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八十章 戴里克的担忧
    “堕落造物主”?“太阳”戴里克顿时皱起了眉头。

    白银城的居民们始终信仰着“创造一切的主,全知全能的神”,听到类似的名号被冠以“堕落”这个单词后,难免有发自本能的排斥和不适应。

    “堕落造物主”……这是“愚者”先生对“真实造物主”的称呼……原来这位邪神还有这种形象……可为什么他的神像和神庙会出现在白银城探索范围内?那里疑似为神弃之地!或者说,在被众神遗弃前,那里已经有“真实造物主”信仰……极光会一直宣称的圣所难道真在神弃之地?“倒吊人”阿尔杰一下想到了很多事情,却又无法做出确切的判断,因为大灾变之前的历史早衍变为神话与传说,这无法单纯地用笼罩着迷雾来形容。

    他沉吟两秒,故意说道:

    “我们对‘堕落造物主’还有另一种称呼,‘真实造物主’。”

    “信仰祂的势力掌握着‘秘祈人’‘倾听者’‘隐修士’这么一条非凡途径,后续有你提到过的‘牧羊人’。”

    “牧羊人”?沉默的“太阳”戴里克霍然坐直,眼睛里满是惊骇的色彩。

    他对“倒吊人”提及的非凡途径并不陌生,只是在某些序列上,白银城用的是相近的单词,比如“耳语者”和“倾听者”。

    原来那古怪邪异的神像代表着“秘祈人”途径……洛薇雅长老已经是“牧羊人”……她表现得越来越不对劲了……戴里克忽然担忧起六人议事团那位新晋长老,担忧起白银城的安全。

    以往对周边区域的探索里,白银城发现过几座毁灭得很彻底的城市,在那些地方,只有少量碎石背后铭刻的单词证明着曾经有这样一个文明。

    那些单词都属于巨龙语、巨人语、精灵语的变种,绝大部分在重复描述一种存在。

    那种存在叫做:

    “邪神”!

    白银城有份参与行动的居民都在猜测,那些城邦是被邪神摧毁的,所以,发现洛薇雅长老所在的途径疑似被一位邪神掌控着后,“太阳”戴里克如何不震惊,不担忧,不惶恐?

    他恢复了沉默寡言的状态,让一直等待着听更多白银城故事的“正义”奥黛丽颇为失望。

    经过这么多次聚会,经过上次购买巨龙一族情报的事情,她对白银城的兴趣是越来越浓厚。

    他的反应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倒吊人”阿尔杰冷静观察了一阵,却没有额外的收获。

    一时之间,他找不到更好的话题切入点,而如果直接询问,他怀疑“太阳”会要求支付报酬,这对背负上了两件非凡材料债务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同时听见了桌子被轻轻敲动的声音。

    浓郁灰雾里的克莱恩掩饰住疲惫,轻声笑道:

    “这次的聚会就到此结束吧。”

    “您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愿。正义”奥黛丽当即起身,虚提裙摆,行了一礼,“倒吊人”、“太阳”和“世界”相继用类似的语言回答。

    克莱恩挥了下手,切断了联系,安静看着“正义”小姐等人的模糊身影化光而散。

    接着,他让小号“世界”瞬间消失,自己则拿起那枚得自兰尔乌斯的小型徽章研究。

    “持有此物,即可加入。”克莱恩诵念出了徽章背后的单词,但却发现手中的物品没有任何变化。

    他想了想,谨慎地将灵性灌注入内。

    一层微芒濛濛绽放,飞快凝聚成光束,向着灰雾之外射去。

    但是,它又被那漫无边际的灰雾反弹了回来。

    这光速霍然散开,化做巴掌大小的虚幻羊皮纸,上面书写着一行古弗萨克语:

    “135年1月4日傍晚八点,巴布尔河谷。”

    神秘学领域的简单通讯装置?发射信息,请求同步,得到最新的聚会时间和地点?克莱恩回忆刚才看见的画面,对徽章的作用有了初步的判断。

    “135年,也就是明年……巴布尔河谷位于塔索克河进入贝克兰德之前那段区域……时间很详尽,但地点很模糊,那可是近百公里的河谷……也许,到了那里,这枚徽章还能做定位工具……”克莱恩饶有兴致地将手中的徽章翻来覆去,想研究清楚相应的符号、咒文和标识,看能不能自己也仿制一个。

