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三章 魔术师
    前行两步,越过茶几,克莱恩活动了下身体,抖了抖手腕,未再发现异常。

    他望向凸肚窗外照亮了昏暗与阴沉的煤气路灯,若有所思地自语了一句:

    “双手更灵巧,动作更敏捷了,就算没有非凡能力,只要用心钻研,我也能成为顶级的魔术师。”

    这是他对自身变化的第一印象。

    而和值夜者内部资料记载的一样,如果魔药会提供一定的法术能力,那服食之后,非凡者本身将有所察觉,把握到具体有哪些,就像对应的知识通过神秘的方式灌注入了脑海内,拓印于了精神中。

    “刚才差点撑爆我的脑袋……”克莱恩微笑摇头,仔细回忆起先前的感受和相应的法术。

    不得不说,“魔术师”确实算得上强力的序列7,拥有不少神奇的能力,而且都可以快速施展。

    其中,克莱恩最重视最喜欢的有三种。

    位居首位的是,“伤害转移”!

    只要没有直接死亡,只要双手还能动,他就可以把要害位置的伤口转移至手臂等不太重要的地方,化致命伤为轻伤,这是实战保命非常有用的超凡能力。

    唯一的问题是,在序列7这个阶段,伤口只能在自己身上转移,而且机会只有一次,也许随着本身序列的提升,还可以往物品往别人身上转……真的很有一种魔术般的感觉……克莱恩畅想了一下未来。

    第二种法术是“火焰跳跃”,三十米范围内,他可以在自身留下的火种和原本就有的火焰之间闪现,类似于瞬移,这似乎有借助灵界的特殊。

    嗯,可以很好地用来表演魔术……克莱恩在心里非常满意地自嘲了一句。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他对魔药的消化,随着他序列的提升,“火焰跳跃”的范围还会明显变大。

    第三种类法术的超凡能力就是克莱恩曾经在密修会那个燕尾服小丑处见过的“空气弹”。

    “魔术师”可以通过打响指,模拟声音等办法,制造威力和速度都不比特制左轮手枪射出的子弹差什么的空气弹,而且,它的效果同样会跟随魔药的消化进度和本身序列的发展提升,克莱恩怀疑,到了序列5,或者序列4阶段,自己可以手搓炮弹。

    “这样一来,我就没必要再买手枪和子弹了,不,还是得再买一把,很多事情,完全不需要暴露我有非凡能力,可以用枪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克莱恩微不可见点头,转而审视起另外的法术和类法术能力。

    第四种是“纸人替身”,关键时刻,魔术师可以短暂将携带的纸人变成自己,并与自身调换位置,这是一种相对简单的替身法术,除了能挡下致命一击,还可以有效地削弱诅咒伤害。

    原来这就是“秘偶大师”罗萨戈携带的那些纸人的作用……他肯定很遗憾,因为他是被“真实造物主”污染,根本没办法没机会用替身……这个法术最大的问题是,需要提前准备材料,也就是剪裁相对精致的纸人,在第五纪早些时候,带着类似物品的非凡者毫无疑问会被视为黑巫师,现在若是遭发现,也多半会被怀疑……克莱恩仔细思考了下“纸人替身”的用处和限制。

    第五种是类法术能力,叫做“操纵火焰”,顾名思义,就是能通过简单的一个动作,操纵周围三十米范围内的火焰,也可以直接点燃这个范围里的某些物品,等魔药彻底消化或序列得到晋升,还能凭空“召唤”来焰流。

    第六种是“制造幻觉”,通过影响周围的环境,营造出具备色彩、声音和气味,近乎真实的幻觉,达到以假乱真,欺骗敌人的效果。

    这算是魔术师的看家本领……克莱恩低笑了一声,走到凸肚窗前方,踌躇满志地欣赏起街道夜景。

    第七种为虚假的“水下呼吸”,它的原理是制造一根无形的看不见的空气细管,让处于水底的魔术师可以借此自由呼吸,看起来似乎变成了所谓的鱼人。

    它的问题是,空气细管有长度的限制,目前阶段的克莱恩顶多能维持五米左右的状态,也就是说,水深一旦超过五米,他就有可能淹死。

    当然,魔药的消化和序列的提升,都会带来空气细管实质的增长。

    第八种是类法术能力“骨骼软化”,这能帮助“魔术师”挣脱手铐,绳索,以及箱子的束缚。

    同样是看家本领啊!克莱恩心情不错地想道。

    第九种是小丑化纸张为飞刀那种能力的进化,叫做“抽纸为兵”,它不仅可以把纸张化成锋利的物品,还能短暂变成棍棒、砖头等武器。

    这就是“魔术师”主要的九种法术或类法术能力,虽然没有攻击和防御都特别强力的类型,也缺乏足够诡异的种类,但胜在神奇和多样,让克莱恩的实力瞬间上了不止一个台阶,保命和逃跑上更是有所擅长。

