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七十三章 嘲讽的笑容(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第七十三章 嘲讽的笑容(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东拜朗船坞的钟楼上,戴着小丑面具藏于深沉黑暗里的克莱恩一直在安静地凝望码头工人协会的宿舍,凝望悬浮于它上方的飞空艇。

    他看不见具体的战斗过程,更无从得知砖红色小楼内的行动进展到了哪一步,只能强行忍耐,从周围场景的变化,从偶尔路过的黑色小点,去判断状况是好是坏。

    就在这时,他看见那片区域的一盏盏煤气路灯霍然熄灭了。

    全部熄灭了!

    那里变得一片漆黑!

    紧接着,一种让他印象深刻到极点的感觉从砖红色小楼内爆发往外,哪怕隔着很长一段距离,克莱恩也忍不住浑身颤栗,双腿发软,腰背下弯。

    那是从本质上俯视着、碾压着生灵的感觉。

    那是无法抗衡无法面对的感觉!

    不,不可直视神……恍惚之间,克莱恩仿佛回到了当初,回到了黑荆棘安保公司的大厅,似乎自己正在开启灵视,想要窥探梅高欧丝的精神状态,窥探她肚子里的婴儿。

    那种感觉与现在一模一样!

    不,现在更极端,更可怕!

    怎么会这样?兰尔乌斯不是只有一点“真实造物主”恩赐的神性吗?顶多再加一两件相应的物品!怎么会弄出邪神正在降临的味道?

    克莱恩还未来得及摆脱身体的颤栗和思绪的脱缰,就突然感觉到一片深沉、宁静、幽邃的黑色吞没了先前那不可直视不可窥探不可对抗的味道。

    两者同时泯灭,周围的一盏盏煤气路灯相继又跳跃出了还算明亮的火光,刚才止不住下坠的飞空艇重新浮了上来。

    所有的所有,都恢复了最开始的状态,似乎没有半点改变。

    但克莱恩不这么认为,他用力站直身体,明白砖红色小楼内发生了至关重要的事情。

    不再有那种本质和层次都超越非凡者的感觉,不再有邪神降临般的味道,这说明“真实造物主”,或者兰尔乌斯的谋划失败了……但值夜者那一方应该也遭遇了严重的打击,未必还有余力……这时,克莱恩心中一动,忙解下左腕袖口内的灵摆,单手持握,低沉出声道:

    “目前的兰尔乌斯不再具备危险性。”

    快速重复了七遍后,他睁开眼睛,看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逆时针旋转,但速度不快,幅度不大。

    这表明兰尔乌斯现在依然是危险人物,但程度已相当低。

    克莱恩更关注的则是另外一点:

    占卜没再失败!

    这说明兰尔乌斯已经与“真实造物主”赐予的神性分离,本质上有了分离!

    浸入骨髓的冷风吹过,克莱恩霍地打了个冷颤,觉得似乎有电流瞬间从他的脚底钻入了他的脑海。

    也许,我可以做点什么!他猛然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不再犹豫,于黑暗的钟楼顶层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没浪费时间,直接坐了下来,具现出一张黄褐色的羊皮纸,具现出一条占卜语句:

    “兰尔乌斯的逃跑路径。”

    克莱恩向后一靠,飞快默念,进入了深沉的梦境。

    那片虚幻、支离、迷蒙的世界里,他看见了流着污水的沟渠,看见了昏暗肮脏的通道,以及一根根有了点锈迹的金属管道。

    那里是局促的,封闭的。

    那里是下水道!

    克莱恩一下苏醒,当即用灵性覆盖自身,坠入了灰雾之内。

    他刚返回现实世界,立刻退后了几步,来到钟楼背对飞空艇的那侧。

    克莱恩未走盘旋的楼梯,直接翻出了深黄色的围栏,借助建筑物表层的平台、凸起和装饰,一层一层地往下跳跃,身体平衡得就像行走于地面。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他的双脚就踩在了厚实的街边石板上。

    …………

    砖红色小楼内,两位戴红手套的值夜者倒在了门边,昏迷不醒,那面古朴的镀银镜子滚到了角落,但却不再有丝毫特殊,完全看不出来是“1”级封印物。

    但可以明显感觉到,它正一点一点地恢复着。

    克雷斯泰塞西玛单膝跪于交叉口,两侧的眼角各有一行似血似泪的液体在滑落。

    他金棕色的短发无力地耷拉着,竖着的风衣和衬衫领口已变得破破烂烂,露出了他较尖的下巴和薄而刚硬的嘴巴。

    不断喘息中,他每颗牙齿上都浮现出了一张面容扭曲的半虚幻半透明脸孔。

    塞西玛戴着红手套的左掌支撑着地面,本人艰难地挺直脖子,望向前方。

    他的正前方是通往二楼的阶梯,阶梯之上站着亚麻衬衣完全敞开的兰尔乌斯。

    兰尔乌斯直挺挺地立在那里,胸腹之间插着那口纯白的、润泽的圣物骨剑。

    那些没有皮肤的血肉,勾勒出了倒吊人影的血肉,此时全部消失不见,留下了一片空洞。

    隐约之间,甚至能通过这片空洞,从兰尔乌斯的身前看到他的背后。

    兰尔乌斯非常困难地动了一下,突然大声笑道,疯狂笑道:

    “哈哈,哈哈,感谢你们!”

