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四十三章 再见药师
    临出门前,克莱恩随手抛了次硬币,询问今天是否不利于去“勇敢者酒吧”。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环顾一圈,对着空气低声说道:

    “今天有人监控我吗?”

    沉默了几秒,保镖小姐虚幻飘忽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传来:

    “没有。”

    克莱恩下意识回头望去,还是未能发现保镖小姐的身影。

    他的注意力迅速转移至答案上,忍不住在心里嘿了一声:

    军情九处这是根本没把我放入嫌疑名单啊!

    确认罗萨戈未曾找过我之后,就完全将我抛到了一边。

    我是该感觉荣幸,还是认为受到了侮辱呢?

    也是,一个忙着找猫捉奸的侦探,怎么都无法和刺杀一国大使,干掉序列5强者等事情关联起来……

    而且军情九处或多或少也监控了我一阵,我的慌乱,我的无助,我努力挣扎的自救,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明显对大使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思绪纷呈间,克莱恩戴好半高丝绸礼帽,提上黑色镶银手杖,走出了明斯克街15号,花费2苏勒,乘坐出租马车抵达了位于贝克兰德桥区域铁门街的“勇敢者酒吧”。

    他熟稔入内,穿过围在拳击台旁边呼喊加油的酒客们,来到吧台前,敲了下桌子:

    “一杯南威尔啤酒。”

    酒保抬头看了他一眼,咕哝道:

    “卡斯帕斯在3号纸牌室。”

    克莱恩露出微笑,摆出5个1便士的铜币,推给了对方。

    接着,他端上木杯,喝着泡沫洁白细腻的南威尔啤酒,绕过最拥挤最热闹也最多汗臭的两个竞技台,敲响了3号纸牌室的门。

    卡斯帕斯正在和一帮人玩无限注的德州,面前的钞票叠得老高,黄澄澄的硬币堆得人眼花。

    注意到克莱恩的目光,这位脸上有巨大伤疤的黑市武器商人抽动红通通的大鼻子,随口说道:

    “我不喜欢用筹码,那让我觉得不真实,还是钞票的质感和硬币的重量让人沉醉,和干女人一样爽!”

    嘟囔完这句话,卡斯帕斯微微皱起眉头:

    “你又来做什么?”

    克莱恩没直接回答,努嘴示意到外面说。

    “该死!我这一把要清空他们的!狗屎,我不跟!”卡斯帕斯将面前的两张纸牌扔到了中间,接着一瘸一拐地来到门口,对克莱恩道,“你最好有足够的理由!”

    出了纸牌室,来到角落,克莱恩压低嗓音道:

    “我想知道最近的聚会在什么时候,和上次那种一样的。”

    卡斯帕斯狐疑地审视起他:“马里奇不是和你谈好了吗?”

    “不是请保镖的事情,是我对那种,呵呵,你知道的,有了很大兴趣。”克莱恩说的全是真话。

    卡斯帕斯犹豫了下说道:

    “今晚就有一个聚会,组织者还是上次那位,但你需要等待半个小时以上,我先过去通知他们,你上次展现了信誉,我想问题不大。”

    “没问题,我会支付你酬劳的。”克莱恩摸了下衣兜里的钞票。

    “这次只需要1镑。”卡斯帕斯一副我很慷慨的样子。

    “很值得。”克莱恩两边嘴角同时上翘道。

    支付过报酬后,他找了个位置坐下,边喝麦香浓郁的南威尔啤酒,边欣赏着拳击台上的较量。

    “我能同时把他们两个都干趴下……”克莱恩迅速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过了十几分钟,卡斯帕斯回到酒吧,环顾一圈,压低嗓音道:

    “那边答应了。”

    “我们半个小时之后过去,风暴在上,希望你没有忘记那张面具。”

    对此,克莱恩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他放慢了喝酒的速度,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用半个小时才喝完500毫升的大杯南威尔啤酒。

    依旧是上次的道路,依旧是那栋没有灯光照出的房屋,克莱恩戴好只遮掩上半张脸的铁面具,看着卡斯帕斯很有节奏地敲响大门。

    和上次不一样,敲门声一直在变化啊……克莱恩仔细听了一阵,看见门上的小木板打开,有眼睛望了出来。

    没什么区别的流程后,他披上带兜帽的长袍,将整个脸庞藏到了阴影里。

    还是那间起居室,还是一根摇曳不定光芒昏暗的蜡烛,克莱恩随意找了个位置,安静坐下。

    但和之前不同,他这次不再压抑,不再紧绷,反倒悠闲地环视了一圈。

    吹到脖子后的阴冷之风让他确定保镖小姐也跟着进来了,没被谁察觉。

    这里聚会的成员果然没有序列5的强者,甚至可能连序列6的都没有……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想道。

    旁听了一阵,他看到那位脸庞圆润的“药师”改变了坐姿,似乎想要发言。

    果然,露出半张胖乎乎脸蛋的药师快速举了下手道:

    “‘黑蛇’好像死在了下水道里……”