    而且,“魔术师”是具备快速施法技巧的,这个序列的非凡者不需要念咒,不需要灌注灵性,只用简单的一个动作,就可以施展对应的法术或类法术能力。

    除此之外,魔药还让克莱恩获得了一些小戏法,但它们都没有太大的实用性。

    “勉强可以算一个还不错的非凡者了……”克莱恩无声感叹了一句。

    就在他打算出门溜达,顺便去勇敢者酒吧一趟,补上左轮手枪和子弹时,凸肚窗外被煤气路灯光芒渲染着的绯红月华突然变深,变浓了!

    克莱恩愕然抬头,发现半空的阴云和薄雾已然散去,比半圆多一些的红月清晰显露了出来。

    它的轮廓飞快丰满,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后,就变成了满月,赤红如血的满月!

    而这距离上一次满月才过了两周多!

    按照正常的历法,按照天文学的内容,下一次的满月还有十天左右!

    这是“血月”?克莱恩嘴唇微动,有所释然地自语了一句。

    在这个世界,月亮的变化是规律的,也是不规律的。

    普通时候,它和克莱恩上辈子经历过的一模一样,但每年总有那么几次,它会突然变圆,殷红似血,类似的情况毫无逻辑,有时,一年只得一次,有时,一年会发生四五次。

    不管天文学家,还是神秘学家,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根本总结不出规律,只能暂时忽略这个问题,视为疑难之一,并开玩笑地说,也许只是女神突然心情不好,而女性的情绪变化毫无疑问是没有规律的。

    当然,不知道原因,弄不清楚实质,不代表没有相应现象的总结,在神秘学里,称呼这种情况为“血月”,认为它会带来负面情绪的攀升和爆发,认为它会让冥界、灵界的力量变强,死者即使没被唤醒,也可能爬出坟墓。

    “这是今年的第二次吧?”克莱恩立在凸肚窗边,欣赏着澄清干净的天空,欣赏着形如圆盘,鲜红欲滴的满月,觉得自己的状态相当好。

    …………

    乔伍德区的某栋房屋内。

    今晚参加聚会,来不及返回圣乔治区那个两居室房间的佛尔思沃尔正盘腿坐于客厅的沙发上,边啃夹肉夹菜的新式面包,边披头散发地想着下一本的剧情。

    突然,她皱起了眉头,丢掉了手中的食物和钢笔。

    窗外照入的月色越来越浓,越来越红,佛尔思的表情则越来越痛苦。

    每当满月,她都会听见那让人疯狂的呓语!

    扑通!

    她跌下了沙发,身体扭曲地在那里挣扎着。

    过了一阵,她刷地抓下了一大把头发,可这样的疼痛却没有缓解她脑袋快要炸开般的症状,没有平复她想要一刀结束自己生命的躁动。

    “又来了……”佛尔思痛苦低语,双腿抽搐着绷直。

    她非常艰难地诵念出自己信仰的那位神灵的尊名,想要获得救赎:

    “伟大的,蒸汽,与机械之神……”

    “您是本质的,化身……”

    “您是工匠的,保护者……”

    “您是技术的光辉,光辉……”

    一遍遍诵念里,佛尔思的痛苦始终未得到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

    砰!

    她剧烈翻滚之中,不小心将茶几撞倒了,上面的书籍由此散落于了地表。

    再也难以忍耐的佛尔思疯狂地用指甲抓挠起茶几的木腿,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深痕,抓出了让人牙酸的吱嘎吱嘎声。

    啪!

    她的指甲硬生生折断了!

    她的头发在诡异地变长!

    此时此刻,佛尔思感觉自己今晚就会失控,就会变成怪物,她刚才已经诵念了好几位神灵的尊名,但都未得到拯救。

    “要死了……我要死了……”她扭曲翻滚着,忽然看见了一张写着古赫密斯语单词的纸。

    那是休从《鲁恩王国贵族史》里发现的神秘咒文!

    她的默念甚至招惹来了疑似邪灵的存在!

    哪怕,邪灵……只要能,帮我……我都愿意,接受……佛尔思脑袋已不太清晰地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

    她挣扎着望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地小声念道: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救救我,救救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