡者圈子,但是,她知道我有几页罗塞尔日记,如果想搜集,第一个找的肯定是我,可我的那些日记,“愚者”先生都看过了……这次聚会后,我得找机会告诉佛尔思,说那些罗塞尔日记不慎被弄丢了……“正义”奥黛丽推演着连锁反应,竭力地把自己的担忧用肢体语言展现给“愚者”先生。

    “正义”小姐在暗示什么?嗯,她和佛尔思认识,但不想暴露身份,也就是说,她不希望我提出的报酬会造成这方面的困扰……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轻笑了一声:

    “你来决定,你来讲解,我不想重复类似的话题。”

    这是对女神的尊重……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赞美“愚者”先生!“正义”奥黛丽的内心霍然雀跃。

    她挺直腰背,微抬下巴,努力与往常不太一样地看着“魔术师”佛尔思道:

    “‘扮演法’是加快魔药掌握,最大程度上降低失控风险的方法。”

    “你想知道吗?”

    还有这种方法?真的还是假的?“愚者”先生这么高层次的大人物,肯定不会在这种小事上骗人!佛尔思睁大略显慵懒的眼睛,抿了下嘴唇道:

    “想!”

    只要是非凡者,就没有不想知道类似方法的!佛尔思突然有些激动。

    奥黛丽认真思考了下道:

    “两个要求,一是不得到‘愚者’先生的允许,不能将‘扮演法’告诉他人。”

    “二是支付200镑报酬。”

    她最初的打算是用罗塞尔日记折价,当初她和“倒吊人”用了多少页日记来偿还,就折算成相应的价格,但现实里,罗塞尔日记因为无法被破解,卖得很便宜,而且很多时候,真假无法确定,换算出来的总价就有些对不起“扮演法”,于是,她在这个基础上又额外加了一些。

    嗯……如果“愚者”先生的眷属不再缺钱,那就由我收下这200镑,之后再寻找日记给“愚者”先生抵债……奥黛丽已经想好了后续的交易。

    200镑?能降低失控风险的方法才200镑?这太,太便宜了吧?又惊又喜的佛尔思害怕对方反悔,毫不犹豫就开口道:

    “成交!”

    说完以后,她才有点心疼钱,觉得自己的银行存款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