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二章 忙碌的周一
    大致有了猜测后,克莱恩没急着去证实,装做什么事情都未发生,将纸张的朝向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他书写的有关伊恩赖特的情报都绝对真实,哪怕用占卜的技巧来确认,也会得到肯定的答案,所以,他相信大使那边的人会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并得到一定的收获,短时间内没动力没工夫来报复自己。

    同样的,他会继续把纸张摊开于书桌上,让军方特殊部门的监控人员看到,引导他们放松对本身的关注,将重心转移至伊恩赖特这个方向,与那位大使争分夺秒地找人。

    这样一来,克莱恩会更加安全。

    “感觉在走钢丝绳,这难道就是‘小丑’的特殊体质?”他失笑摇头,打开凸肚窗,想呼吸两口清晨的新鲜空气,但外面浓郁的、呛辣的雾霾让他又默默关上了窗户。

    用墨水瓶压住写有伊恩情报的纸张,克莱恩到隔壁盥洗室快速清理了自己,随即取下衣帽架上悬挂的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和半高丝绸礼帽,一路来到二楼。

    他和于尔根律师约好了今天共进早餐。

    从门厅伞架上抽出黑色镶银手杖,克莱恩在能见度不超过十米的雾气里,沿着街道的边缘,一路来到明斯克街58号,拉响了那栋灰暗房屋的门铃。

    叮当之声回荡中,他脑海内忽然浮现出一只高翘着尾巴的碧眼黑猫。

    黑猫布罗迪走着一字线,来到门后,蓄了两秒势,猛然跃起,伸掌抓住了门把手。

    之后,它不可避免地下落,靠体重拧动把手,打开了房门。

    吱呀一声,清晨的风吹来,大门缓缓后退。

    黑猫布罗迪高傲地望了克莱恩一眼,自顾自地走向了旁边。

    “真是一只聪明的猫。”克莱恩对套着白色围裙的老太太多丽丝赞美道。

    多丽丝笑得皱纹一一舒展:

    “这得看它的心情,大部分时候它会装得很愚蠢,似乎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噢,我给你准备了我最拿手的豆子芜菁浓汤,用面包沾着吃。”

    豆子芜菁浓汤……听名字像是黑暗料理……克莱恩微笑道:

    “我很期待。”

    说话间,于尔根律师从盥洗室内走了出来,即使在自己家里,即使刚起床没多久,他依然穿得一丝不苟,白色衬衣笔挺,棕黄色马甲紧身,裤腿的线条则似乎刚刚熨烫过。

    “你要的合同理好了,你看一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于尔根蓝眸一扫,没做寒暄,直入主题。

    他的棕发整齐地往后梳着,能明显看到头油的光泽。

    “好的。”克莱恩靠好手杖,摘下帽子,脱掉外套,跟着于尔根进入了一楼的书房,接过了一份厚实的合同。

    他立在那里,随手翻阅,越看越是头疼,最终只匆匆扫过了重点条款。

    我希望有的都有了,之前疏忽掉的条款也有添加,比如,不是一次性支付雷帕德100镑,而是设立三个时间点,根据他的进度分期给予,第一期是50镑……不错,这样我就暂时不用去贝克兰德银行,将我不记名账户里剩下的100镑取出来,靠身上的钱就足够了……克莱恩合拢文件,对于尔根笑道:

    “我很满意,你的专业素养比我想象得更好。”

    他边说边拿出了准备好的两张1镑纸币。

    于尔根接过钞票,将剩下的几份合同也给了克莱恩,严谨正经地说道:

    “如果签名时出现错误,这里有额外的两份,最终剩下的合同记得用碎纸机处理。”

    当前的碎纸机是手摇式机械碎纸机。

    克莱恩正要点头,餐厅内的多丽丝老太太却高声喊道:

    “两个棒小伙,该用早餐了!”

    “我奶奶的听力有些下降了。”于尔根解释了一句,做出请的手势。

    克莱恩跟着他进入餐厅,看见多丽丝老太太从黑色汤锅里舀出了一勺黄中带绿的浓稠液体,倒入了对应的餐盘里。

    “来,尝尝,豆子芜菁浓汤,这是你的面包。”多丽丝太太笑容满面地指着那堆可疑的食物道。

    克莱恩看了眼于尔根,只见他的表情比刚才更加严肃,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强撑着坐好,克莱恩掰下一块白面包,沾了点那黄绿色的浓汤,以冒险家的精神塞入口中。

