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三十七章 丰富的作死经验
    “好的。”克莱恩郑重点头。

    法辛警长摸了下自身的短发道:

    “另外还有些安排,我详细给你解释,你自己做出决定。”

    他的目光望向了客厅区域。

    克莱恩不失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看着法辛警长关门入内,走到沙发旁边,坐了下来。

    “有什么安排?”克莱恩没脱外套,两只手仍然插在衣兜里。

    法辛的身体略微前倾,双手交握地说道:

    “你应该很清楚,你惹到了那位大使,今晚或者明天将是你最危险的阶段。”

    “上面的人给你三个选择,一是去圣风教堂待两天,我知道你是蒸汽与机械之神的信徒,但圣希尔兰教堂太远了,路上很容易出问题。”

    克莱恩微不可见地颔首,等待着对方给出第二个选择。

    忽然,他视线一花,脑袋发木,只觉四周像是多了层厚厚的玻璃。

    他看见法辛警长嘴巴的张合变得缓慢,发现自身的思绪逐渐滞涩。

    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克莱恩一下想到了当初那个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木偶,封印物“2—049”!

    当时,他屡次受到类似的影响,但被队长邓恩史密斯等人唤醒,为了让别人及时察觉异状,他们一直做着屈伸手臂的动作!

    安提哥努斯家族掌握着“占卜家”途径……这位的能力和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木偶相似……他是那位“占卜家”途径的中序列者……果然是他……克莱恩瞬间醒悟,但这个时候已没有邓恩史密斯来唤醒他。

    法辛警长脸庞的肌肉开始诡异蠕动,他很快变成了一位黑发蓝眸的先生,有着英俊的脸庞和淡淡的络腮胡痕迹。

    他用微笑的表情说道:

    “只要给我时间,这是高序列以下最难对付的能力之一。”

    他说话的同时,克莱恩看见凸肚窗的玻璃上浮现出了那个穿黑色宫廷长裙的女子。

    她僵硬迟缓,一顿一顿地走出了玻璃,淡金的头发、精致的容颜和苍白的脸色让她不像活人,更像人偶。

    “我没想到你竟能请到这么厉害的保镖,如果不是我提前占卜出问题,或许我会死在这里,你究竟付出了什么报酬?对了,我叫罗萨戈。”罗萨戈没有回头,笑着看向克莱恩,但没奢望被自身控制着的对方能流畅地开口回答。

    这时,他突地感觉脖子处有冷飕飕的凉风吹来,吹得他根根汗毛立起,颗颗疙瘩凸出。

    他的背后似乎有个无形的人正对着他的脖子呵气!

    罗萨戈笑了一声,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

    啪!

    他的背后霍然腾起火焰,一道透明的幽影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化成灰烬。

    克莱恩的视线里,这些动作都分解成了一格一格的画面。

    这并非对方变得缓慢,而是他的思绪愈发滞涩。

    他已经控制住了我……为什么不直接……干掉我……反派都爱聊天吗……不,他不是愚蠢的人……他在以聊天掩饰什么……克莱恩竭力思考,寻找问题,但念头的起伏不可遏制地放缓。

    他专注地看着罗萨戈,观察对方每一个细微的地方。

    终于,他看见罗萨戈的两边眼睛里各自浮现有一道身影,淡金头发、蔚蓝眼睛、苍白脸色和深黑哥特式宫廷长裙共同组成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那位女子还在罗萨戈的背后,还在靠近凸肚窗的位置,向着这边一顿一顿地走来,仿佛被人操纵着的木偶。

    他还没有真正地控制住她……她还在努力反抗和挣扎……他们正于神秘领域不断拉锯……我需要做一点事情……让天平的倾斜改变……克莱恩将注意力移到了左掌握着的“污秽之语”符咒上,那冰凉滑腻的感觉满是邪异。

    他很庆幸,自己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一直保持着随时能战斗的状态。

    只能伤己连带伤人了!克莱恩鼓起力量,挣扎着说话。

    他的声带似乎已经腐烂,他的喉咙蠕动是如此艰难。

    他嘶哑着略有间断地诵念出了那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污秽!”

    声音回荡之中,克莱恩的左掌掌心感受到了腐蚀般的疼痛,耳畔听到了虚幻层叠让人疯狂的呓语。

    这是他熟悉的状态,并未影响他接下来的尝试。

    那尝试就是将绝大部分灵性灌注入那枚“污秽之语”符咒,这不需要肢体动作的配合。

    三秒之后,“真实造物主”的声音将降临于物质世界,钻入离祂最近的那个生灵的耳朵里!

    “3!”

    前奏般的,嘈杂的,虚幻的,邪恶的呓语瞬间扩散,克莱恩头皮发麻,脑海嗡嗡作响,只觉血管在不断跳动,思绪再也难以集中。

    与他只隔了张茶几的罗萨戈表情忽有恍惚,脸皮一鼓一涨,眼睛内的女子身影陡然清晰。

    “2!”

