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诡秘之主 > 第十六章 两害相权取其轻
    默尔索的尸体躺在那里,眼睛圆睁,似乎还残留着凶光。

    切断了半个喉咙的伤口原本只得细细一条,但随着刚才非凡特性的凝聚,已是撑大了不少,模糊了许多。

    与此同时,死亡后的失禁现象让他下身散发出了一股恶臭。

    克莱恩托着那团深红色如同果冻的物品,对接下来该怎么做充满为难的情绪。

    从大的方向讲,他的选择不外乎三种,一是收拾现场,处理伤口,以正当防卫的名义上街报警,二是等到夜晚,将尸体丢进某个下水道,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三是立刻放弃当前身份,潜逃去别的区,再次改名换姓。

    第一种选择的问题在于,克莱恩目前还属于黑户,有见不得光的秘密,报警很容易让他自身也被调查出问题,第二种选择除了使他时刻担心着尸体被发现,警察找上门来,还蕴藏有另外的危险:

    默尔索背后的那位大使确认手下失踪或者死亡后,肯定会再次派人来明斯克街15号,到时候,克莱恩遭遇的也许就是序列7,甚至序列6的敌人他对面那个势力背后站着的可能是一个国家,一个强大的国家。

    第三种选择看似最明智最安全,逃避了所有的风险,但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克莱恩的肖像很可能上通缉令,而且还是隔壁萨默尔太太、邻居于尔根律师等人眼中的他,未经伪装的他,等到相应的报纸一发行,即使只局限于大贝克兰德地区,克莱恩也很可能被戴莉等值夜者认出来,那问题就变大变麻烦了。

    由于涉及因斯赞格威尔,涉及封印物“0—08”,他大概率会被高级执事一级的强者追捕。

    当然,第三种选择还有一个分支,那就是隐匿尸体,将证据丢入下水道,之后再行潜逃,但这同样也有被通缉的危险,因为对面的大使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不小可能指使兹曼格党的成员报警,借助贝克兰德的官方势力搜寻如果他能锁定克莱恩的行踪,事情的发展就等同于第二种选择了。

    思前想后,克莱恩很快做出了决定:

    占卜……

    当然,在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倾向,那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第一种选择相对风险较小,自身能一定程度上把握住主动,并可以通过曝光,通过引起官方势力的注意,让那位大使后续的行动受到抑制,不至于太疯狂。

    翻出纸张,书写好占卜语句,克莱恩解下左腕袖口内的灵摆,让黄水晶吊坠自然垂落,险些触及表面。

    “我应该报警。”

    “我应该报警。”

    ……

    默念完毕,他看见灵摆在顺时针转动,幅度不小,速度较快。

    这表示相当程度的肯定!

    又依次占卜了另外两种选择,皆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克莱恩不再犹豫,开始处理现场。

    他戴上黑色手套,搜查起默尔索的尸体,找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叠不多的现金,一盒卷烟,以及一个打火机,一些杂物。

    克莱恩将其余事物都放回了原处,摘掉手套,直接握住匕首,将它刺入了默尔索喉咙的伤口里,破坏着原本的形状。

    接着,他戴上手套,让默尔索抓了下匕首。

    做完这一切,克莱恩将默尔索的非凡特性、自制的符咒、塔罗牌、染血的合同、书写占卜语句的纸张和身上家里的各种材料搜集到一块,装入了纸袋里。

    然后,他举行自己“召唤”自己的仪式,变成了特殊的灵体。

    携带上阿兹克铜哨,让自身变得更坚固更强大后,克莱恩抱起那个纸袋,结束召唤,返回了灰雾之上。

    他将那些现实物品暂时放置于“愚者”高背椅的后方,并留下了阿兹克铜哨,接着一身轻松地模拟出往下急坠的感觉,重新进入自家身体内。

    克莱恩之所以不把染血的制式合同和书写占卜语句的纸张烧掉,是因为担心报警之后,事情被转给特殊部门,有强力非凡者过来进行针对性的占卜。

    而一旦有了灰雾的阻隔,即使永恒烈阳亲自降临,也不会得到有效的答案。

    这也是晋升序列8,灵性得到极大提高后,克莱恩将每周的梳理和总结都放在灰雾之上的原因。

    他现在可经不起较大的怀疑和深入的调查!