    “我真的要感谢你们!”

    “真的,看我诚恳的眼睛,我确实要感谢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及时发现并赶到,再有几个月,我就真正成为‘真实造物主’降临的载体了,那时候,我的状态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塞西玛听得明显愣住,不敢相信被自己奋力破坏掉最大依仗的家伙此时竟那样的高兴。

    他此时想站,站不起来,想反抗,无力反抗。

    兰尔乌斯看出了他的疑惑,咳嗽着笑道:

    “你知道吗?对我这种人来说,做了一件很值得自豪的大事后,无人分享是最难过的。”

    “咳,我在廷根市的时候,被‘真实造物主’骗了,祂不仅通过制造子嗣来回归,而且还隐蔽地在我身体内种下了‘树苗’。”

    “不,我甚至认为,梅高欧丝的孩子只是祂的幌子,祂甚至没有要求极光会的成员去保护她,去引开注意,祂似乎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情会失败。”

    “祂真正的降临布置在我身上,祂赐予我的神性在我抵达贝克兰德后,突然与我体内的‘树苗’结合了,哈哈,你能想象吗?我在被一点一点替换,被祂一点一点替换!等到最后,我就将成为‘真实造物主’。”

    “我还没想出办法,就被极光会的人根据神性的感应找到了,还好,他们都是些脑袋简单的疯子,哈哈,愚蠢的人总是那么多。”

    咳咳咳!兰尔乌斯吐了口淤血,似乎恢复了些许行动力。

    他艰难地往前走了一步,棱角分明的脸庞不知为什么突然柔和了许多,与原来更像了。

    兰尔乌斯伸掌按住楼梯的扶手,充满嘲讽意味地笑道:

    “还好,真实造物主想要彻底降临,想完全地替换掉我,需要大量的悲观、绝望、麻木、愤恨和原始的恶,只有贝克兰德,只有东区、工厂区加码头区,才能满足他的要求,这就给了我机会,给了我与其他人接触的机会。”

    “我知道,单纯通过接触的人报警是不现实的,因为我接触的人很可能也是极光会的成员。”

    “我最开始想煽动罢工,让警察部门注意到我,结果被极光会的人警告了,折磨了一顿,只能匆忙结束。”

    “我装做有点失控,得到了去下水道发泄的机会,在这个过程里,我隐蔽地用血液污染了一些居住在那里的生物,让它们变成了凶恶的变异怪物,可惜的是,在你们借此查过来之前,这件事情又被极光会发现了,他们好像有成员死在了变异怪物的手上,哎,我现在没有了神性,没有了‘树苗’,血液不再有这样的效果了。”

    “在那之后,我被控制得更加严格了,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我杀了个妓女,用最残忍的办法,想引起警方的关注,谁知道极光会的人竟然把这件案子伪装成了连环杀人案的一部分,我还是没能等到解救。”

    “我没有类似的机会了,只能换更巧妙的办法,我主动要求最凶恶最疯狂最激进的极光会成员来看管我,而这正符合他们的想法,嘿嘿,他们就不能用脑子想一想吗?这种疯子随时会惹出事,果然,你们来了!”

    呼……这时,兰尔乌斯吐了口气,活动了下身体,似乎终于摆脱了残余的影响。

    他抽出了插在胸腹间的那口圣骨剑,惋惜地说道:

    “真是遗憾啊,不能带走它,否则我很快就会被你们锁定并找到。”

    那口纯白骨剑完全离开他的身体后,夸张的伤口却没有留下一滴血液,消失的部分似乎并不属于兰尔乌斯。

    兰尔乌斯右手按胸,对着克雷斯泰塞西玛等人行了一礼:

    “外面飞空艇上的人应该快恢复了,我不能再停留了。”

    “感谢你们,由衷地感谢。”

    “虽然你们很愚蠢,但终究帮到了我。”

    “对你们这帮愚蠢的家伙来说,这是你们的荣幸。”

    说到这里,他直起身体,用满是嘲讽意味的笑容道:

    “再见,愚蠢的值夜者们。”

    “用你们的生命为我送行吧。”

    他握着那柄圣物骨剑,猛地上前几步,试图刺向克雷斯泰塞西玛。

    可这个时候,他的眼皮却开始变沉变重,整个人只想倒下睡觉。

    “原来你还有点力量,这就麻烦了……”兰尔乌斯轻咬舌头,突然将手中的圣骨剑扔了出去,投向昏迷在门边的值夜者!

    “不!”

    塞西玛用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挥手,让无形的事物引偏了圣物骨剑。

    兰尔乌斯抓住这个机会,蹬蹬蹬跑向侧方,从走廊尽头的盥洗室窗户位置,翻出了砖红色的小楼。

    紧接着,他弄开街边的井盖,攀爬急坠,进入了下水道内。

    兰尔乌斯对这里似乎非常熟悉,哪怕周围一片漆黑,他也能奔跑,跳跃,转弯,飞快地向着迷宫般的下水道深处逃去。

    突然,他本能停步,后仰了下身体。

    噗!

    一张纸牌深深插入了他的右胸,边缘迅速有血液下滴。

    兰尔乌斯抬眼望去,借助本身的黑暗视觉看见了袭击者。

    那是一个穿工人制服的中等身材男子,他脸上戴着嘴角高翘鼻头通红的面具。

    那是一个快乐的小丑。

    ps:求推荐票月票!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