    可惜的是,由于脱离了值夜者队伍,他的神秘学知识依旧处于原本的水准,还未获得更进一步的学习机会。

    所以,研究了几分钟后,他只能无奈放弃。

    至于“持有此物,即可加入”这句话本身,克莱恩的打算是暂时不去考虑。

    如果今年年底前我能成为“无面人”,那可以伪装去瞧瞧,否则就算了……克莱恩无声自语了一句,将注意力转至晋升“魔术师”这件事情。

    “太阳”那里的迷雾树人真实根茎和汁液应该是稳当的……运气不算太差的话,邪纹黑豹的脊髓液这周也能入手,序列7,中序列,已经看得见,摸得着了……嗯……“魔术师”该怎么扮演呢?想着想着,克莱恩就开始考虑具体的问题。

    因为死而复生前后的遭遇和经历,他一下领悟了“小丑”的真谛,所以,这一个多月里,他只用在日常生活里不断扮演,就可以逐渐消化,并不需要再另行总结,再根据反馈修正,等到杀死兰尔乌斯,完成初步复仇,笑中带泪的那一刻,“小丑”魔药自然而然就彻底消化了。

    这和克莱恩最早消化“占卜家”魔药的具体过程并不相同,算是比较特殊的情况,而现在,“魔术师”的扮演将回归以前那种。

    “魔术师的真谛,以假乱真?嗯,按照大帝日记里查拉图的说法,虽然这条途径的主流不是命运,但终究还是有一部分属于它,所以,在这里,也得有相应的内容?比如,看起来能一定程度上改变命运,但最终发现那只是幻觉,只是魔术,只是欺骗?”克莱恩揉了揉额角,用残余的灵性包裹住自身,坠入了灰雾之中。

    …………

    圣乔治区,一间两居室的房屋内。

    “还好我又额外准备了这么一个地方,否则都不知道该躲去哪里了。”佛尔思盯着镜子,拨了下头发。

    “是啊……”休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回答。

    “我刚才看报纸上说,兰尔乌斯已经死了,不过,这件事情涉及神性,肯定没那么快结束,我们还得躲一阵子,额,不对,是你要躲,不是我,我是正直的诊所医生,畅销作者!”佛尔思对着镜子,做简单的化妆。

    休一时没有语言应对,慢悠悠坐起道:

    “还好我足够聪明,有丰富的经验,找人通报的时候,没直接说涉及‘真实造物主’的神性,只描述为似乎很危险,目标的变化很大,有祈求邪神的感觉,等等,要不然,我都不敢在贝克兰德待了,卷入高层次的斗争真是很辛苦,很危险,我再也不想接奥黛丽小姐的任务了!”

    “是吗?”佛尔思头也没回地反问道。

    “额………”休默然几秒,转而说道,“其实,我们也没必要提神性的事情,既然奥黛丽小姐那边能查出来,女神教会肯定也可以……他们应该已经杀掉那个‘巨人’了吧?”

    “我可没办法确认。”佛尔思一点也不委婉地回答。

    休怔了怔,长长地慢慢地叹了口气。

    佛尔思停下手中的动作,侧头望了她一眼道:

    “这次的任务基本都是你自己完成的,我就不和你分享赏金了,一共2镑,加上你的积蓄7镑,即使扣掉抽成,‘治安官’魔药的第一种非凡材料也很接近了!”

    “可是,警方那1镑没那么快能拿到。”休抿了下嘴唇。

    这不是说警方给悬赏不爽快,而是她没法直接去拿,得通过帮她递交线索的那位朋友那才是官方认可的赏金获得者。

    由于她相信这件事情肯定闹得很大,所以,短时间内是没那个胆子去找那位朋友的。

    至于那位朋友会不会吞下丰厚赏金的问题,她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对方帮太多见不得光的赏金猎人做过类似的事情,抽成归抽成,要是敢直接私吞,早就不知道死在哪条阴暗窄小的巷子里。

    “但那终究会属于你。”佛尔思顿了两秒,认真问道,“等凑够了钱,你就会联系那个面具男,帮他做事,从他那里购买相应的材料?”

    “不,除非别的地方完全弄不到,没有希望。”休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

    皇后区,霍尔伯爵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还在回味今天的聚会,忽然看见贴身女仆安妮拿着一张纸过来。

    “小姐,您的电报。”安妮微笑说道,“来自拜朗东海岸。”

    阿尔弗雷德的?奥黛丽欣喜接过,认真阅读:

    “亲爱的妹妹,你要的七彩蜥龙已于昨晚到达普利兹港,我给他们的吩咐是,送到你位于郊外的庄园里。”

    昨晚到的?那最早今天,最迟明天,应该就能送到我的庄园里……奥黛丽侧头望向正和零食搏斗的苏茜,浅浅一笑道:

    “苏茜,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快到了。”

    “汪?”苏茜迷茫地看向女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