    “那些野兽还在肆掠。”

    “黑蛇”死了?听到这个消息,克莱恩颇感愕然。

    “黑蛇”就是那位卖给他“倾听者”遗物,让他“成功”制作出“污秽之语”的男子,疑似极光会的成员。

    他实力不会低,竟然死在了简单的清理下水道野兽任务里……克莱恩疑惑皱眉,突地想起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发现泽瑞尔的尸体时,听到下水道深处有咚咚咚的动静。

    等他领着伊恩过去,泽瑞尔的尸体已经被奇怪的野兽啃掉了部分。

    那是在东区铁碳街的底部,和贝克兰德桥区域隔得相当远,不知道有没有关联……克莱恩完全没有去验证这件事情的冲动。

    “黑蛇”死了的消息在昏暗的起居室内迅速发酵,引来不少人窃窃私语,渲染出了几分感同身受的恐惧。

    那位药师拍了下手掌道:

    “所以,我该怎么做?”

    低语的声音陡然消失,房间内沉默得仿佛凝固。

    因为药师上次不怕得罪人的劝诫,克莱恩想了想,主动开口道:

    “如果我是你,我想我会放弃剩下的草药,再也不去那里。”

    “为什么?它们很快就会成熟了,那些野兽躲在下水道深处,一般不会出来。”药师有点犹豫地反问道。

    克莱恩故意嘶哑着嗓音道:

    “‘黑蛇’背后应该有个组织,他的死亡必然会引来调查,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吧?”

    拥有“倾听者”遗物不表示“黑蛇”就一定是极光会的成员,但他称呼“真实造物主”为伟大存在侧面证实了这点。

    而且,这种事情宁愿相信是,也不能抱侥幸的心态。

    “嗯。”药师微微点头,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

    克莱恩又补了几句:

    “如果是我,我还会匿名将这件事情通报给警察。”

    “什么?”不少聚会成员惊愕出声。

    克莱恩语气不变地解释道:

    “既然下水道的野兽能让‘黑蛇’死亡,那就说明它们具备很高的危险性,而大家都居住在贝克兰德,如果真因此造成什么大的灾难,很难保证不波及自身。”

    “所以,最好的选择是,引起警察注意,让官方处理这件事情。”

    “我们不用冒险就可以享受好的结果,不是很棒吗?”

    他话音刚落,“智慧之眼”老先生就鼓掌道:

    “非常棒的想法!我们害怕官方的非凡者,但同样也能利用他们,不要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处理。”

    这是因为我是官方非凡者出身,思路和你们这种纯野生的肯定不一样……克莱恩含笑腹诽了一句。

    发言之后,他回归旁观的态度,听着别人兜售或求购物品、材料,看着一桩桩交易或成功或失败,里面没他感兴趣的东西。

    他暂时没把自己需要的非凡材料品种挂出来,打算再观察这个圈子几次。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智慧之眼”老先生开始安排人离开,三分钟一位。

    克莱恩上次最先出去,不知道后续的事情,如今才注意到这里至少有五个出口,“智慧之眼”的侍者会带不同的人走不同的通道,尽量岔开,延长时间。

    大半个小时后,起居室内剩下了三位聚会成员,除了“智慧之眼”老先生,另外两人分别是克莱恩和疑似药师的男子。

    “智慧之眼”望了下克莱恩,嗓音苍老地笑道:

    “看来你运气不错。”

    他认出我是上次购买“黑蛇”那件不祥物品的人……克莱恩笑笑道:“是的,我赌赢了。”

    听到两人的对答,药师一下瞪大眼睛,审视起克莱恩,好半天才道:

    “难道你另外还有幸运类的神奇物品?我之前已经把你当成死人了。”

    你说话可真直接啊……克莱恩委婉地做出了回答:“或许我本身就足够幸运。”

    其实,他也很想有件类似的物品。

    “智慧之眼”叹息道:“小伙子,不要总是赌运气,尤其在这种事情上,即使你之前赢了很多次,可只要输掉一回,也不会有翻盘的机会。”

    “我知道,所以我才来参加这次聚会,看能不能买到有用的物品,呵,我和你们算是同类了。”克莱恩状似随口地说了一句。

    “同类?”药师夸张地叹息道,“我当初就应该听我老师的话!”

    老师……他本身疑似“药师”……“药师”途径分别被大地母神教会和生命学派掌握着……生命学派的传承方式是师徒制……克莱恩心中一动,好奇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药师感叹了一声道:“我老师让我选择那条能让人变得足够幸运的道路,但我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调配药剂的,结果,我整整两年都还没找齐下个序列的魔药主材料,你的幸运让我嫉妒。”

    让人变得足够幸运……这很像“怪物”那条序列途径……真是生命学派的人啊……克莱恩笑笑道:

    “你选择的理由是什么?”

    药师忽地挺直腰背道:

    “这是男人的选择!”

    “知道可以调配出提升那方面能力的药剂后,我就没有犹豫地选择了这条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