    “……”他惊讶地发现味道竟然相当不错,淡淡的咸味里透着刺激食欲的甜,刚好引出了面包的松软香浓,层次很明显。

    “我奶奶曾经是一位出色的厨师。”于尔根动作舒缓地品尝着早餐,随口说了一句。

    ……那你为什么要板着一张脸……看你吃东西真没有食欲……克莱恩腹诽了两句,投入了美食带来的放松与愉快里。

    从于尔根家离开后,他先是转乘转乘再转乘地去了圣乔治区萨奇街,和雷帕德达成了正式的协议,支付了第一笔50镑的款项,而第二笔30镑将在两周后,视对方的进度给予。

    至此,克莱恩身上只剩下21镑8苏勒。

    接着他返回乔伍德区,到这里的公立图书馆翻看过去一年的《塔索克报》,寻找因蒂斯驻鲁恩王国大使有关的新闻。

    接近中午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对方的黑白照片,确认就是自身梦境占卜里见到的那位。

    “贝克朗让马丹。”默念着因蒂斯共和国大使的姓名,克莱恩走出图书馆,随意找了个小餐厅解决午餐。

    …………

    下午2点50分,克莱恩假做休息,拉拢窗帘,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抢先占卜了军方特殊部门对自身的监控是否放松,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接着才书写下早晨就想好的一条占卜语句:

    “昨晚的潜入者。”

    后靠住椅背,默念着语句,克莱恩眼帘垂下,进入了沉眠。

    虚幻、支离、灰蒙的世界里,他的卧室浮现了出来。

    就在这时,克莱恩看见房门底部的缝隙处有黑影蠕动!

    一条细长的、铁黑色的线虫钻了进来,中央位置高高拱起又平复,不断循环地向着书桌位置前行。

    它的动作非常僵硬,似乎拆成了一格一格的慢动作,有种诡异的味道。

    这条铁黑色的线虫蠕动至了书桌前,爬到了最上方,沿路留下了一条快速蒸发着的黏液道路。

    它停在了书写有伊恩赖特情报的纸张前,头部忽地扬起,中央部分随之高竖,只剩尾端支撑着身体。

    这一刻,它像是人类!

    审视了一阵,这铁黑色的线虫推动起纸张转向,接着原路返回,消失不见。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昨晚的潜入者不是不想报复我,纯粹是没那个能力……除非这铁黑色的线虫有剧毒……克莱恩恍然点头,又用占卜的办法确认了那操纵铁黑色线虫的非凡者源于因蒂斯大使贝克朗让马丹的指派。

    做完这一切,他用灰雾彻底笼罩了角落的纸袋,然后给“太阳”戴里克传递去信息。

    等到怀表的指针就位,克莱恩将“正义”、“倒吊人”和“太阳”同时拉入。

    这一周的“塔罗会”如期而至!

    …………

    熟悉的灰雾和朦朦胧胧的人影映入眼帘,晋升成功位居序列8的奥黛丽半起身,虚提裙摆,愉快地问候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下午好,‘倒吊人’先生,下午,‘太阳’先生!”

    早开启灵视的克莱恩,借助灰雾之上的特殊,注意到“正义”小姐以太体的深处星灵体的表层又有变化,统一的色泽纯粹了不少,于是轻笑道:

    “欢迎你,我们的‘读心者’小姐。”

    奥黛丽矜持一笑,谦虚了两句,转头望向对面:

    “‘倒吊人’先生,你该提交这一周的六页日记了。”

    也许“愚者”先生看到之后,又会联想起什么,再告诉我们一点“常识”……她嘴角微翘地期待着。

    阿尔杰点了下头,开始在克莱恩的帮助下具现出六页罗塞尔日记。

    之前他想过是否要请示“愚者”,用献祭的方式直接提交剩余日记,但见对方似乎没太大兴趣,没主动提过后,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而这很符合他的认知,罗塞尔日记对神灵般的“愚者”先生有一定作用,但不是太大,祂会搜集,但绝不急切。

    六页日记很快完成,阿尔杰正要献给青铜长桌最上首的“愚者“,忽地想起一事,忙恭敬开口道:

    “‘愚者’先生,我打听到了一条密修会相关的情报。”

    大海大洋之上,消息并不闭塞,只是不够及时。

    那些大海盗们同样重视情报,时常会派人登上殖民岛屿,交换各自搜集到的消息,阿尔杰正是从这个渠道知晓了一件密修会的事情。

    “很好。”克莱恩轻轻颔首,示意“倒吊人”讲述,没有避忌“正义”小姐和“太阳”同学的存在。

    这有助于前者搜集密修会的其他消息,而后者根本有听没有懂。

    与此同时,他让那六页日记闪现到了自己的掌心。

    “倒吊人”阿尔杰不快不慢地说道:

    “密修会与因蒂斯共和国存在一定的关联。”

    因蒂斯共和国……也是,罗塞尔大帝是因蒂斯人,查拉图是在因蒂斯首都特里尔找上他的……密修会后续还参与了因蒂斯那次著名的事变……嗯,密修会到今天依然和因蒂斯共和国存在一定关联并不是让人感觉太意外的情况……克莱恩前后印证,确定“倒吊人”提供的消息是真的。

    呵,正好,我接下来要对付因蒂斯共和国的大使……克莱恩没急着看罗塞尔日记,抬头望向仅有的三位成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