    解除掉灵性之墙,让突然刮起的风吹散了仪式材料残余的味道,克莱恩身上和整个房间内与超凡与神秘领域有关的物品就只剩下他面前静静燃烧的蜡烛。

    但这一次,他选择的是普通蜡烛,反正是自己向自己祈求,自己召唤自己,没必要那么讲究。

    而一个家庭里,备有蜡烛是很合理很正常很符合时代特色的事情,哪怕这家里只有一个单身汉。

    熄灭蜡烛,将它放回原处后,克莱恩掏出金色怀表,啪地按开看了一眼,估算了一下默尔索死于多少分钟前,并添加上了警察部门派人勘察询问并层层上报会耗费的最少时间。

    他要确保即使后续有非凡者来调查,默尔索的死亡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小时。

    在神秘学里,在通灵领域,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超过了它,能得到的信息就相当有限,且非常模糊,比如,能通灵出杀掉默尔索的人是“夏洛克莫里亚蒂”,却无法得到具体的死亡细节。

    至于对方可能占卜是否涉及超凡因素的隐患,克莱恩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涉及的主要超凡因素(染血的制式合同)在灰雾之上……

    而他本身预感和格斗能力的作用也会因此被混淆对方的占卜肯定会指向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肯定会受到干扰。

    幸好我也是专业的……感觉真成莫里亚蒂了……克莱恩重新审视了一遍现场,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就开始盯着怀表指针滴答滴答地走动。

    超过估算的界限后,他戴上金边眼镜,又等待了几分钟,才拉门而出。

    这时,贝克兰德的天空已然黑暗,街上的煤气路灯照亮着阴雨连绵的环境。

    明斯克街作为中产阶级聚集的街区,时常有警察巡逻,克莱恩等待了一阵,就发现了目标,当即迎了上去。

    那是两位肩章只有一个v的底层警员,他们挎着枪,带着短棍,撑着雨伞,正四下张望。

    “警官!有歹徒袭击我!”克莱恩很有技巧地喊道。

    他狼狈的模样让那两位警员不敢怠慢,各自抽出短棍,戒备地看向侧方。

    “歹徒呢?”有张圆脸的棕眸警察沉声问道。

    克莱恩指着自己的房屋道:

    “他潜入我的家,想要杀害我!”

    “在搏斗里,我不小心刺死了他!”

    刺死……两位警员彼此对视了一眼,审查般地望向克莱恩道:

    “带我们过去。”

    “好的!”克莱恩装出劫后余生的模样,领着两位警员来到明斯克街15号,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两位警员先是看见了凌乱不堪的景象,接着便注意到地上躺着的尸体,注意到对方喉咙处的狰狞伤口,注意到一把染血的匕首。

    “你保护现场,我回警局报告长官。”另一位警员对圆脸棕眸的同伴说道。

    “好的。”圆脸棕眸的警员将目光投向了克莱恩,脸上的表情和身体的语言都透露出他的戒备与提防。

    过了一阵,穿黑白格制服,肩章有三个v的警长领着先前的警员和另外两个下属抵达。

    警员们检查现场,搜集线索的同时,那位颔下留着棕黄色短须的警长将克莱恩带到一边,做初步的询问:

    “姓名。”

    “夏洛克莫里亚蒂,这里有我的房租账单,半年的。”克莱恩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警长随意看了一眼,继续问道:

    “什么职业?”

    “私家侦探。”克莱恩坦然回答。

    警长皱了下眉头道:“你是否认识死者?知道他为什么要袭击你吗?”

    “我认识他,他叫做默尔索,兹曼格党的处刑人。”克莱恩不等对方再问,自顾自说道,“我之前接受了一个委托,来自于伊恩赖特,他让我调查他先前的雇主泽瑞尔维克托李侦探,这件事情正好与兹曼格党,与默尔索有关。”

    “我跟踪了对方,发现他和一位很有地位的绅士暗中见面,他称呼对方为大使先生。”说完这句,克莱恩不出意外地看见警长的脸色变幻了几下。

    “大使……知道他的姓名吗?”警长自语一句,沉声问道。

    “不清楚,但如果看见他的照片,我肯定能认出来。”克莱恩说着大实话,“今天上午,默尔索来拜访我,让我寻找伊恩赖特,基于私家侦探的职业道德,我拒绝了他,结果,傍晚时分,我刚回到家里,就遭遇了袭击,差点被他杀害,幸运的是,我的格斗水准还算不错,反应也足够机敏。”

    警长沉思片刻,又询问了一下具体的打斗过程,克莱恩几乎是原原本本地描述,顶多把预感改成了反应,把最后扔出的制式合同改成了对方掉落的匕首。

    “嗯……你先跟我们回警局,等待验尸的结果、现场勘查的结论和对相关人士的询问。”警长的心思似乎已不在这件事情上,显得有些敷衍。

    他如今只有一个想法:

    这可是涉及外国大使的重要案件!

    必须立刻汇报上去!

    恍惚之间,他突地想起一个问题,连忙补充问道:

    “你的信仰是什么?”

    “蒸汽与机械之神。”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风暴教会的贝克兰德总部圣风教堂就在乔伍德区,所以,这里涉及非凡的案件往往都会移交给他们,不过,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涉案者的信仰统一且非风暴之主。

    为了不遇到值夜者,克莱恩只好对不起女神了。

    ps:凌晨会提前更新一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