    他背后那个穿黑色宫廷长裙的苍白女子动作一下加快,但旋即就皱起眉头,露出痛苦的神色。

    此时此刻,克莱恩如愿感受到了影响的减弱,找回了顺畅的思绪,发现关节里重新灌满了“润滑油”!

    久经呓语考验的他忍着疯狂,忍着痛苦,连抽带扔地将左掌内的“污秽之语”符咒扔了出去,扔向了对面的罗萨戈。

    “1!”

    那枚铁黑色的,有着诸多象征符号和邪异花纹的符咒融化了,罗萨戈刚找回点状态,试图扑向旁边,就看见了浓浓的幽暗,听到了一声蕴含着诸多知识与极致疯狂的呓语。

    没有人类能够具体描绘出这个声音,罗萨戈头部的所有血管全部凸了起来,似要爆炸。

    他翻滚倒地,扭曲着挣扎,皮肤在一寸一寸地裂开,露出了里面的血肉。

    与此同时,没直接听到“真实造物主”声音的克莱恩和那位发色淡金眼眸蔚蓝的女士亦难以承受地栽倒,各自发出惨叫,痛苦得像是被人用铁钎插入了太阳穴。

    他们的眼睛霍然充血,鼻端留下了鲜红的液体,既看不见东西,又感受不到外在的世界。

    类似经验丰富的克莱恩最先恢复了过来,摇晃着挣扎着站起,看见罗萨戈撕碎了身上的衣物,脱去了外皮,裸露出全部的血肉和经脉。

    他就像传说里的被剥皮的红色怪物,不断翻滚痛哼着,似乎即将失控。

    克莱恩没等待结果出现,因为他承受不起对方获得好处,变成“真实造物主”虔诚信徒的可能。

    他相信那位邪神对自己肯定也充满怒火。

    抽出左轮,调整击发,克莱恩跨前两步,绕到茶几旁边,将枪口抵在了罗萨戈的脑袋上。

    砰!砰!砰!砰!砰!

    穿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他注视着敌人,连开了五枪,看着对方头部膨胀并后仰,看着对方脑袋炸开,红的、白的、黑的洒满一地。

    队长,感谢你以前的示范……克莱恩垂下左轮,大口喘气,脸现笑容。

    他的面前,罗萨戈无头的尸体摇晃了一下,往后倒在了沙发旁边。

    直到这个时候,那位穿黑色哥特式宫廷长裙的女子才慢慢停止了惨叫,翻滚挣扎的动作亦放缓下来,但她的皮肤似乎透明了不少。

    看见罗萨戈尸体上的血肉还在蠕动,克莱恩毫不犹豫就拿出了自制的“安魂符咒”使用。

    平静宁和的感觉里,那具尸体终于静止了下来。

    目睹这样的场景,克莱恩念头一转,又拿出枚符咒,低声诵念道:

    “绯红!”

    然后,他灌注些许灵性,将这枚符咒丢向了自己的保镖,丢向了那位发色淡金脸庞苍白的女子。

    让人沉眠的力量荡漾开来,还未摆脱余音影响处于虚弱状态的那位女子一下变得安静,昏睡了过去。

    克莱恩不太放心地又补了一枚“沉眠符咒”,害怕对方打扰自己接下来的尝试。

    明斯克街15号又恢复了夜晚的安宁,这次没有东西被打坏,只是地面有所污染,因为三方的较量诡异而隐秘。

    看了眼罗萨戈的尸体,又望了望沉眠的保镖,克莱恩自嘲笑道:

    “经常作死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能获得一定的免疫力。”

    他没有飞快地尝试通灵仪式,因为此时的罗萨戈受到了“真实造物主”的污染,直接通灵等于自杀。

    但这不表示克莱恩没有办法,他打算去灰雾之上通灵,带着罗萨戈一起去!

    以他现在的灵体水准,即使有阿兹克铜哨的加固,也无法搬动便携式照相机,更别提沉重好几倍的尸体,但通灵不是通尸体,通的是对方残存的灵性!

    克莱恩拿出蜡烛,快速布置仪式,自己召唤自己,自己响应自己,化成了特殊的灵体。

    变成灵体后,他看到了罗萨戈模糊隐约的残存灵性,发现自己的保镖小姐身体状态有些奇怪,和目前的他相当接近,但又有很大不同。

    克莱恩没浪费时间思考,携带着阿兹克铜哨,包裹住罗萨戈残存的灵性,进入了灰雾之上。

    具现出相应的仪式物品,布置好简单的祭台后,克莱恩飞快进行起通灵仪式。

    这个过程里,他愕然发现,自己无需再祈求谁,直接就能通灵,就像真正的“通灵人”一样!

    呼……这就是我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特殊权限?克莱恩念头一闪,诵念出了占卜语句:

    “‘占卜家’途径的魔药配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